一位河北大法弟子遭受迫害的经历


【明慧网2003年10月31日】我今年41岁,没修炼大法之前四肢疼痛,到了晚上常常被痛醒。由于病痛的折磨,我的脾气不好,经常和丈夫吵架。也曾练过其他的功,身体也不见好。

有一天早晨,我去公园锻炼身体,看见有很多人在围着看什么,我走过去看到树上挂着写有“法轮大法义务教功”的条幅,有很多人整齐地在炼功,我就在小树林跟着炼,这时有个炼功人微笑着走过来教我炼,我这才出来炼。通过学法炼功我的病都好了,家庭也和睦了,儿女受益。

可这么好的高德大法,江××却不让炼,还栽赃陷害,我说什么也要为大法说句公道话。2001年10月26日,我去北京证实法,在天安门打横幅被恶警抓到派出所关到铁笼子里,它们强行给我们照相,嘴里喊着“不准动,再动就把你的胳膊扭断”。恶警还往一个同修肚子上踢,不让上厕所,简直像土匪一样。天黑了,又把我们转到怀柔看守所,到那里还是强行照相,不照就打耳光,象犯人一样把胳膊用力往后扭,我不报姓名恶警就拳打脚踢,打耳光,还揪住我的头发往墙上撞,还说“这多好玩”。还强迫让我后背顶着墙,腿不许弯曲,上身弯下去,一动就把脚往里踢,我都快停止呼吸了才放我起来,我的眼睛看不见东西了,恶警说我闭上眼睛了,上来打我一个耳光。我们绝食要求无条件释放,恶警就强行灌食,一恶警说“给他们多灌点,死了也没人知道”。我被灌得管子都从嘴里出来了还强行给灌,我上不来气,说不出话来,差点昏死过去。每次灌完后,鼻子里都是血,嘴里又苦又涩,舌头不能打弯。全屋同修被恶警迫害的骨瘦如柴,躺那不能动了,有的没有脉了。恶警看着快要死了才放出来。我被非法关押折磨了10多天,才放出来还强要我50元。在回家的路上,我两耳嗡嗡直响,嗓子哑的说不出话来,全身难受极了,没法坐在座位上,只好坐在地板上趴在座位上坚持到家。

2003年8月22日,公安分局恶警突然闯入我家,非法抄家,抄走了我所有的大法书籍、磁带和大法资料,不管我年幼的女儿一人在家没人照管,强行把我绑架到公安分局,锁进铁椅子里。为了让我说出同修的住址和大法资料的来源,它们四昼夜不让我睡觉,10几个人轮换着逼迫我。由于我不配合它们,两个恶警用矿泉水瓶打我脸,我的嘴被打出血,它们怕人看见,暴露它们的罪恶,逼我去洗掉。它们还让几个犹大干扰我,折磨我,不是胡说八道就是打我。我绝食要求无条件释放,恶警却下饭店大吃大喝,还说“吃吧,不吃白不吃,吃的都是你自己的。”后来听家里人说,在我被绑架7天时,恶警向家里勒索4000元。

后来又把我关到洗脑班,洗脑班从外观上看就像一个健身场所,有很多健身器材,可背地里却是迫害大法弟子的魔窟。洗脑班人员采用不让法轮功学员睡觉、强迫看诬陷大法的录像,让犹大缠着胡言乱语。由于自己平时没学好法,资料和电话本被搜去,动了人心,违心的写了四书(已在明慧网写了严正声明作废),给大法抹了黑。心里痛悔不已。

大法使我身心健康,家庭和睦,处处做好人。江××却不让炼,迫害我们,使我的家人受到伤害,本来经济紧张的家庭被它们罚巨款更拮据了,这一切都是江××造成的。我强烈呼吁把祸国殃民的江××送上正义的审判台。还大法清白!还我师父清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