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们一家三口被非法劳教迫害


【明慧网2003年10月31日】我们地区从99年7.20以来,许多法轮功学员被抓、被劳教、被罚款。我们一家三口本来是一个幸福美满的家庭,因修炼法轮功,几年来,在江氏集团为首的邪恶迫害下妻离子散,在肉体上、精神上和经济上遭到了前所未有的迫害和打击。

没炼功前,我与爱人身体不十分好,我们俩都是工人出身,工作近30年了,由于长期工作劳动,身体难免有病。特别是我本人,因工作劳累,加上家庭操劳,患上了肺结核,因吃药过多,把胃也吃坏了,并引起心脏不好,感冒、咳嗽经常不断,不吃药打针十天半月就不好病。特别是到了冬天,经常是半夜咳嗽不断,40多岁整天盼退休。爱人患有腰肌损伤,有次上班,几个人抬东西,不小心,把腰给扭伤了,从此以后,经常腰痛,一年比一年厉害,上街不能走远路,发展到后来,夜里睡觉翻身都很痛。按摩推拿、电疗等都不见效,后来用偏方医治,结果花了近几千元,也没治好。后经别人介绍练了其它气功,还交了钱,也没多大效果。

也是缘份,96年开始炼了法轮功,炼了一段时间后,我爱人感觉非常好,上街走路不觉得累了,有时感觉两腿轻飘飘的。我也变化很大,精神面貌大大改观,工作劳动不感觉那么疲劳,再通过看《转法轮》,我们渐渐明白了做人的道理,做一个好人,一个与人为善、无私无我、先他后我的人。从此以后,我们自觉遵守厂里的一切规章制度,按时上下班,完成工作任务,任劳任怨。在社会上遵纪守法,做一个有益于社会的好公民。炼功几年来,我与爱人、女儿身心健康都有很大的受益,几年来没吃一粒药,没有打一针,为国家节省很多医药费。全国有上亿人炼法轮功,光这一项就为国家节约多少医药费开支呢?而这样一个能使人思想道德得到回升、身体得到康复,对国家、对人民有百利而无一害的好功法,却被江××出于个人的妒嫉,利用手中的权力,不顾上亿人的死活,竟残忍下令迫害我们这些手无寸铁的老百姓。我感到震惊,铺天盖地的打压开始了,为了说一句公道话,我们一家付出了惨重的代价。

2000年,我们一家依照《宪法》赋予每个公民的权利上访,却被关进拘留所超期关押20天,罚款600多元后,还不放人。又把我与爱人关进看守所,女儿留在拘留所。在亲人的帮助下,罚款2000元才放了我们母女俩。我爱人在看守所内受尽了折磨,因关押人多睡不下,大冬天被牢头赶到外面地上睡。后被关了4个多月,罚款2000元后才放人。同年7月份,地委办洗脑班20天,18天以失败告终,每人交生活费1000元,不交就从工资中扣了2000元。2001年,女儿和功友讲真象,被恶人举报,两人都被判劳教一年。1年多来,不许我们母女见面。大法弟子的亲人去探视,被逼迫骂人、骂法轮功才能见一面。

2002年,4月份,我和爱人正在上班,被公安局恶警不由分说抓走,把家里翻了个底朝天。后来才知道我和爱人都被判劳教二年。原因是因为有其他功友来我家两次,它们猜测是拿传单。可是在我家并没有搜到真象资料。因厂领导说情,我没有被送去劳教。2001年,我正在上班,被公安抓走,借口是我去过那里的功友家。警察逼问从哪里来的资料,我不说,就二天二夜不让睡觉。一打盹,他们就让我蹲在地上,轮流迫害我,我的肉体和精神上受到很大的伤害。后来又把我关到看守所。因想炼功恢复身体,为了不影响大家休息,我就早晨5点钟起来炼功。结果被恶警发现,给我戴上脚镣。从那以后,它们把我视为眼中钉,不到40天里用了几回刑。夏天把我拉到太阳底下,用凉鞋打我的臀部,紫青伤痕还没好,又用皮棒打,一直到把臀部打烂了,肿起来。后又判我三年劳教,我不堪受辱,跑出了魔窟,从此流离失所,有家不能回。我们一家三口人,父女两人在劳教所,家中从此无人,恶警又去亲戚家骚扰,还通缉我。

2003年4月,我因讲真象被恶人举报,被关进看守所,因没喊报告,恶警给我戴上50斤的大脚镣,我身小力薄,走不动。后来又送我到其它边远小县看守所,准备长期关押,手段残忍,想以此来消磨我的意志。8个多月,看守所里,每天吃两个小馒头,碗里稀饭照影子,没有菜,中午是没有一滴油的面条,每天都吃不饱,长年如此。关押几个月后,为了抵制迫害,我绝食绝水十几天,身体受到巨大伤害,他们不但不放人,又把我送到其他县城继续迫害。一连换了三个地方,根本不把人的命看在眼里。最后恶警怕我死在里面,21天后,把我放回。到家没几天,恶警不断上门干扰,监视居住。

我爱人2002年12月份被当地公安局从劳教所押回后,又关进看守所,至今已一年了。我爱人在高压下害怕,向恶警妥协了,可是恶警不放过他,连哄带骗,把他秘密的送上法庭,2003年9月18日,非法审判。我知道消息后,去法院,他们不让我旁听。我当时看到爱人时,他从150斤被他们迫害到成了皮包骨,不到100斤。我上公安局要求他们放人。他们不管,我又上“610”去,他们互相推托,我又去法院,他们要我交3000元,天哪,这是什么世道,人快被折磨死了,还不放人,还勒索钱财。

几年来,我们经济上被他们勒索已有几万元,女儿解教回家,一直没有找到工作。我本人身体受到很大的迫害,至今不能工作。现在我们母女俩除了家里一点微薄的钱,每月还得给我爱人送50元钱。这是最低标准,根本吃不饱。人被他们折磨的快不行了,也不放人。这是什么世道啊,我们俩在厂里是公认的好人,因为我们从不做违法的事,不干缺德的事,是安份守纪的好公民。难道我们信仰真、善、忍有错吗?难道一个人仅仅为了自己的信仰,就该受到如此残酷的迫害吗?人间正义何在,天理何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