修大法疾病痊愈能识字 讲真话遭受关押和毒打


【明慧网2003年9月27日】我是一名大陆的大法弟子,我想把我被迫害的经历写出来告诉世人。

2000年9月20日左右,我与几位同修到北京天安门证实大法,我们喊“法轮大法好”的时候,被北京的恶警非法抓捕,其中还有几位外国同修。我们被关押在北京市的一所劳教所里(具体名字已忘记,只记得该劳教所在北京北边,离北京三百里地),被非法关押了8天,又转入交河县看守所被关押一个月。蹲完小号蹲大号(小号半个月,大号半个月),最后被转入长春黑嘴子劳教所。

在黑嘴子劳教所被非法判刑2年。被关押期间,恶警对我进行了长期的非人的迫害和折磨,天天没有不被挨打的时候。恶警教唆刑事犯对我们每位坚定大法弟子进行折磨。其中王桂芝、朱富云、郑中慧被打得死去活来,遍体鳞伤,有的大法弟子以绝食抵制迫害,邪恶之徒就野蛮的灌食进行折磨;有的长时间的四肢绑着嘴里插着灌食的管子,致使大便经常拉一裤子,邪恶就让坚定的大法弟子给洗。大法弟子被打的时候,恶警们拉上帘子,不许任何人看,只听到里面被打惨痛的喊,还有电棍呲呲的声音,打完后还要继续干活。大法弟子喊一声“法轮大法好”时,恶警往往都是四、五个人一起折磨大法弟子。

天天被迫看“自焚案”等歪曲诽谤大法的电视,还被迫写感想,写揭批,不然就不许睡觉,站一晚上。,第二天早上照样还要干活。有时一天就给一碗玉米面汤喝,这是我亲身经历和亲眼所见的。

我是1999年2月18日得法的,得法之前浑身是病,得过大肚子病,浑身肿,因家境贫寒,挣的钱都不够吃药的,感觉像快死的一个人,对生活失去了希望。

但是自从修炼大法之后,大法的神奇在我身上体现出来了;我天天坚持学法炼功,2个月后浑身的病不翼而飞,每天走路感觉像有人推我一样,一天干多少活也不觉得累。我没有文化,但自从天天到炼功点学法炼功,我竟然能识字了,《转法轮》自己能通读下来。通过学法,我按照师父要求的去做,知道怎样去做一个好人了。在修炼大法之前,我和家里人关系很不和睦,经常吵架。因为没人瞧得起我,我没文化,又浑身是病,在别人眼里我就是一个废人。修炼大法之后,明白了这都是自己生生世世的业力,遭罪就是在还业债,师父告诉我们别人可以对我们不好,我们不能对别人不好,所以不管别人怎样对待我,我都无怨无恨。家里人看到我修炼大法后身体上和精神上的变化,慢慢的改变了对我的态度,我与家人的关系和睦了。

因为我家里贫穷,孩子要上学,需要钱,为了节省钱我经常去捡豆子来填补生活。有一次,我捡完豆子回来后,邻居破口大骂,我想起师父的一句话“修炼的人首先要做到的是打不还手,骂不还口”,我笑嘻嘻的就忍过去了,想想我如果不修炼大法,我不会这样对待的。从这以后街坊邻居无不说我变了另外一个人。是大法改变了我的一切,给了我新的生命。

在黑嘴子劳教所里被非法关押期间,我想起这样好的大法被歪曲,师父被恶人诽谤,我心里就难受。我感觉我不能呆在这里,我要出去讲真相,证实大法,请师父帮我。没过几天,我便得了一种病,毒囊肿,饭吃不下,吃什么吐什么,天天只能喝点水,一直连续8个月。邪恶一看我不行了,便放我回了家。我知道这是师父演化的。

我回到家之后,通过炼功学法,身体很快的恢复了。我便做起了讲真相的事,挂条幅,发真相,走街串巷。我要把我所受到的和看到的邪恶对我们的残酷迫害告诉世人,我要把我修炼后的身心受益告诉世人。当人们越来越多的知道真相,邪恶的谎言就再也骗不了人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