所谓的“三书”是被无休止的野蛮折磨逼出来的


【明慧网2003年10月4日】为了证实大法,我曾七次被关押在洗脑班、拘留所、看守所、监狱,受尽了打骂、侮辱、体罚、酷刑、威逼、欺骗。我曾想过无论如何我也要坚信师父修炼到底。可是我万万没有想到,我会在坚持修炼了九年之后走了可怕的一步。当明白自己做错时,惊心动魄的后怕、活着的痛苦、生命没有任何意义的绝望、身体上的干扰和业力的出现,那时啊,千万倍地渴求师尊能再次给予机会,挽救我无路可走的可怕的生命走向。

师父说:“摔了跟头的爬起来继续走,师父不放弃你,你也不能够失去信心,机会还有,反正我要度成你,你还没有信心吗?”(《二零零三年元宵节讲法》)师尊的话给了我勇气,给了我希望和信心。为了弥补过失,我摔倒后爬起来,要走的第一步就是揭露邪恶,将劳教所对法轮功学员进行精神摧残的种种手段揭露出来。回忆对于我来说是一件非常痛苦的事情,在看守所和监狱里的那三年,真是不堪回首。

因为我不肯放弃修炼。2000年3月,我被强行押进看守所。在看守所我受到了一系列的非人迫害。

犯人执行管教的安排,将我身上的衣服全部扒光,扔在地下。关进了监牢后,管教提审我的时候说,在这里不许炼功、传功。我说:“不行。”恶警当下就给我戴上铐子。手被反铐在背后,我不能吃饭,不能梳头,不能漱口、洗身、洗衣,不能正常睡觉。头痒得钻心,身上痒得钻心,身上热得发臭、发红也不能洗,不能换衣服,即便是有善心的人想帮我一下也不敢,谁帮就要惩罚谁,就要把谁铐起来。每一天都在痛苦中煎熬,度日如年。

又一次提审,问我还炼不炼,我说:“炼。”马上就将我押进禁闭室,犯人将我双手双脚都铐死在一种叫“板子镣”的刑具上,如同当年耶稣受迫害时钉在十字架上的情形,只是我是平躺着的。在那阴暗潮湿可怕的刑具房内,我不能吃、不能拉、不能动弹,想解手也解不出来,有时鼓足劲挤压出来后,就把毛裤打湿了,脏得难受,也无法动弹。我已经有好多天没有吃饭了,心里很难受,胃里翻出苦水,苦水从口里流出来,流到脸上、头上,整个头在脏乎乎的液体里,手脚身子不能动,头不能移动,内脏又难受,我痛苦得分秒难熬。身边没有人,我在心里呼唤着师父:“师父啊,弟子不知自己能否顶得过去。”在人间地狱般的刑具房里,在酷刑中熬了三天三夜。又一次感受了百苦一齐降的滋味。

三天后,恶警又把刑具设在监室里,继续将我铐在“板子镣”上,长达31天之久。期间干警的威逼、欺骗、打骂,同室的犯人指责、数落、谩骂,身体四肢失去自由后,生活上的诸多不便和种种不堪忍受的痛苦实在难于用文字表达出来。就因为要炼功,不屈从邪恶,而在刑具上被折磨长达四个月之久。恶警将我前铐、反铐、双手举起铐在铁门上、“背宝剑”式铐,巨痛钻心,还不让睡觉。我被折磨得变了形,这人间地狱里哪里有人道,哪里有法律,对一个要做高境界好人的修炼者,用尽酷刑。在看守所非法关押受刑八个月之后,我被非法判三年缓刑放出来了。我要履行申诉的权利,但没有伸张正义的地方。

一天,五、六个恶警用欺骗的手段闯进我的住所,两次抄我的家,非法抢走了我的一切合法的书籍、录像带、磁带、衣服等物,再次将我绑架进警车关进派出所、拘留所、看守所,最后被关进女子监狱。

在监狱里,恶警强迫我看欺骗做假的录像、书籍、报刊,逼迫我写认识,强行要我承认法轮功是X教。我不服从,不承认,不写,我通过口述和写文章讲事实、摆道理说明法轮功的真相,说明法轮功于国于民有百利而无一害及自己受益的事实,但它们不听。后来,轮番有人来找我谈,逼迫我“转化”。我说,我师父没有错,我学法轮功有益无害,也没有错,这就是我不“转化”的原因。我一直用真、善、忍对待周围的人,讲着法轮大法的真相。而监狱恶警无休无止地要我看、写那些欺骗人的东西,经常川流不息地来做工作,弄得我已心烦意乱。我感到我已经耗尽了我的一切。我希望得到解脱。

一天干警说,这样吧,你在这也没炼功,你就写个不炼功算了。我当时正念不强,想这里不论从时间到环境都不允许炼功。我于是就答应写个“不炼功”,以免他们无休无止地找我的麻烦。没想到这“不炼功”几个字并不是我想象的那么简单,接着还要我写“保证书”。我以为写了这个就完事了,就不会再找我了,可以暂时得到片刻想象的“自我解脱”。谁知仍然要我再看那些欺世的谎言,再写认识,我不愿意看,也不愿意写,那时我已感受到巨大的精神压力,身心已被折磨得精疲力尽。我想:死也不“转化”。有一天,恶警又想把我弄到办公室,我知道又是逼这件事。我当时将桌子一拍,大声说:我不去了。恶警就要我写检讨、写认识、写保证,说我违反监规,利用犯人来逼我、整我。如果我不照办,犯人也要受到惩罚。

在后来的日子里,从三月直到十月,八个月之内我没能正常地睡过觉。其中,有一次17个日日夜夜不让我摸床,白天、晚上还要做事、所谓“学习”、背监规,那种折磨、痛苦不亚于受刑具,只觉得人最大的渴望就是想睡觉。在监狱里是没有任何道理可讲的,恶警还有意为不让睡觉找理由,美其名曰:任务没完成,所以不能睡觉。长时间没有睡觉导致精神恍惚,大脑不清醒,就是这样还逼迫洗脑、抄写那些欺世的谎言。大脑、眼睛、手脚都出现了极不正常的异常状态,不写犯人就要你“挖墙”——这是一种十分痛苦又侮辱人格的体罚。时间不长就难以坚持了。因为犯人有干警撑腰,又惧怕干警,在执行干警的命令时常常是有过之而无不及。

在我经历了约八个月的非人折磨之后,精神面临崩溃的边缘。那时想不出一条路来,失去了正念,好长时间无法回忆起过去学的法。在那邪恶的环境中,我做了一个大法弟子不该做的。我十分清楚“三书”出笼的具体真相,那其实是动用各种残酷的手段逼出来的。

[编注]署名严正声明将归类发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