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风风雨雨的四年中我遭受的迫害


【明慧网2003年10月5日】我是96年10月27日有缘得法的。

99年7.20以后,乌云满天,邪恶遍地。江泽民集团为了迫害法轮功,动用了警察、军队、外交、电台、电视台、特务等铺天盖地的邪恶扑向大法与大法学员。

99年11月中旬,我去北京证实大法,一个星期回到家里,就被当地恶警强行关押拘留所半个月。回到单位,又逼我出两万元押金。2000年4月的一天,我同另三名同修在外炼功,被恶警野蛮地拖上警车押送到拘留所里,这中间把我强行轮流关押在看守所两次、法教班一次、拘留所两次。其中有一次五、六个大男人用麻绳捆绑我,逼我坐师父的法像,并骗走我家一千五百元现金。8月下旬又把我强行押送到女子劳教所迫害。

在这里,我为了争取炼功环境,一进所就早晨三、四点起来,悄悄地来到走廊炼功。每次都被吸毒的女犯拖到床上打,后来我又换早晨起来炼静功,盘腿结印打手印,刚要入静时,暴徒和犹大就起来了,扳手的扳手,拖脚的拖脚,伴随着拳打脚踢扑面而来。这里的恶警对我恨得咬牙切齿,每天轮留派一个吸毒的女犯和一个犹大来看管我。所里搬迁的一天早晨,我刚起来盘腿准备炼静功,就被两个恶徒拖到恶警的住处。当时两个队长在当班,她们拿来手铐,一边揪着我的头发骂,一边强行给我“背宝剑”,并不准我喊。她们做贼心虚,拉上窗帘,把外房间犹大叫开,直到天亮才打开手铐放开我。

为了迫害坚定的大法弟子,恶警把我们关在一起,叫吸毒的女犯看管并成立了严管队。他们把我们二十七个大法学员强行关押在旧所,同其他的大法学员隔开。在这里,吃饭、睡觉、上厕所对我们时间是2分钟、5分钟的控制,经常上厕所中间被拖起来。强行军训、上课、高强度地劳动。一天吸毒犯人要我贴墙罚站,我坚决不配合,她们就气狠狠地把我拖到所部的恶警住处。两个恶警强行把我双手分开铐在床上,拿来两个电警棍击打我的手和腿,边打边狂笑,直到把我手击打肿。在这里,邪恶三次给我“背宝剑”,两次用电棍打,被吸毒的犯人殴打那是家常便饭,后又加了三个月时间,到2001年11月底才放我回家。2002年正月初八,我到市公安局局长家证实大法,又被强行关押在当地法教班里长达11个月之久,这期间,我多次绝食,两次被拖去野蛮灌食,经常被邪恶打骂。

在2000年邪恶疯狂对大法弟子的打压迫害中,我丈夫承受不了,主动提出带两个孩子和我分开过。年老的父母为我担惊受怕多次病倒,老母几乎为我哭瞎了眼睛。妹妹为我把家里一点积蓄用个精光,几乎还要欠债。

我现在一个人凭着一个月200元的生活费在外租房艰难地度日。何止我哪,在中国被逼得妻离子散、家破人亡的大法弟子千千万万。

江泽民对大法弟子犯下的滔天罪行终将得以清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