用心学法的体悟


【明慧网2003年11月10日】今天学法,学到“武术气功”一节时,当看到“这个人名片上边写了好大一堆名头,什么国际书法气功等等。”这句话时,瞬间我明白了我在实修中一定要持之以恒去尽自己那些变相的名利心与显示心。因为我从这句法中看到了师尊要叫我去掉这些心。而我以前学法时,对这句话并没有什么特别的感觉,看过去就看过去了。

前段时间学法,当看到“大根器之人”中这一句:“作为一个炼功人首先应该做到的就是打不还手,骂不还口,得忍。”时,心中也突然有了一个领悟,对于怎样学好法有了一个领悟:原来我以前学法时,当学到象“显示心理”、“欢喜心”、“妒嫉心”等讲法时,我知道这是在谈执著心,觉得比较容易懂。当学到象“遥视功能”、“辟谷”、“偷气”、“采气”等等讲法时,觉得平平淡淡,看过之后印象很浅。但是,上一次学的时候感觉就不同了,我觉得我开始在学法的内涵了。从那句法中,我看到了我以前和现在对法认识的差异。之所以我长期把它就领会成那么一个意思,是因为我潜意识中是把大法当作佛教中的戒律在学了。而师尊在《佛教的论述是佛法最弱小的一部分》中早就谈过这个问题了,只是我没学懂而已。

我一直在资料点做事。从前段时间,在师尊的慈悲点化下,才逐渐意识到自己与法的差距。原来,我一直只是在从行为上注重或做到学法、发正念、讲真相。而且,严格地说,就这一点,也没有完全地做到和做好。原来在我的观念中,是把学好法一直当作做好事的一种手段,而不是把做好事当作学好法的一部分。师尊点化我开始对自己学法的动机有了新的认识与正念的主见。

于是,从那时起,我是这样规定自己学法的:每天要多用些时间来学法。学法前,意识中明确:师尊的讲法都是无限慈悲无边内涵的,每一句法中都有我要去的常人心,不同层次状态表现的常人心,我永远有心可去;不仅仅是在学法中,在遇到的每一件事中,我也永远有心可去。放下每天要学多少的心。放慢学法速度。学法时,精力全神贯注,静心学法。连贯地看懂法的表面文字意思。体察学法过程中自己思想中的哪一念,哪种情绪是对法的执著而不是向善向上的心,体察到,就马上从思想中抑制它,不允许它再从思想中反映。每天除开学法外,用法对照其他的事:炼功、发正念、讲真象、日常生活必须事等。我做了吗?心做到了吗?炼功时是排斥一切念头了吗?发正念时,是按照《正念》的标准去要求的吗?我执著于发正念时身体的感受而放松了意念中专注对邪恶的铲除了吗?讲真象(做真象之事)抱着什么动机与情绪去做或不做的?有时有想去建议或要求别人怎么做好时,先想一想自己:我在这件事上已经做到了吗?心做到了吗?日常生活必须事是敷衍了事还是心平气和?……我才这样刚刚一做,就发现自己与法的差距何等之大,而且我只能做到(从心到行为)我想做到的一部分,有时稍微一下管不住自己,就只能做到一小部分。我发现在修炼中,我需要不断地自觉、自觉、自觉……。我感觉自觉真难,可是又多么可贵呀!不过即使如此,我也真的明显体悟到正念升华的感觉了:就从那样学法起,我不断地从学法过程中悟道,不是有意去悟悟到的,而是学到哪一句,很自然地瞬间明白了一个什么意思,伴之一丝我人的惊讶与一种感觉法的玄妙美好。同时,时不时感到象灌顶或身体内突然一股热流一动;或突然间置身于天地一片金光中,但瞬间又变过来;书上的字突然变成呼呼转的法轮或其他,都是五颜六色的……;连每一个梦都与修炼有关,有时在除恶,有时是对心性的考验。有时看完一遍书,感觉不知悟道有多少,但感觉又飞快地隔过去,记不住了;有时甚至一段中都有几个地方明白了,觉得:啊!真玄妙!竟有这个意思啊。我原来有这样一个掩盖的心啊……

我还记得这样学着学着,有一天突然明白了“遥视功能”后面的一个意思,哪是我以前想的那么回事呀!原来我自己对此在这以前一直是一颗强烈的求知识、好奇与探索的心。我不知道这颗心执著了数年,在学法时,这颗心,始终是增而不减。

这样学法一个多月后,我遇到一件事,明白了升华的心境就会带来一切的圆容。有两个同修来找我,我与她们有半年未见面了,她们说,近段时间,想起很想来找我切磋切磋。我也很高兴,很想与她们切磋。在切磋前,我心中很自然地明确一念:我们修成的那一面才是真正的我和她们。都是伟大的神,是互相尊敬的。那么在切磋时,我永远要用尊敬的、平等的心与她们交流。我们开始了切磋,过程非常祥和。她们真诚地坦露着她们的心境,讲述着她们修炼过程中一切。从中,我看到自己人的局限也看到了她们人的局限。过程中,时不时我很自然地对她们(同时意识中也是很明确对着自己人的这一面在说)指出:这句话这句话你夹杂着向外找的心、那句话那句话你是在执著别人对你的向外找、哪句话哪句话你其实是带着疑心在想象别人,那样是不对的……。整个过程,时不时听到她们说:哎呀!就是,就是!我原来不知道,我就是有这个执著心;哎呀!听你这么一说我就懂也接受了,可是有时别人跟我说同样一句话,我却不想接受,心里也难受;哎呀!我现在发现了,我原来有这样一颗心……。谈话中途,她们突然异口同声地对我说:“我觉得你这次提高好大呀!”她们说话我有同感,但却没有欢喜心的感觉,而且我也觉得我的提高没有她们说的那么大。听到她们这样一说,我自然答道:“我也感觉到我在提高。但是没有你们说的那么大。”她们立刻正色答道:“真的!你真的提高很大!”我们又继续切磋。过程始终祥和,我们每个人都欣然地认识到自己很多的执著与不足,从心底里在想怎么修正。那种心态能感觉到。我发现这是从我修炼以来(四年多了),第一次感觉到与同修间切磋互相之间达到这么坦荡祥和,同时又相互促进升华很大,而且我也是第一次坦诚直言别人许多的执著与不足。再一次感到我以前与法的标准相差何其远,我感到这一次才是真的走进正法修炼的门了。

当晚,我做了一个梦。梦见自己手中捧着一本厚厚的高级教材坐在大学课堂上学习。我手中的书才刚刚学到前几页,但是感觉内容却是非常引人入胜。同时,看到教室里坐满同学,大家都静静地捧着书在学习。梦中看到课堂上大家都是自学的方式,教室里既没有黑板,也没有讲台,也没有老师。老师就是手中那本书。梦中我还有一个感觉,我发现:在这整个教室中,只有我一个人才只有中学文凭,其他的人好象早就超过大学初级而拥有硕士、博士、专家、学者的文凭了。不过好象梦中谁也没想这个,我自己都不关心。大家只是静静地各自看着手中的书,我们是那样的悠闲美妙自得……

前几天,两个与我一直有联系的同修突然不见了。我去找了两次都没找到(不是一天),通讯也联系不到。回来后,我没有去想他们为什么奇怪地不见了。我做一切照常。只是在每天发正念时加了一念:如果这件事跟邪恶迫害有关,那就坚决地铲除掉迫害他们的邪恶!几天后,他们回来了,原来并没有什么邪恶迫害,只是因为一些真象的事到外地去了几天。我想起我在以前,对待这些事时,不是这样的。那时遇到这类事时,思想中马上就要先想到是不是遭到邪恶迫害了?或者想到他哪里哪里平常就有什么执著,可能也容易被邪恶钻空子。或者想,他跟我平常有联系,我是不是应该搬家?……最后才记起发正念,而且不容易专注。从网上看到外地同修遭到迫害的消息时,有时正念也没有发。我真切地感受到升华的心境会带来一切的圆容,觉悟了的本性自会知道如何去做。

我觉得在如何学好法这方面多思考思考,突破突破,太重要了,内涵深远。用心学法,从新悟道。大法无边,我永远有心可去。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