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位优秀女教师被迫害的经历


【明慧网2003年11月11日】我是一名小学教师,被评过区、市级优秀教师,重师德,有才华,特别是逢年过节收到学生钱物一大笔,自己就更觉得自己有本事,教得好。95年我爱人下岗,生活所需做生意,一年多欠下外债15万多元。从小就体弱多病的我雪上加霜,常常不能上班,每天离不开药,外债加身体不好,使我痛苦的难以言表,对人生失望了。

在98年春天,我有幸得到法轮大法的书,炼功几天就一身轻,也认识到自己被大染缸污染的对重德的标准也是何等的低下,不再收一分不义之财,善心对待每个孩子,事事用真善忍要求自己,思想境界不断升华,受到学生家长的称赞。万万没有想到我刚刚知道怎样做一个好人后不久,99年7.20,江泽民下令不准老百姓炼法轮功,顿时把我也推到了政府的对立面,从那天起生活不得安宁。

开始单位领导停课一下午,如同文化大革命开批判会,各个发言批评我,挖苦的语言不堪入耳,给我订了一些制度,后来上我家收书。从此经常不让上课进行审问,还审问也在看《转法轮》的二十多个学生,逼迫学生交书,签字放弃修炼,把我从条件比较好的学校撵到偏僻的小学,扣我一学期的奖金600元,监控着我。在如泰山压顶的环境里痛苦的度过着每一天,我思索着,难道做好人,按着真善忍做人,祛病健身了还做错了吗?派出所也常到家骚扰我,因一本书把我拘留15天(99年11月)。在拘留所里罚站,一个坐一个腿上,打嘴巴子,逼迫放弃修炼。单位扣我四个月的工资,4000多元。之后我又去北京上访,途中被截,拘留15天又送到看守所,每天吃着鸡食一样的窝头,睡在地面砖上。35天的非人生活使我更加明白江××一伙违背宪法,独断专横,镇压好人是干了一件伤天害理的事。于是我又于2000年9月30日进京,还没等我说上一句真话,就被北京市大兴刑警队非法抓捕到大兴看守所,当天晚上不知是哪的警察因我说人从小修炼更好、知道怎样做人,他就打我两个耳光,一脚把我踢出两米多远。

关我二十天后被送回当地,非法劳教三年。更邪恶的是长春黑嘴子劳教所,进去的当天没有几个脸上不被电出大泡的。吉林市刚满20岁的王晶就因说一句炼法轮功没错,就被恶警侯管教电得脖子、脸上起大泡。黑天、白天让一些叛徒围着,一会骂,一会假装对你关心,强迫看诽谤大法的电视,还有上歪曲大法的课。不听就罚站,审讯,电棍。有一次在大礼堂强迫连唱XX党好的歌,一遍一遍直到唱哭为止,没“哭”的就挨管教骂。利用减期办法威逼利诱着被关押的人上台骂大法、骂师父。超时的劳动更是狱警们折磨人的卑鄙手段。每天早4点干活,晚10点睡觉,有时加班到12点,吃饭是休息。一次上厕所碰见一个被关小号11个多月的仍坚定不放弃修炼的大法弟子,小号竟是在六大队一进楼的楼梯下,她说那里没有床,四面是墙,整天带着刑具。

如今我的女儿也因讲法轮功真象,被非法劳教一年,半年了不让我与孩子见面,当我们见面时孩子说:妈妈,这里的管教太恶了,关我小号两个月,我真的是承受不了,被逼写了三书。

这都是江氏独裁者及其操控下的法西斯组织610所为,他们还编造谎言,编假新闻欺骗全中国。做为一名大法弟子,做为一名真正的中国人,我从心底呼吁一定要将中华民族败类江氏绳之以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