刘华松绝食抗议74天堂堂正正走出何湾劳教所


【明慧网2003年11月11日】刘华松,男,30岁左右,湖北省黄石市热电厂技术员,2000年因用电脑上明慧网被黄石市公安局非法拘留一次。2001年3月,在武汉市洪山区租住地被捕,罪名也是上网。后被移交给黄石市公安局,4个月后被移交给武汉市公安局,直到被非法劳教1年(劳教期从2001年7月算起,而从3月到7月这4个月的非法关押却不做任何解释)。

刘华松被非法劳教的所在地是何湾劳教所二队(专门关押涉毒人员),属于严管队。9月,有弟子带进来师尊的经文《正念的作用》,11月份,师父经文在全队大法弟子中流传。随着后续经文的传入,大家渐渐明白、清楚了,也日益重视发正念。刘华松、何坚(武汉大学硕士,6月因以广播形式讲法轮功真象,被非法关押,2003年7月明慧曾报道)、孙健就在一起探讨如何破除邪恶的迫害。我们的目标是什么?我们的目标是要堂堂正正出去参与证实大法,所以大家的目标就定在堂堂正正出去。最后大家选择绝食抗议,要求无条件无罪释放。

2002年1月28日清晨,刘华松等3位法轮功学员 将签字的严正声明(控诉邪恶罪行、要求无条件无罪释放所有被非法关押的大法弟子)严肃的交给班长,并不再下楼吃饭。没有参与绝食的同修以不点名、不蹲下、 不参加劳教所劳动的形式配合。形式是极其严峻的,由于其它的原因,另外两名同修先后放弃了绝食抗议。但刘华松凭着对大法的坚定正念坚持下来了。

这期间狱警(韩钰龙、张义、张镭、明建华、何家详等)使绝了招:诱骗、恐吓……。开始2~3天强制灌1次食,随着绝食的继续,恶警劣质米饭加只放盐的水煮萝卜,用搅拌机搅碎,在加水灌。灌食是一名非劳教所医务编制的人进行,灌食的管子都不消毒,用冷水一涮,连陪同的劳教人员都看不过去,暗地里骂“兽医”。每次灌食前还有狱警来恐吓他:“死了也不会放的”、“你每次的灌食费是30元,打电话要你家里拿来”“绝食就放你?没有先例、不可能” 等等。刘华松没有被吓倒,每次回来他都将谁谈话、怎么威胁他的事实告诉同修们,作为将来控告他们的罪证。

除了被灌食、刘华松还被强迫下楼,连劳教人员劳动时也要陪着下楼坐着(当时大家都拒绝参加劳教所的劳动)。甚至在他绝食几十天、走路都要人扶的时候,还被强迫这样。

2002年3月以后,恶警为了加重迫害,改成天天灌食。刘华松从开始绝食起就话不多,每天除了背法就是发正念。一次大家集体发正念时,班长罗文斌看到刘华松把手放在衣服里面单手立掌,就上前动手干扰,还要拉刘华松下去找狱警。大家就加强发正念清除邪恶因素。当天晚上,罗文斌就遭了恶报,上厕所时跌倒在走廊上,不能动弹了,疼的他叫了一晚上(劳教所不会晚上送他去医院治疗)。第二天腿肿的象大象的腿,去医院确诊为膝盖骨粉碎性骨折。他回来到处问大法弟子、逢人就问:“我这是不是遭到报应…”大家也抓住这个机会讲清真相,讲善恶必报的天理。劳教人员和狱警的态度有所改变。

在最后的最艰难的时期,刘华松对一名同修说:“我现在才发觉法学少了,我觉得对不起师父!”同修听了都要流泪了。几个班的同修决定正念帮助他。在大家采取措施后3天,警察就带刘华松出去检查。2002年4月10日,在家人的陪同下,刘华松走出了何湾劳教所。走的时候,身体很瘦。他绝食前可是白白胖胖的啊!

刘华松走后,狱警在二队各班说:刘华松因得肺结核,保外就医,不是因为绝食放的等等。恶人不承认失败,还想用欺骗掩盖的手段,但整个何湾劳教所都知道,有个叫刘华松的,绝食抗议74天出去了,了不起。刘华松在绝食抗议期间,付出了超人的代价,遭受了恶警巨大的迫害和痛苦的折磨,但终于全盘否定了邪恶的安排,堂堂正正走出劳教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