净化自己、同化大法

我对发正念的理解


【明慧网2003年11月11日】一次在阿根廷连续13个小时整点发正念后,我有一些心得,决定写出来与所有的学员分享。

我在一年前刚开始发正念时,由于对法缺乏清晰的理解,我感到有很多来自于自身的阻力,不过我仍然感到自身的空间场也被归正。

我感到我身体里的一切,所有另外空间的我都开始一起和谐地工作。同时我的悟性在提高,我能感受到的阻力也逐渐溶化。刚开始时,我对“铲除”什么这一提法感到不太自在,无论应该被铲除的东西有多么坏我都觉得不太自在。

我知道在我们这段时间,“忍无可忍”是有其必要性的。可是我内心深处感到莫名的悲哀,而且我生命中的一部分还不能和旧势力隔绝开,看到这么高层次的生命由于对宇宙的歪曲理解而干扰师父正法的计划,因此而降低层次,我感到很痛苦。

师父在《转法轮》中“意念”一节中说“你想让他做事,反倒不好,适得其反。”可我对在修炼中不要加自己的意念也没有明确的理解。

现在我悟到我每次往自己的修炼中加东西,可能都和旧势力想要左右正法做的是同样的事。他们执著于自己的想法,不仅害了自己,也伤害了其他生命。他们行为的基点是由于不相信师父的智慧,从而干扰了师父用最好的方式成就正法这一神圣使命。

我开始意识到我的意念在宇宙中,尤其是在我应该负责的自身的空间场中所起的作用。我悟到我最好谦卑虚心,我应该相信师父的计划总是远远比我的任何想法都更完善,更慈悲,无论其表现形式是什么样。所以我应该遵循师父无限慈悲的教诲,让一切顺其自然。

我感到现在已经到了让宇宙一切众生都来反对旧势力的干扰,都抗议疾呼,让每一个生命都认识到这一切应该结束,绝不允许再继续下去的时候了。我觉得现在人类社会发生的事情都是无边无际的宇宙中无法想像的庞大事件的象征和显现。可是我们的主元神在我们这儿,和师父在一起,每时每刻,我们在这里作出的决定,都决定着其他空间事物的发展。

我在这里讲真相,我所有其他空间的身体很有可能在对其他的无量的众生做着同样的事情。我在地球上发正念的每一分钟,在另外更加庞大的时空中我发正念的时间会有多么长呢?可是所有这一切都取决于我们的主意识所做的决定。

如果我对正法时期发正念和讲清真相没有(正确的)理解,也许另外空间的那些“我”也不会去做,那么那些空间可能最终无法进入新宇宙。当我看到有的人很疲惫,希望迫害结束这样他们就能圆满时,我觉得很不舒服。有时我自己会有更不好的想法,比如说想要消失得无影无踪。我甚至不愿意去想像中国国内的情况……!

可是修炼是很严肃的,很艰难的,不可能说在这儿修炼相对容易,在别处修炼难。我的理解是,最艰难的选择和斗争是来自于自身。总的来说,我认为我(对发正念)感到不自在是因为我想要圆满的背后隐藏着想要歇息、想要休假的求安逸之心。当然有一个人身已经很苦了,没有人会喜欢受苦。

或许真正的幸福来自于我们做所有的事都首先考虑到别人,而“人的幸福”就是为自己求安逸、谋幸福,永远都处于“休假状态”。

我感受到对我来说圆满时自己能达到什么层次并不重要,我们的主元神所经历的和所将要经历的其他任何历史时刻都不会有和师父同在一世的时光更珍贵。能在这里承担起这么伟大和殊胜的事,这是真正的幸福。没有我,师父可以把这一切做得很好,可是师父给了我付出的机会,无论是大是小,都是师父给我的净化自己、同化正法的机会。

此外,正如修在自己,整个宇宙回升的进程也是其中众生的责任。因为没有一个生命有能力承担这件事,师父来到人间,掌管着我们自己无法做的事,同时给予我们指导。师父在《转法轮》中不是说:“修在自己,功在师父”吗?

总而言之,师父创造了这个计划,让我们和无量的众生能在师父无量的智慧指导下参与进来。可是有些生命想要按自己的理行事,不顾众生可能遭受的损失,造成了众生巨大的苦难和不必要的损失。我感到我心里再也没有这一类生命的一席之地,我再也绝不能认可它们对我和对其他生命的安排。

我悟到当我发正念时,我不是真的在“杀死”什么生命(我以前是这么认为的),而是归正和清理宇宙中还未正过来的空间。我真正清除的是针对善的生命的邪恶、暴力、酷刑和谋杀。

因此,我希望所有对发正念还可能有疑惑的学员不要再有这样的疑惑,要记得他们来这儿的目的。他们应当坚定不移,用正念去铲除邪恶,救度我们宇宙中的众生---那些此时此刻正指望着我们的无量的众生。

所有的学员请不要再允许邪恶继续下去。让我们清除心性上的不足,我们不能让邪恶继续钻我们的空子。我坚信当整个世界了解真相,认识到中国发生的不公时,邪恶就不会再存在,整个宇宙中邪恶会全部清除,那时所有这一切都将结束。

我想要谢谢大家通过交流他们的心得帮助改善我们的环境。由于我的层次很有限,有时语言也无法清晰地表达我的理解,如有理解得不对的地方,敬请指正。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