吉林省公安医院内幕:死亡率50%


【明慧网2003年11月12日】看到刘成军被转入吉林省公安医院的消息,我十分焦虑,想起我曾在公安医院仅仅四天的被迫害经历,亲身体验所谓的“公安医院”根本就不是治病救人,恰恰相反,是进一步迫害。我深知邪恶的本质,企图封锁消息,加重迫害,制造谎言。

2000年,因我坚持修炼法轮大法,被非法劳教一年,劫持在长春黑嘴子劳教所,因坚持对法轮大法真、善、忍的信仰,又被加期一年。2001年11月,看到劳教所疯狂迫害新被劫持关押的大法弟子,电棍电、体罚、不让睡觉等违法行为,我忍无可忍,决定绝食抗议。我向劳教所大队长提出三点要求:①不准电棍电、体罚逼迫学员“决裂”;②加期不合法;③要求释放所有被非法关押的大法弟子。大队长一听就说那不可能,第三天开始给我强行迫害性灌食,每天两次,九死一生。第十一天见动不了我的心,决定把我送公安医院。

去公安医院前,他们问我弟弟要了两千元钱说是给我治病。12月9日,劳教所的管理人员、管教、卫生所大夫一车人押送我去公安医院,一路上它们一直在威胁我,说:“你不是不吃饭吗,你们认为劳教所厉害,到那里你再看一看,有的是招治你!王可非厉害吧,到那不也吃饭了吗?”(王可非在2001年底已被迫害致死,当时死在公安医院。)

到公安医院后检查身体,到住院处,劳教所的管教不再往前走了。我进了铁门,象进了一个封闭的小笼子,公安医院的管教让我吃饭,说:不吃饭就给你下“截肢”,我们都看不下去!当时我意识到了这里邪恶的程度和等待我的是什么。我想到刚刚从公安医院接回四大队的陈丽梅,因绝食抗议非法关押,十几天后被关到公安医院,看那里太邪恶了,就吃饭了。因医药费昂贵,家里拿不起钱了,但还是被一直关了20多天,送回劳教所继续迫害。来时我看见她已被迫害得不能走路了,两个人架着上厕所。我想,我决不向邪恶妥协,继续绝食抗议。然后管教把我用手扣、脚扣锁在了床上,躺在那一动也不能动,然后拿了很粗的胶皮管给我下胃管。因管子太粗,下了几次也下不进去,致使我咳嗽得喘不出气来。管教不管我死活,硬往我鼻子里插,这样折腾了很长时间,把胃管下上了。当时我满身是汗,已经有气无力了,它们说:接着来!然后给我下尿管,疼得我浑身直哆嗦,又喘不出气来,痛苦至极,死亡只在一息之间。这时,我心里想起了师父的巨大承受,想起了耶稣为度人被钉在十字架上的痛苦,泪水滑到了唇边,我咬紧牙关,忍住巨痛。就这样它们把我扔到床上,打上点滴,管教大吼:“谁也不准管她,到这里没有人护理!”导尿管漏了,它们不给重下,只能湿着。

当时同室的有两个刑事犯人,一位法轮功学员,那个学员见我褥子湿了,就给我腰下垫了一个痰盂,一宿下来,腰象折了一样,痛得无法忍受。当天晚上我总是往上涌痰,我被锁着无法自理,有时痰吐不出来,憋得我就要窒息。同室的大法弟子偷偷地起来给我抠痰,照看了我一宿,第二天就把她弄走了。管教说:她走了,看谁管你,它们插上胃管,也不给灌食,(四天里只灌了一次弟弟买的奶粉和一回桔子汁)也一直不给拔,就是让你难受!胃管插时间长了,嗓子全肿了,不断地咳嗽。因没人护理,我又被死死地扣在床上,咳嗽吐痰时只能歪一歪头,脸上、身上到处都是。导尿管漏了,洒在地上,刑事犯人就用我的棉裤擦地,嘴里还不停地骂着我污染了环境,白天她们嫌我脏,到别的室去,把窗户打开。当时是12月,北方的寒冬季节,我只穿着内衣内裤,身下的被是湿的,身上的被只盖到胸,我动不了,疼痛、寒冷、责骂、污辱交织在一起,每天承受的痛苦是巨大的。

同室的刑事犯对我说:我在这一年多了,见的多了,于丽新怎么样,是市政府的,不也得受着吗,后来没有人管,扔到走廊去了!(出来后听说大法弟子于丽新绝食抗议,被关在公安医院四个月,公安医院也是不让人护理。后来给她灌食,导尿管漏了,用尿泡着,屎都没到了头发上,长了一身褥疮。2002年5月4日在公安医院被迫害致死。)

它们强行给我打点滴,每次都是扎完针就不管了,我只好求本室外的一个刑事犯给我拔针,她不高兴了就骂一顿。有时滚针了,也没人管,点在肌肉里,腿和脚肿得很粗,疼得我浑身发抖。第二天,大夫又给我检查,然后就给劳教所打电话。

第三天,点滴完,仍没人拔针。我看着空空的点滴瓶,慢慢地闭上了眼睛,(医学常识:点滴空气能致人死亡)。我已被折磨得难以忍受,心想死了也是被迫害致死的。我迷迷糊糊地好像睡着了,不知过了多少时间睁开眼睛,看见空瓶还挂着,生命还在!一股暖流涌上心头,恩师啊,弟子一定要做好,不辜负您的慈悲苦度……我想不清师尊对所有众生是怎样的一种承受!这时,管教无意中进来,看见挂着的空瓶子,却指责刑事犯人说:你怎么不看着点,药都没了。犯人说:她把屋里弄得脏,我不管!

第四天,在师尊法身的呵护下,劳教所放人,弟弟把我接回了家,我终于走出了这个魔窟。出来后有消息透露:去公安医院的死亡率是50%。

我急切地呼吁全世界各界正义人士:伸出援助之手。为了救度众生而历尽磨难的大法弟子刘成军如今又被关押到那里,我们不能再容忍恶人对大法弟子的残酷迫害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