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陆新学员得法记(2):盘腿的故事

【明慧网2003年11月12日】作为刚入门的学员,学法没问题,有资料,可以慢慢看,自己去领会。可是炼功把我难倒了,当然,可以看录像跟着老师学,可我总对自己做的标准与否没把握,生怕动作错了会搞乱机制,所以,找一个人教功成了很现实的问题。

于是不管走到哪里,我逢人就问:认识学法轮功的吗?这几乎成了一句口头禅,多数情况下是问者坦然听者心跳:“想学这个,胆子太大了吧,连提你都不要提!”有人说:“X功、X功什么的都不让练了,还炼法轮功,找死啊你呀!”一位警察善意地提醒:“现在是内紧外松,别看外边宣传的少了,内部可是一分钟也没放过,比盯间谍特务还紧呢。”

但我主意已定,谁说也没用。偌大一个城市,我就不相信找不到一个炼功人。功夫不负有心人,一天中午,一位早期得法的法轮功学员,在别人的引介下,终于来到了我的家里。她就是李阿姨。

和所有的炼功者一样,岁月的流逝没有在她脸上留下烙印,六十多岁的人依然皮肤细腻红润,一口长春话听来很亲切,脸上挂着和蔼的微笑。她非常耐心地给我讲解,纠正一些错误的动作。在教第五套功法时,她对我能双盘感到惊奇。我说开始时是不行,双腿僵硬,连单盘都盘不了,可一天坐在地板上读师父在澳大利亚的讲法,其中谈到盘腿的问题,看到那些文字时,我就试着把腿拿上,结果还真给盘上了。我还觉得很正常,以为人人都一样。李阿姨说:“不是的啊,有人炼一年还盘不上呢。你能盘可要感谢师父,别以为那是你自己的能耐,其实全都是师父给的。”接着她给我讲了她自己盘腿的故事。

她从九七年开始修炼,炼了一年后才能双盘,还是在几个功友帮助下,前拉后推地帮着,痛得几乎晕过去。但随后的几年里,她能很自如地盘腿了。九九年铺天盖地的邪恶镇压,李阿姨也未能幸免,开始时她坚持不写保证(说不炼的保证书),跟警察讲理辩论,被关了四十多天。最后领导出面,威胁她不但要判刑,连儿女的公职都要开除,这时她无法放下了,违心地写了保证,才离开了看守所。

然而,李阿姨没有放弃修炼,尽管家人极力反对,她还是坚持着,默默地学法、炼功,身体也一直很好。去年女儿单位组织去北京旅游,她两口子也跟着去了,回来时乘火车,在车厢里坐着的时候,也许是无意识的,李阿姨很自然地盘起了腿。同行的一位年轻姑娘看了很惊奇:“阿姨你的腿盘得这么好,是炼功炼的吗?”她女儿一听吓坏了,连忙答话说:“不是的,我妈就喜欢那样。”李阿姨也笑了笑随口说:“我习惯了。”

其实当时她完全可以告诉别人,自己在修炼法轮功。得法前她一身的病,吃药成把的抓,经常走在路上莫名其妙地摔倒不起,炼功后身体健健康康,几年来没吃一颗药。况且,这不正是一个讲清真象的好机会吗?可是,李阿姨没有说。她不是没意识到,而是有太多的顾虑、太多的执著,怕影响女儿的前程,怕被丈夫辱骂,怕家人责怪,等等,总之,她保持了沉默。

当天晚上回到家里,李阿姨又和往常一样炼起功来,炼到第五套功法时,奇怪的事情发生了。她的腿怎么也盘不上去,一交叉就翘得老高,别说双盘,单盘也搭不上,强压的话就撕心裂肺地疼。她知道问题出在哪了,捶胸顿足啊,追悔莫及,真想找到那女孩家里,去告诉她自己是炼法轮功的,法轮功如何好。可是,由于种种原因,她一直没去。已经有一年的时间了,直到我们相识,她的腿还是没盘上。

我拿出一些师父的新经文送给她,鼓励她大胆地上网发表声明,因为师父说过:“我不承认这一切。当他们明白过来时,马上会从新去做作为一个大法学员此时应该做的,同时声明由于高压迫害中使学员神志不清时所说所写的一切作废、坚定修炼。”(《精进要旨二》强制改变不了人心)。

李阿姨终于上网声明了,距离她违心写下所谓的“保证书”已经四年了。同时,她勇敢地走出来向世人讲清真象。前几天我们相遇时,她兴奋地说:“我又能双盘了,感谢师父的大慈大悲,我一定要努力,去做好大法弟子的三件事。”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