武汉大法弟子彭青青呼吁帮助营救其夫


【明慧网2003年11月13日】10月6日从劳教所探视回家后,听母亲说我丈夫严志刚被打得很厉害,脸上到处都是伤痕,好像是被电棍电焦了似的,快支撑不住了。我想恶警怕我见丈夫是怕我见证他们的迫害行为。希望大家帮助营救。

2003年10月6日是湖北省武汉市何湾劳教所的接见日,我就一清早去到何湾劳教所,希望这次能见上一面我的丈夫――严志刚。由于江氏政治流氓集团残酷迫害法轮大法修炼者,我与丈夫三年没有见过对方,在关押一年多的时间里,无论我去过多少次何湾,还是见不到对方一面。

八点钟就见何湾二大队的科长(瘦瘦的,没有穿警服)坐在那里登记。我就说:“我是严志刚的爱人,希望见上一面。”他叫我拿出身份证来,我说:“没有,身份证几年前就被你们收去了,这是我母亲和婆婆,他们都可以作证,再说我来你们何湾无数次了,以前户口你们都看过,我又是炼法轮功的,不说谎话,法轮功都是好人。”就见那恶警发了疯似的说:“是炼法轮功的就不准见,你再不走我就打110来抓你。”我说:“我就不走,老百姓都看到你们才是邪恶,陷害好人,剥夺法轮功的公民权,知法犯法罪加一等。”他发疯似的抓起手机打电话,叫附近的派出所的恶警来抓人。

当时,老百姓都替我捏了一把汗,同情法轮功的老百姓就说:“姑娘赶快走吧,他们无法无天什么坏事都做,别把你也给抓起来了。”我笑着说:“我什么都不怕,他说的不算,我被他们曾经抓过九次,哪一次我不是堂堂正正的出来的?你们就看看他们今天动不动了我,我师父说了‘一正压百邪’。”

过一会儿,来了一个年轻武警,我就去跟他讲真象,讲我知道的法轮大法如何好,讲江氏的邪恶,讲我们受到的迫害。年轻武警非常同情地走了。何湾的恶警一看恶计没有得逞,又把跟他要好的过路巡警叫来抓人。巡警恶狠狠的叫我跟他们一起到警局去协助调查我的身份。我当时镇定地对恶警说:“我是炼功的人不讲假话,说我在这里吵闹,这是强加给我的迫害,我一概不承认,国家有法律规定,到了传见日我就该见人,违法的是你们。我叫彭青青,户口在黄鹤楼派出所,你们去调审,我决不跟你走,你们有什么资格带我走?我犯了什么法?老百姓都看着你们的所作所为。”当时我母亲也上去说:“你们要抓人,把我也一起抓去好了。”我马上发正念:“清除他们背后的一切另外空间的邪恶因素,并加一念叫他们马上离开。”不一会他们就消失得无影无踪了。

我在此呼吁各界正义组织和仁义之士,请您们伸出您们的援手,共同来制止这场对善良大法弟子的迫害、摧残和虐杀,救救我的丈夫严志刚吧!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