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承认非法劳教 正念正行三次走出魔窟

【明慧网2003年11月4日】我是1997年开始修炼法轮功的,几年的修炼使自己的身心和家庭情况得到很大改善。可是99年7.20,江氏集团开始迫害法轮功。于是我和众同修一起进京上访,想为法轮功说句公道话,还师父清白。信访办无人接待,我就到天安门广场炼功,喊了一句“法轮大法好!”警察连抓带打的把我硬塞上车,拉到天安门公安分局不分青红皂白就把我戴上手铐子,并把我身上的钱、身份证、录音机都拿走了一直没还。逼迫我说出姓名和地址后,就被送回黑龙江看守所。看守所进行罚款,本乡政府逼我家拿五千元钱才肯放人,并让签字。我坚修大法不配合一直不签,就在拘留所被关押四个月。后来我绝食抗议,身体出现危险状态才把我放了回来。

2000年,我为了揭露谎言、讲真象发放资料,被双城610非法抓捕送进双城第二看守所,给我戴上脚镣子、坐老虎凳、“开飞机”等上好几种刑罚。恶警问我还炼不炼了,还说这回就让我炼死。四五个身体强壮的犯人拿我练拳击,一打几十拳,打得胸部喘不过气来。他们还给我吃“榨菜”,吃榨菜就是攥拳头往腮帮上使劲打,打得不能吃东西,甚至喝水都咽不下去。打骂是每天必有的事,罚洗衣服、擦铺、倒尿桶。如此地狱般的非人折磨,也没动摇我坚修大法的心,大法弟子金刚不动。不论怎么艰难困苦我都要证实大法是正确的、师父是清白的。我们修炼没有犯罪,不能再在这里被非法关押,我采取绝食抗议。八九天以后他们害怕了,管教和医生给我灌食、灌盐水、灌泻肚药,导致我大小便都便出血水,口吐盐水。这时我的嘴、喉咙都被盐水杀破了,一百三十多斤的人被折磨成八九十斤。他们见人不行了怕担责任,才通知家属拿出两千五百元钱保释金,让乡政府把我送回家。

2003年,我们本乡派出所开始抓捕大法弟子送往双城看守所进行迫害。我便走出来讲真象,被派出所劫持到双城看守所拘留。在看守所我每喊一声“法轮大法好”,指导员、管教就打嘴巴子,一连打了四十多次,并且每天都要坐一个多小时的老虎凳。无论怎样非人折磨,我都要证实法、讲真象。我大声高喊:“法轮大法好!教人走正道,还大法清白!还师父清白!”我每天都喊,连发正念。几天以后恶警也不再打我了。我开始绝食抗议,一连三十多天,他们劝我吃饭,所长亲自来劝,我说:“我没犯罪,我是当好人,修真善忍的,我不吃监狱饭,我要回家。”恶警就给我灌食,拽耳朵、挤腮帮子,让牙把腮帮子都硌破了。我对他们说:“你们不能迫害我,我没犯罪,快清醒吧!不要当江的陪葬品。”他们给我判三年劳教,判决书给我当即让我撕掉了,我说:“你们说了不算,我师父说了算。”

往万家劳教所送我时,我一路上发正念,求师父加持,我不应该被劳教。到了万家,有专家给我体检,照相、透视、确诊,这一折腾人就不行了,专家说我是“废人”了。就这样把我放回来了。

大法弟子的正念正行令一切邪恶胆寒。师父在看护着每一个弟子。我们做正的时候,邪恶就不敢碰我们。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