谈谈大法弟子新闻写作的基本要求(5)

兼揭露谎言和谎言宣传在迫害中的作用


【明慧网二零零三年十一月十五日】

六、大陆信息的确认与讲清真象的责任

1、言论环境的残酷与信息传播的重要

新闻撰稿是与记者及媒体的社会责任直接相联的。为了保证新闻写作的真实、客观,新闻报导的内容都需要经过核实。而且越是敏感的、重大的、可能在社会上引起广泛反响的内容,越要认真核实。失真的报导传达的是错误信息,不但影响撰稿人和媒体的信誉,也会在社会上、人群中造成不易消除的负面影响。

在正常的社会环境中,信息的核实有很多渠道和方法。这是非常必要的,不但与记者、编辑的工作态度、工作经验有关,也已在操作制度上形成一定的保障。但是大法弟子鉴于当前的特殊环境很难享用正常的信息操作方式。目前,报道关于法轮功的大陆消息时面临许多特殊的困难,要充分了解这些困难才能想出好的办法克服它们,所以下面我们一起来看看大陆社会环境的一些重要特征。

(1)大陆大法弟子身处迫害之中

一九九九年迫害公开化以来,大法弟子在中国大陆失去了基本人权,在江泽民的个人意志和淫威下,为镇压法轮功而专门成立的恐怖组织“610办公室”对广大法轮功学员实行的是“名誉上搞臭、经济上截断、肉体上消灭”政策。在严重的迫害中,大陆法轮功学员不但被逼迫放弃信仰,而且没有言论自由。因为坚持赞美“真善忍”、敢于讲出自己因为修炼法轮大法而身心受益的真实故事的人们,往往都受到很残酷的迫害,很多人被送入洗脑班、被关入劳教所,有的还被判了重刑。

(2)谎言和谎言宣传在迫害中的作用

江泽民发动的这场迫害法轮功运动,有一个突出特征就是处处充满谎言。迫害的理由是谎言,维持迫害靠的是谎言,掩盖迫害还是靠的谎言。这场对法轮功的迫害已经成为全中国人的精神灾难,所以我们大法弟子的揭露谎言、传播真象,对制止迫害、减少损失不但必要而且非常紧迫,这至少是我们作为炎黄子孙和中国公民对社会的责任所决定的。

本来迫害的起因是江泽民个人对权力的偏执、对当时的国务院总理的不满,以及对法轮功创始人的长期妒嫉,在九九年“四二五”看到万名法轮功学员大上访时体现出的理性和冷静而按捺不住地爆发造成的,但江氏却对各级政府官员和社会大众声称是因为法轮功背后有什么“党内高手”和“国际反华势力”。其实法轮功修炼是不看你在常人中的社会阶层及社会地位的,无论是谁,想修炼就要开始按照“真善忍”做人,逐渐放下对常人名利的追求,并配合习炼对身体健康非常有益的五套功法。想利用大法修炼得到常人中好处的人只能是水中捞月,因为正象天鹅不会和乌鸦争食死尸一样,修炼人追求的是超出常人社会道德水平的精神境界。

然而这种本是陈词滥调的谎言对很多饱受政治运动之苦、却又不能正面吸取教训的各级领导干部及社会人士起到了制约作用,因为这些人普遍有讲政治、怕政治、怕带政治帽子的弱点,以及想优先保全自己的特点。本来知道法轮功对个人和社会都是有益无害的,而且自己可能也在炼功,可一听说法轮功问题被上纲到“政治高度”,就害怕了,改口了,不敢再说实话,更不敢坚持良心和原则了。后来的天安门自焚伪案和栽到法轮功头上的所谓“京城血案”等,都是在人们不愿附和迫害时抛出的。

这一系列谎言都是作为镇压的“理由”而制作和宣传的,对蛊惑人心和支撑迫害的继续进行,都曾起到很关键的作用。海内外法轮功学员为澄清事实、揭穿这些谎言付出了艰辛的努力,这是后话。关于江泽民及其“610办公室”如何用谎言掩盖迫害,本文也因为篇幅问题,暂时不表。

(3)对法轮功信息的严密封锁

近些年来大陆的社会环境,较文革时期和改革开放初期都有很大变化。一些物质生活得到改善的人们,感觉舆论环境也比过去好多了。如果从事情的表面来看,从言论自由的具体细节来看,而不看现在大陆社会信息封锁和言论自由的根本方针,这个结论倒也不为过。但是如果不是割裂地看问题,不是从个人基点出发,而是从整个社会的本质和种种社会弊端甚至腐烂现象的整体来看,就会发现“好多了”的结论是非常片面而不具代表性的。

举例说,大陆社会现在的确可以骂娼骂赌骂江泽民,但是在公开场合发表关于正面谈论法轮功和多党制这两个话题,可能马上就面临政治犯待遇。当然,也可能给你强加个刑事犯罪的案子。江泽民搞害人运动,不但充分接管了共产党几十年来整人运动的经验和手段,而且还搞出“与时俱进”的花样,这些从“610”办公室“打死白打、打死算自杀”、“对法轮功不讲法律”的口头传达和看后要收回的秘密“文件”,以及大陆各地劳教所对法轮功学员采用的近百种酷刑上可略见一斑。现在大陆劳教所对法轮功学员的手段,比起当年风行一时的红色宣传片中国民党渣滓洞的手段,也是大有过之而绝无不及。

最近,年约六旬的中国河北省文联作家赵立山在被劳教所非法关押了两年之后,又被非法秘密判处有期徒刑十年,转入保定监狱。赵立山于一九九六年开始修炼法轮功,之前他身体状况十分不好,还出现偏瘫症状住进医院,深感人生无常。修炼后体验到无病一身轻,自然认为法轮大法好。一九九九年迫害开始之后,他坚持说真话、实话,犯了江氏在法轮功问题上必须封锁信息、只能跟“上边”保持一致讲假话的“忌讳”,加上一些想利用这场迫害升官发财的贪官落井下石,赵立山现在不但被判十年的冤狱徒刑,而且被折磨得血压不稳,面部苍白浮肿,家人探视也被禁止。赵立山们的“罪过”在于他们找到的幸福生活和人生价值是从法轮功的“真善忍”修炼中找到的,而不是被江氏的“三个代表”赋予的;在于他们不肯为江泽民的整人运动作假证,不愿恩将仇报。

一个社会如果把“真善忍”和愿意按照真善忍做人的公民当仇敌,那这个社会不是在自己反自己、自己毁坏自己的根基吗?

巧得很,不久前湖北杜导斌也以“煽动颠覆国家政权”罪被拘捕。三十九岁的杜导斌是多个网路和杂志社的专栏作家和长期撰稿人,在网上言论很多,但被捕发生在他发表了题为“良心不许我再沉默”的文章之后不久。杜导斌在文中例举了江××集团迫害法轮功的大量事实,从“610办公室”层层施压地方官,不惜采用一切手段禁绝法轮功上访,否则将被“立即就地免职”,到 “610”杀人如麻,各地劳教所对法轮功学员酷刑折磨。他将这场发生在中国的野蛮迫害比作纳粹的奥斯威辛集中营、日本“七三一”部队的虐杀和中国的文化大革命。

杜导斌感叹道:“法轮功弟子──也是我们的同胞,也是中华人民共和国的公民,他们在自己的国家里所遭受的迫害惨不忍睹,已经超过了良知所能容忍的极限!让我感到无地自容的是,这些残酷得令人发指、令人震撼的迫害就发生在我们身边!”

杜导斌并在文章的结尾说道:“我要大声向大陆的知识界和网民们呼吁,中国善良的还缄默着的人们,你们醒醒吧,就在你们保持缄默时,纳粹的幽灵回来了,占据了我们的国家政权,用最不人道的方式残杀你们的同胞!该出手了!该救救他们了!用你们的声音支持那些和我们拥有同等国民权利的不幸的人们吧!向那个巨大的怪兽勇敢地说出‘不’字吧,冤狱已经到了必须结束的时候。”

值得一提的是,杜导斌只是一位良心人士,并非法轮功学员,但因其看清了法轮功在中国受迫害的真象,向公众勇敢地传达了有关信息,就成了“煽动颠覆国家政权”。大家想想,人各有志,法轮功本身都不想要什么政权,也不想把中国人民的财产都变成自家海外银行的存款;多年来,法轮功学员无非是呼吁归还中国公民炼功自由、信仰自由的权利,揭露违背宪法的迫害;怎么第三者帮助呼吁一下就是“煽动颠覆”了呢?莫非以普通党员之身把持着国家军权、钳制国家机器和滥用国家资源做出迫害法轮功行为的江氏不是在颠覆国家,抵抗迫害的反倒能把国家“颠覆”了?如果能把邪的“颠”成正的,恶的“颠”成善的,以本人之见,颠倒一下还真是一件益国益民的大好事呢。

为什么有必要了解和谈论法轮功真象?为什么江泽民那么怕人们在公开场合谈论和肯定法轮功?为什么要对法轮功的信息实行特别的严密封锁?有些专家和有心人已经在思考这些问题并开始发现,这些无论对中国社会的现状还是前途都有着深刻的影响,回避这些问题造成的危害也是深入千家万户的。更多讨论因超出了本文的范围,故而到此为止。希望所提供材料,对新近开始加入突破信息封锁努力的大陆同修们了解这一工作的严肃性有所帮助。

(4)中共特务的干扰破坏

在对法轮功的严密信息封锁中,除了控制网路、控制媒体、控制大法弟子的信息渠道之外,采用特务搅混水、送假消息或者真假信息混合的假消息,也是江氏流氓集团常用的手段之一。

例如,为了有意陷害海外大法弟子,江泽民一伙派一些中共特务在香港等地象大陆内地推销拉客一样,以讲真象为名围住大陆游客,其实什么真象也没想讲,只是为了制造一种不良气氛,好让已经受过谎言污染的大陆游客进而产生误会、真以为那些人是法轮功学员、从而更加反感法轮功。还有的大陆特务冒充法轮功学员发资料和联络事情,这些人不但自己干,还花经费雇当地人做样子,主要是为了告诉大陆游客自己是被雇来发资料的,以便误导大陆游客,特别是因公出差偶尔来到海外的大陆干部,让他们误解法轮功、继续受大陆官方谎言的蒙骗,以便镇压继续维持。还有的中共特务给非华语人士发中文明慧的文章想在西方人士与明慧网之间制造纠纷;有的中共网特给明慧网发假严正声明,暗藏咒骂词语企图蒙混过关;有的特务专门挑大法书籍和明慧网上针对大法弟子的非常专门的内容,断章取义地拿出来歪解,想给世人造成古怪印象,为大陆对法轮功的迫害与诬蔑行为制造借口;在大陆、香港、美国等地,都有专门负责做这些事的中方特务被法轮功学员发现和揭穿。明慧网的志愿工作人员们几年来每天都在信息处理和文章筛选的过程中清理着邪恶扔来的垃圾。更多细节恕不赘述。

2、大陆大法弟子在新闻报道中的责任

正法修炼的重要使命之一是揭露邪恶。大法弟子的主体在中国大陆,迫害也主要发生在中国大陆,那么揭露邪恶的重担大陆大法弟子应该是责无旁贷的。特别是第一手资料的收集、核实与传送,只有大陆大法弟子才能做。

在信息严密封锁的情况下,劳教所、监狱、看守所内的消息传出来很不容易,在大批大法同修被抓、被关、被判刑、被迫害致死、被逼得流离失所、失去基本经济来源的情况下,和平环境中的每一件平常工序都可能变成一件艰难甚至需要冒着生命危险才能做成的事。但是因为大法弟子责任重大,我们仍然要尽量克服困难,在内容的核实上和语言描述的准确性方面尽量把好关。不了解的可以不写或者注明缺欠什么、简要说明当时的情况,但不是第一手资料的文字都要对新闻六大要素和其他重要事实、细节进行确认,不能把主观猜测和模糊记忆当成事实,更不能凭感情添枝加叶、甚至用文字改变了人们对一个事情的真实状态或结论的印象。否则会授邪恶以柄,被它们利用来以点代面、断章取义地攻击大法和大法网站,迷惑学法不深的学员和不明真象、不够理智的世人。坚持核实不是对前道工序的同修不信任,而是为了共同杜绝干扰、携手把信息传递和报道工作做好。如果我们对于核实工作没有这样严肃的责任意识,那么很容易被旧势力的黑手钻空子,起到邪恶想起而起不到的破坏作用。

从另一方面来说,如果没有这个迫害的大环境,没有邪恶的信息封锁,信息收集和信息核实过程中的障碍根本都不会存在;而且我们大法弟子只是义务为同修、为社会做信息和报道工作的。虽然我们有高度负责的精神,有坚韧的意志和刻苦的努力,克服了种种世人想象不到的艰辛,但毕竟总难度是超常的,与和平时期的常人工作截然不同。所以反过来说,如果一件事在报道过程中主要情况都抓准了,整体印象是对的,那么偶尔发生的细节未能核实准确的情况,我们也不必过于自责,大法弟子既不执著于成绩也不执著于错误,摔了跟头得赶快爬起来,以对同修负责和对世人负责的态度,查明情况之后尽快更正就是了。

(待续)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