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论今后面临的是什么,我们都会义无反顾地走下去


【明慧网2003年11月18日】我今年56岁,我是从1997年开始修炼法轮大法。为了更好地揭露邪恶、讲清真相、救度世人,2002年2月11日晚(大年三十),我们当地的大法弟子悬挂、张贴了大量的真相条幅和真相传单,方圆几十里。造成了弘法的巨大声势,有力地震慑了邪恶。2月12日公安分局非法把我拘留,关押至今。

近18个月的牢狱生活,使我有时间回顾在修炼中走过的路。在同修的鼓励下,写出了自己的心得体会与大家交流。受层次所限,不妥之处请慈悲指正。

一、维护大法、三上北京

1999年7月20日,江氏政府对法轮功开始了全面的打压、迫害。面对铺天盖地的诬陷和造谣,大法弟子开始了去北京的上访和请愿。第一次我们一起去了十几个人。看到当时站出去的同修被凶恶的北京公安抓走,我胆怯了,溜了一圈回家了。被抓走的同修送回后,即被公安分局非法拘留、关押。到2000年春节前才放回,每人都被罚款。

大年初一、初二早晨,大法弟子顶着压力集体弘法、炼功,大年初三,又去了二、三百人,我们镇去了30多人。而我却被丈夫看的死死的,没去成。去的人全部被非法拘留15—35天不等。那几天,一些被抓同修的家人到我家里来闹。因为有一部分人是我去通知的。去北京没做好,初三炼功又没去上。那些日子,我心里真是非常痛苦。我在心里对师父说:请求师父给我安排一个机会,我还要去北京证实法。因为当时在恶人的压力下,家人整天守着我,怕我去北京上访。没几日,有一个医生找到我丈夫说:请大姐去给我会个诊。其实,我虽然是妇科医生,但已有10多年没出诊了。我知道:这是慈悲的师父又给我安排的一次机会,不能错过。虽然我丈夫再三跟医生交代:一定要把我送回家中。在会诊完后,我还是婉言谢绝了医生执意相送的好意。没回家直奔火车站,第二次去了北京。

到了天安门,站在金水桥边,我正寻思下一步怎么走,就有一个警察过来问:你是炼法轮功的?我说:是!他二话没说就把我推上了警车,送到了驻京办事处。当时别提我心里有多窝囊!后来公安分局来人把我带回镇上,拘留15天,罚款2000元。家里找了三个保人,才把我放回家。回到家里,家人看的更紧了,只要一会儿不见我,马上就会到处去找。

这期间,又有三个同修悄悄地找到我,要我带她们去北京上访。两个不识字,还一个带着才满10个月的孩子,都是从来没有出过门的。我们悄悄做好了横幅,约好了见面的时间和地点,就按计划行动了。遗憾的是,车票买好后上火车时,在检票口我被追来的家人死死拽住,没有走成。而三位同修在师父的慈悲呵护下,顺利地到达了北京。在天安门前拉开了自己亲手做的“法轮大法好”的横幅。

打那以后,区、镇、公安分局、派出所等恶人,几次找到我丈夫威胁说:如果我再去北京上访,就把我的两个儿子从工作单位开除。我母亲、婆婆、两个儿媳妇、丈夫等几个人,被吓的天天紧紧守着我。那段日子里,我经常在心里想:头次去北京没做好,第二次又没有达到自己的心愿。我暗暗地下定了决心:一定要再去北京证实法!转眼到了7月,当时正是邪恶之徒对法轮功疯狂打压、迫害非常严重的时候。这一天,有一个亲戚病了,我提出要去看她,家人同意了。从亲戚家出来,我没敢去火车站而是拦了辆过境的长途汽车,直接奔了北京。2000年7月14日,在天安门广场国旗前,我终于拉开了自己亲手做的横幅:真善忍!做了一个大法弟子应该做的——堂堂正正证实大法!

我们镇这一批去北京上访、请愿的,脚前脚后共去了30多人。

“驻京办”的电话打到了本地,市610头子气的暴跳如雷。责令我们镇的官员马上去北京带人。这一下镇里可炸了锅了。恶人们勒令我儿子带上钱跟它们一起去北京。一路上吃要贵的,车坐豪华的,住要高档的。而钱却都要我儿子出。

回到阜阳,恶人们就把我们关进了拘留所15天。到期后又押看守所35天。在看守所不准炼功,我们就夜里起来炼。有一次被值班武警发现,喊叫声把管教都惊动了。恶警们把炼功的都拉出去戴铐、打竹板子。同修一个个被打的鲜血直淌。为了抵制邪恶的迫害,我们五个号房的同修一起开始绝食。这下恶人们可慌了,为了让我们进食,它们软硬兼施也没有达到目的。农历8月初8,恶人们将我们镇的9名同修从看守所带出,劫持到了镇上的洗脑班继续关押迫害。

二、坚持真理、抵制邪恶

洗脑班里已经关了20多个大法弟子。他们并没有去北京上访,但已经被关了一个多月了。后来我们去北京上访的30多个人,有一些被非法送去劳教,剩下的陆续都被关了进来。

进邪恶洗脑班的头一天晚上,恶人们就对大法弟子进行了残酷的迫害。天刚黑,三个恶人就指挥着花钱找来的黑社会流氓打手,对刚关进来的大法弟子挨个进行毒打。约晚9点钟左右时轮到我了。关我的房子是水泥地,空荡荡的,黑着灯。借着外面的路灯也能认清指挥打人的三个恶人头子。两个流氓打手进屋就叫我跪下,我听了真感到可笑。见我不跪,两个打手就抓着我往水泥地上摔,折腾了好一会也没有把我按倒,打手们直喘粗气。我知道这是师父在为我加持。这时,两个恶人冲进屋,从后面抓着我的头发,把我按倒在地上。几个恶人穿着钉着铁掌的皮鞋,疯狗一般在我的两腿和脚上、身上,使劲踩、猛劲跺,狠劲踢。边踢边骂:叫你去北京!叫你去上访!那个邪劲,恨不得一脚踢死我。恶人们发了一阵疯,骂够了、踢累了,才骂骂咧咧地走了。恶人走后,我觉得腿发凉,原来裤腿都被流出的鲜血浸湿了。被打过的同修,浑身上下都是伤痕。青一块、紫一块。过了两个多月都没有消失。

在洗脑班,恶人们每天都逼着大法弟子写“三书”;强迫长时间观看它们用谎言编造的骗人的黑材料进行洗脑;逼着学什么“太极功”等乱七八糟的东西。还经常煽动、逼迫被谎言所欺骗、蒙蔽的大法弟子的亲属,用亲情折磨大法学员。甚至公开鼓动可以用打骂等暴力手段,逼迫大法弟子就范。在这些恶人的逼迫、怂恿下,有许多大法弟子被不明真相的家人、亲友殴打、辱骂。我丈夫也凶劲大了,为了让我写保证,每天都要来骂我几次。

邪恶头子等经常对我们叫嚷、威胁:“你们这些反革命,上头有指示,收拾你们是当前的头等大事”;“我名誉上搞臭你,经济上搞垮你,精神上拖垮你,肉体上摧垮你,我还可以活埋你,看谁硬过谁”;“你们就是反革命,就是政治犯。政治是无情的,政治是不讲理的”;“不写‘三书’就别想出去,不写还把你们送拘留所、看守所。再不写就直接送劳教、判刑。”这些所谓的执法者的言行,充分地表现出了它们肆无忌惮、无法无天、残害善良的邪恶本性。也是它们执行江泽民:“名誉上搞臭,经济上截断,肉体上消灭”、“打死白死,打死算自杀”密令的结果。所以,邪恶之首江泽民就是破坏世间人心、道德,败坏人类良知、善念的罪魁祸首。

市610头子等一帮子30多人,开着十几辆大小警车,来到洗脑班。恶警们提着警棍,拎着铐子,全副武装,气势汹汹。它们把我们叫到院里开会。610歹徒张牙舞爪地大叫着:“我就是专打那个死不改悔的!今天谁敢不老实,马上抓走……”然后它一个一个地逼问:今后还炼不炼法轮功?在当时那个邪恶恐怖的环境下,每人都感到巨大的心理压力。“生死非是说大话 能行不行见真象”。(经文《心自明》)当我回答:“这么好的功法怎么不炼?!炼!”马上冲过来几个恶警,强行把我抓上了警车,又非法拘留我15天。

15天过了,恶人又把我带回镇上关了起来,不允许见任何人。转眼又过了26天。在恶人的迫害下,一些同修被劫持到了劳教所;一些则在各种压力下,违心地写了“三书”,交了罚款,找了保人,回家去了。最后就只剩我一个人了。这一天,我78岁的老婆婆和挺着肚子快生了的大儿媳一块来到了洗脑班。婆婆见到我就跪下大哭:“它们说又要把你送走,二孙媳妇坐月子你不在家,我撑过来了。现在大孙媳妇又要生了,你还不回家,你不想叫我活了。大肚子的儿媳更是哭的象个泪人似的。望着痛哭中抱成一团的白发苍苍的婆婆和大着肚子的儿媳,我心如刀搅、泪如泉涌。想起前两天,我80多岁的老母亲来看我。站在窗外对我说:它们说又要把你送走了。这一走不知道还能不能活着看到你回来?!说完老泪纵横,哽咽着说不出话来……

江氏政治流氓集团对大法、大法弟子的打压、迫害,给大法弟子和家人造成了巨大的伤害和痛苦。在中国大陆,象我这样悲惨遭遇的家庭成千上万。这一年从年初起,恶人们就把我非法关进了拘留所,然后是看守所,又是邪恶洗脑班。来来去去关了有10个月。恶人们对大法弟子从来就没有讲过法律。

看着哭作一团的白发苍苍的婆婆和快要生产的儿媳,面对着痛苦中的亲人,我还是动了常人之心。在高压下,我违心地写了修炼人绝对不应该写的东西。家人找了保人,又交了双倍的罚款,恶人们才允许我回家。回家的第六天,儿媳就生了。

三、学法交流、整体提高

2001年是江氏政治流氓集团对大法、大法弟子疯狂打压、迫害非常严重的一年。区公安分局,镇派出所、镇政府的恶人三天两头到大法弟子家中骚扰。不管白天还是夜里,它们会突然冲进来,在没有任何法律手续的情况下,翻箱倒柜在屋里到处乱翻一通。如果发现有大法的书籍、磁带、或碰到你正好在炼功,马上就把人抓走,还要罚款。

当时,邪恶制造的环境非常恐怖。那时,白天我要带两个小孙子。晚上要去护理病瘫在床的老母亲。我就想方设法挤时间学法。尤其看了师父陆续发表的新经文和讲法后,心里就更亮堂了。我们是正法时期大法弟子,助师正法、揭露邪恶、讲清真相、救度世人是历史赋予我们的神圣使命。

有一夜,梦中见到有许多同修都靠在麦垛上半倚半躺的睡觉……醒来我悟到:大法弟子是一个整体,一定要想办法使大家在法上提高上来,跟上师父的正法进程。我利用给各处同修送新经文和讲法的机会,不断地和大家交流、切磋。

有一地得法的同修很多,但在邪恶开始迫害后,一直不能走出来证实法。师父的新经文、讲法,明慧网的资料都得不到。整体状态不好。那里离我们这有百、八十里路,坐汽车要转三次车,下车还要走几里路。头一次去送新经文、明慧资料并在一起交流,来了6个人;第二次去交流时来了十几个人;第三次我约了两位同修一起去送师父新讲法和明慧资料,交流时一下来了三十多位同修。通过学法交流,大家在法理的理解、心性的提高、整体修炼的状态等方面都发生了很大变化。

母亲走后,白天我就借着带两个小孙子出去玩的机会,和同修们交流切磋。交流中大家都认识到:作为正法时期大法弟子,就是要全盘否定旧势力的一切安排;就是要揭露邪恶、清除邪恶;就是要讲清真相,救度众生。转眼2002年春节到了。经过充分的准备,除夕之夜,同修们在方圆几十里,悬挂、张贴、散发了大量真相条幅、真相传单。大年初一,人们一出门就发现树上电线上到处挂的都是鲜艳的“法轮大法好!”“法轮大法是正法!”的真相条幅;电杆、墙头等醒目的地方张贴了大量真相传单,当时引起了很大轰动。好人称快,邪恶恐惧。当天,恶警就象疯狗一样到处乱咬。我们镇被非法抓走的有20多位大法弟子。

四、狱中洪法、救度世人

在看守所里,起先管教管的很严。不准大法弟子炼功、发正念。有一次,我们正在立掌发正念,正好被专管迫害法轮功学员的头目撞见。它气急败坏地大叫:给我把手都放下来,这里不准炼功不知道吗?它喊了好一会见没人理会它,就气急败坏地叫来几个“劳动号”。就把我“盘腿立掌”这个姿势架了出去。到了管教室,它看我还是这个姿势,鼻子都气歪了。就照我立掌的手使劲打,边打边说:炼!炼!炼!叫你炼!旁边围着的劳动号却在说:看,看,看,真的象观音!真的象观音!它把我折腾了好一会,才叫劳动号把我送回号房。但从那以后,这个管教再看到我们炼功发正念就跟没看见似的。

我们每天背法。因为带进去的讲法、经文太少,大家都是背诵大家原先记住的师父讲法、经文、洪吟等。大家每天坚持炼功和整点发正念。感觉周围环境在慢慢变好。大法弟子善的言行,也感动了周围许多的人。有一些年轻姑娘刚被关进来时,连着几夜都不敢入睡。问她们有什么为难的心事,都说没有。后来时间长了,她们看到了我们的一言一行,感受到了大法弟子的善,她们就变了。那时,她们就会象对待她的亲人一样对待你。告诉你她们的心里话。她们说:你知道刚进来时我们为什么晚上不睡觉吗?是怕你们在我们睡着后掐死我们。问她们为什么这样想,她们说电视上说的。我问她们现在还这样想吗?她们笑着说:电视上说的全是骗人的。那个杀人犯是个精神病,根本就不是炼法轮功的!号长多次向大家宣布:除了大法弟子,我不会相信任何人。

在看守所,大法弟子是最受尊敬的人。她们都称我们是大法弟子!我们要对得起这个称号。邪恶的宣传,再也蛊惑不了人心。后来,姑娘们都跟我们学背洪吟、炼功。几个先出去的都问我们要了地址,表示今后要找我们学大法。

五、坚定正念证实大法

区法院在市610、市政法委的指使下,与区检察院、公安分局相互勾结,徇私枉法。打着法律的幌子,公然对大法弟子进行迫害。2003年9月10号,在法庭上,以强加的罪名,将我和其他九名大法弟子非法判处3~7年刑期。听到判决后,许多到场旁听的大法弟子的亲友、家人都禁不住悲愤地痛哭起来。当时,法庭内外布满了全副武装的警察。旁听席上也坐了很多穿制服的警察。一个扛着摄象机的将镜头对准我们。它们还想制造谎言去诽谤、迫害大法和大法弟子;想继续欺骗、毒害不明真相的世人。我们看透了邪恶者的险恶用心。大家正气凛然、不停地高呼:法轮大法好!法轮大法是正法!还我师父清白!打击善的一定是邪恶的!我们洪亮的声音在法庭大厅回荡,有力地镇慑了邪恶,抑制了邪恶。恶人们慌忙草草收场,把我们带上了车。大家一直喊到了看守所。

虽然我们走过了一段艰难坎坷的修炼之路,想想师父为众生所承受的一切苦难,我们碰到的这些又算得了什么呢!?无论今后我们面临的是什么,我们都会义无反顾地走下去。坚修大法到底,请师父放心!(2003年9月28日于阜阳看守所)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