坚持正念 摧毁牢狱的邪恶之场


【明慧网2003年6月26日】我于2001年5月份被恶人关进了一个所谓“学习班”(洗脑班),这个洗脑班实际是座监狱,关了许多刑事犯。大法弟子被分散关在各个犯人仓里,每天由三个犯人轮流监视着,不允许我们炼功和相互交谈,我们和犯人一样点名、排队、劳动。每天都会有一个大法学员被叫到办公室里,由几个犹大对大法学员灌输邪悟的东西来洗脑。坚定的大法弟子被告知将被无休止地关押下去。

这是一个人性被扭曲的地方。许多犯人都跟我讲,他们一进来时就吓得全身发抖,警察、保安、犯人头们可以任意打人、骂人,每一个新被关押进来的几乎都要遭到老犯人的毒打和勒索,整个监狱被一个邪恶的场笼罩着。在这个邪恶的场里,人性中善的一面被彻底压制,恶的一面却被尽情放纵。许多新犯人刚来时被人打和勒索,后来又去拼命打和敲诈比他后来的人。恶人们为了迫害我们,给每一个监视我们的犯人每月减8天刑期,但若他们不制止我们炼功交流,将会取消减刑。因此很多犯人监视我们时格外卖力,而我们由于心性没有提高,一时无法突破这种困境,以致在被关押的第一年竟无法炼功,在一起交流也只能偷偷的来。不过大家还是慢慢成熟起来。

记得最开始的几个月,我向犯人讲真相很费力,他们总是冷嘲热讽。直到有一天在工厂里干活,一个犯人头为一件小事当众毒打另一个犯人,工厂里几百人全都麻木地看着,只有我大喊了一声:“不许打人!”一下子竟唤起了很多人的正义感,几乎所有犯人都喊“不许打人!”吓得那个犯人头急忙离开。从那以后,每当有管教、保安、犯人头打人时,就会有大法弟子首先站出来制止,从而使那些恶人不得不有所收敛,犯人们对大法弟子的印象也改变了。许多人跟我说,是法轮功弟子给这里带来了正气。再给他们讲真相时就有很多人愿意听了,甚至有人要跟着我们炼功,对我们的监视也逐渐放松了。

到了2002年5月,有一天我正在背师父的经文《道法》,突然悟到这一年来我们都在默认邪恶对我们的迫害,一直都在消极承受。于是我和别的同修一起商量不再干活、点名,而且要公开炼功。第二天要点名干活时我们都不去,恶警们气得暴跳如雷,先是恐吓,后又叫人来强拖。大法弟子都不为所动,并严厉指出他们这样关押我们是违法的。恶人们心虚了,被正气压住了,也不敢为难我们了。我们又在房间里公开炼功,犯人们也不敢干扰了,而警察们也装做没看见。但没过多久换了一个新队长,有一天他上楼巡视正看见我在打坐,就疯了一样冲进来,把我从床上拉了下来。我当时对他大声说道:“你想干什么,难道你要杀人吗?”那恶警一下被镇住了,不再敢跟我说话,却大声训斥那个负责监视我的犯人,并声称要加他的刑期。我当时产生一念,这个犯人没有错,不应该受到任何惩罚,于是我对那恶警说:“这与他何干,他有什么权力干涉我炼功?希望你不要为难他。”那恶警只好悻悻而去,而那个犯人果然未受任何惩罚。

由于环境宽松了,我们每天除了学法炼功外,每天发正念8—10次,有的同修每天发正念十几次,每次二十分钟或更长。随着大量的邪恶被销毁,我们这十几位大法弟子相继被一一释放,而那个邪恶的场也被慢慢摧毁,最坏的几个恶警被莫名其妙地调走了,打人及敲诈新犯人的事也没有了。许多老犯人都感觉不可思议,最坏的几个犯人头也都因一些原因被撤了,以致都变得很老实,犯人们也都愿意听我们讲真相,而不再相信报纸电视上的虚假报导和诽谤大法的言论,并且在亲朋好友来探视他们时,还向亲朋讲真相。

到了2003年5月份,只剩下我和另外几位大法弟子还被关在里面。有一天,我在发正念时突然悟到我该主动出击了。悟到这我当时满脸是泪,想止都止不住。于是我就给610办公室写了一封信,指出它们关押我们大法弟子是犯法的,在信最后我写到:“如果你们不放我,我也不想求你们,不过我要送你们一个忠告:不要再为恶了,要知道善恶到头终有报,人不报天报,如果你们还不悔改的话,上天的报应就会降临到你们头上。”这封信交上去的第二天,它们就放了我。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