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法使我脱胎换骨

【明慧网2003年11月20日】我是黑龙江大法弟子,95年9月7日得法,在这里我要谈一下在大法修炼中的体会。

一、佛度有缘人

因机缘成熟,我于95年9月7日得到了宝书──《中国法轮功(修订本)》,一看到封面上坐在莲花座上的师尊,我猛然记起前几天的梦境。

大概是3天前,在清晨的睡梦中,我清清楚楚地看到一位身穿一身黄色衣服的男士进门走到我的床前,弯腰看着躺在床上的我,我象见到了久别的亲人一样,惊喜地大声喊道:“你来得这么早啊!”同时自己也被喊声惊醒了,当时觉得莫名其妙。

当我看到了法轮大法的师尊时,激动得心都快要跳出来了,原来是师尊找我来了!我一只手拿着书,一只手按着狂跳的心,强制自己稳下心来,放下其它事情,包括吃饭、睡觉,从上午10点多,一气儿看到晚上10点多。我通读了两遍,大法的法理打开了我的心结,我学到了从常人书本上从来也没有学到过的“佛法”,整个人的世界观发生了改变,明白了人生的目的:是返本归真,返回到人的本性上去。这时,奇迹出现了,我多年沉重的病体向上飘,体会到了无病一身轻的滋味儿,竟然在夜晚的楼上轻快地跳了几下,还摘下了一直用于保健且一刻不敢离身的××元气袋等。我按照书中的动作图解学了起来,虔诚的心没有一丝疑惑。

二、佛光照亮我心境

得法前,我在常人中一贯争强好胜,是个女强人,可是偏偏在89年生小孩的时候月子里受了风,浑身上下没有不疼的地方,骨缝里冒凉风,阴雨天更是难过。孩子满月后我在市中医院住院,一直到百天出院,中西医看遍了也没治好,又通过单位老同志介绍去看当地有名的老中医,不论公家的还是个体的,药没少吃,只说能好转却无法治愈。同时患有低血糖、低血压、眩晕症、乳腺病、右手拇指骨刺、颈椎病等,一到伏天就晕得无法上班,脸色腊黄,长年与药为伴。年纪轻轻的就直不起腰来,站10多分钟就想躺下,脚后跟和腰疼得受不了,拿我爱人的话说:“就象缩脖子老等(一种在水边缩脖等待抓鱼的鸟)。”人成了这个样子,心灵也扭曲了,常常为了一点小事而失去理智,随手拿东西就砸向爱人,恨他和婆婆对不起我。就这样,我破罐子破摔,对生活绝望。

学习了法轮大法,我豁然开朗,在常人眼里人都把自己看得象一朵花,自私自利的心理造成遇事向外找,别人都不好,别人不对,我委屈了不行,更可悲的是:在苦中不但不知还业,还在不断造业。看不到宇宙的真理,稀里糊涂的在人生的苦海中跋涉。是法轮大法揭示了宇宙的真理,有缘众生依法可以往上修炼,能够功成圆满。今生得到万古不遇的大法,现在不修更待何时!

在8年多的修炼中,我凭着对大法、对伟大师尊的坚信,一步步走到了今天,身体状况越来越好。孩子在我修炼前经常住院(隔2个月一次),耽误家长的工作,影响孩子上学。我修炼后,真如师父讲的“佛光普照 礼义圆明”,家人孩子都跟着受益。孩子一直身体棒棒的,爱人身体比以前强多了,婆媳关系也融洽了,一家人和和美美,其乐融融。

三、坚信大法不动摇

99年法轮大法遭受迫害后,大陆形势恶劣,大法弟子们生活在水深火热之中。我们利用一切机会向世人讲述自身修炼的体会,告诉世人:“电视上说的‘法轮功’不是我师父教的,是恶人编造的,是为了陷害我师父和大法弟子的。”通过讲清真象,周围的环境变得宽松了,明白了真象的世人开始保护大法弟子。2001年“天安门自焚造假案”后,形势再度恶劣,家里历经政治运动的亲人,受舆论宣传的迷惑,再加上害怕,父亲大年初二哭成泪人,要和母亲给我磕三个头,让我放弃修炼。我心里真是悲哀,我给他们讲真象。爱人在大年初五把我暴打一顿,强制我放弃大法,当时我态度明确:“自焚是假的,那是瞎编的。大法不允许杀生。得法后这么多年,我能像人似的活着了,家里外头全靠我一个人维持,而且越活越好,否则,不病死也得气死,这个家早就破碎了。现在,为了信仰,我决不能放弃!炼功强身健体,自杀了谁还修?如果真是那样的话,还用它们说,……”由于受电视宣传毒害太深,他似信非信,后来看了“天安门自焚真象分析”的光碟后,他明白了自己是受了江××集团的骗了,被造谣宣传愚弄了,转为支持我学法炼功。

现在我周围环境已非常宽松,在大法弟子学法、正念除恶、讲真象中,许多善良的世人已得救,江××的迫害已经维持不下去了,明白了真象的世人也在为自己的未来考虑。全球大法弟子都在揭露江××的罪行,把江××送上良心、道义和法律的审判台!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