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正法修炼体会

【明慧网2003年2月3日】我是东北大法弟子,今年50岁,是96年得法的。当时我是抱着给儿子治病的心去了大法炼功点,结果我受益了。我儿子的病是股骨头坏死。在家拄着双拐,是我用我们的驴车拉着他到八里路程的辅导员家里听看师父的讲法录像,听法的第一天我就悟到了大法的法理。没学法前我总好和婆婆吵架。自从学法以后,我按照真善忍的法理要求自己,不断地向内找,认识到自己的争斗心。师父说:“你抱着各种有求的目的来学功、学大法,那你什么都学不到的。告诉你一个真理:整个人的修炼过程就是不断地去人的执著心的过程。人在常人社会中,你争我夺,尔虞我诈,为了个人的这点利益,去伤害别人,这些心都得放下。尤其我们今天在学功的人,这些心更得放下。”(《转法轮》)我随着学法不断深入,渐渐地去掉了和婆婆吵架的争斗心,思想观念也转变了。我悟到这是慈悲伟大的师父把我从常人的大染缸里拉了出来,使我走上了修炼的光明大道。

可是在99年425以后,由于那时悟性不够,我在江氏集团谎言欺骗的毒害下,做了违背师父的大错事。由于学法不深,许多常人之心还没修下去,让邪恶钻了空子,在去了省政府回来后,在乡里签了字,并且回到家把师父的书和法像、讲法录音带都交上去了。现在回想一下自己是多么可悲!

在99年720以后同修们为了护法,进京上访,被非法判刑、劳教,那时我才醒悟:师父为我们承受那么多,那么多学员进京上访,可我为了自己的求安逸之心,还呆在家里,还把师父的书和法像和讲法录音带都交上去了,这是我隐藏很深的不好的心。师父用各种方式把学员各种不好的执著心给暴露出来。慈悲伟大的师父给我们悔过的机会,我写了严正声明,可是我自己体悟到我做的还远远不够,总觉得自己愧对师父对我的慈悲苦度,无法弥补给大法造成的损失。但是,我的心永远记住师父的法是正法。《转法轮》这本书是完全让人做好人的,让人道德回升,我不听电视上的谎言。

1999年冬,我想同修们为了护法被劳教、判刑,可我还在家睡热炕头,怎么对得起师父啊!于是我带上110多元钱也去了北京。第一次,走到半路问坐哪趟车去,一人看我穿的衣服,说我去不起,于是我就回来了。回来的路上在车上,我主动给一个年纪大的人让座,于是我就借机会向他们洪法。没过几天,我又去北京,在车站一个人跟我说:“你上哪儿?”我说上北京证实法,他对我说,他们那有一个站长,家里有四十多个人炼功,现在她也在家炼呢,哪也没去。我悟到这是考验来了。他并且还说,到北京抓住就打,判刑、劳教,那时我的主意识很强,另外空间的邪恶因素就这样退却了。晚上5点我在葫芦岛车站上车,一早到北京南站,下车我便打听天安门在哪?有人不敢告诉我,后遇到一个老大哥,他说我离天安门不远。我自己一人走在天安门广场上,前面有两个警察看我一眼过去了,那时我没有怕心。那时很多同修被抓进监狱。我在天安门、中南海和中央政府前面转了两圈,没遇上一个同修,虽然不害怕,却不知道怎么做,那时我还没听说有打横幅的,因为悟性不够,钱也没带多少,自己就买了车票回来了。在车上遇上一个抓我们大法弟子的警察和他的朋友,我就向他讲我学法的经过。我学法是在我儿子股骨头坏死,医生都说一万多元钱也不能治好,就这样我抱着给孩子治病的心开始学法。我儿子学法第二天就扔了拐杖,并且没花一分钱医药费,没吃一片药就能走路了,骑自行车一百里没问题,所以我才来北京证实法。我说完后他们都明白是怎么回事了。由于我头一次出远门,多坐一站火车,因带的钱少,把钱都花光了,回家的钱都没有了。后来在师父的呵护下,我碰到了熟人,借了钱回家了。

从1999年以后,我向同修又请了一本《转法轮》,把师父的《洪吟》抄了下来,在上北京回家后,大法真相传单从资料点传下来了,我又开始重新投入到正法洪流中,我每个集市都上集主动取大法资料。我们那儿的几个同修,一开始晚上发,后来悟到我们资料来得不易,就面对面的发给世人,并且告诉他们看完要好好珍惜,不要损坏。由于真相资料不断传下来,我们附近的乡亲都知道了真相。我们晚上去外地发,一晚上回来能走三十里路。现在,我们在师父《北美巡回讲法》发表下来以后,我每天早5、6、7点,晚6、7、8、9点,中午12点;晚上12点坚持发正念。

最后,我决心按照师父在《北美巡回讲法》中讲的三件事作指导修正自己,坚信师父,坚信大法,加倍弥补以前的损失,兑现誓约。最后用师父的嘱托做结束语:“正念正行 精进不停 除乱法鬼 善待众生”(《正神》)。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