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位山东大法弟子四次上访所遭受的残酷迫害


【明慧网2003年11月21日】我自1996年开始修炼法轮功后,我的身体得到了净化,思想得到了升华,所有疑惑的问题得到了确切的答案,我明白了人生的价值。

可1999年7.20开始,江氏集团对法轮功进行了残酷的镇压,并且迫害步步升级。到处黑云密布,法轮功学员没有了合法的修炼环境。为了还师父、还大法清白,我先后4次进京上访,做了一个大法弟子应该做的事。在此过程中,我遭受到了恶人的疯狂迫害。

第一次进京被强行遣返后,县公安局两名恶警对我进行非法审问。由于我不配合他们,他们就采用了不准大小便、用头顶躺椅等方法折磨我。其中一恶警嚣张地说:“全县谁不知道我厉害,我就不信治不了你。”当时我的心态是:一个不动就制万动。什么我也不想,什么我也不说,坚决不配合。由于问不出什么,他们便第二次将躺椅顶在了我的头上长达一个多小时。后又用椅子腿打我,直到打累了才罢手。这样反复折腾了一晚上,最后叫我写保证。我便写道:“只要不死,我就炼法轮功。”气的恶警直翻白眼。

第二次我上访被遣返后,在拘留所被非法关押了一个月,恶警们怂恿在押犯人(以减刑为诱饵)打了我30天。他们天天象上班一样,8个人一组用鞋底打我的背、头、脖子等部位,每人10鞋底轮番打。并用拳击、头碰、脚踢、凉水灌等方法折磨我,直打得我从头到脚都变了形。出来时家里的人都不敢认我了。

最后一次进京被押回来后关在派出所,又与自封为“全县最厉害”的恶警相遇。他们凶恶地问了几句之后就给我戴上了手铐,铐到底后把我的双手提到头顶上用力别、扭;用脚踩着搓揉,直到两手腕出血也不罢休。等放开时由于神经受损,我的两手失去了知觉,不听使唤了。但他们这一招也失败了,还是一无所获。在看守所关押了一个月后,他们非法判了我3年劳教。

在送到昌乐劳教所的大门外时,我对送的警察说:“你们要明白,法轮功永远是正确的;善恶有报,希望你们能给自己留条后路。”

到劳教所后,整日遭受着精神摧残与肉体折磨。恶警们按照江泽民的“名誉上搞臭、经济上截断、肉体上消灭”和“打死算自杀”的邪恶指令,变着法地迫害大法学员。我亲眼目睹了昌邑市一大法弟子刘述春上午进去,下午就被打得昏迷不醒地抬了出去,再也没有回来,后证实被迫害致死。

大法学员不写什么不修炼的保证书,狱警们就白天黑夜不停地折磨。主要手段有:用皮带、高压线拧成的鞭子抽、电棍电,不让睡觉、严冬时节洗冷水澡、灌凉水(灌进去再用脚踩出来)等恶毒的方法残害大法弟子。劳教所狱警真是集古今中外毒刑之大全,并且有过之而无不及。

整日在这种环境下活着,承受着摧残,真是度日如年,心里有说不出的难受。恶警对我们封闭得很严,对外面的形势一无所知,整天听的是反面谎言宣传。在邪恶的压力下,我一时正念不强,违心地说了一些不该说的话,做了一些不该做的事。(注:已发表严正声明)

从劳教所出来后,经过功友们的帮助,我先后学习了师父《二零零三年元宵节讲法》、《在2003年华盛顿DC法会上的讲法》等讲法和经文,才明白自己做错了。为了跟上师父正法的步伐,我不但要爬起来,而且要加倍努力地做好师父要求的“学好法、发正念、讲真相”这三件大事,完成历史赋予我们的救度众生的使命和自己的史前大愿,义无反顾地加入到正法的洪流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