述评:短视的上海国安

【明慧网二零零三年十一月二十一日】最近,海外接连爆出上海国家安全局的恶行:无理关押台湾法轮功学员,软硬兼施,逼迫人放弃信仰、充当奸细。在林晓凯、王秀华[1]之后,直接受到上海国安迫害的法轮功学员名单中,又增加了大陆法轮功学员李茜的名字。其实,通过诱捕林晓凯,上海国安局不过以追随江泽民营造恐怖、实施精神迫害的事实,把江泽民及其为迫害法轮功而专门成立的610组织的本相再一次曝光在国际社会的面前,在台湾上下掀起了一场声援法轮功学员的热潮[2][3],江××在台湾终于被告上法庭[4][5],而曾被上海国安所逼写下屈辱“保证”的林晓凯本人回到台湾自由环境中后,已经重新开始修炼。那么这一次对李茜的迫害将为上海国安增加哪些“资本”呢?

* 涉外受害者名单增加

就上海国安局继非法拘禁台湾法轮功学员林晓凯、王秀华之后,又拘捕法轮功学员李茜一事,明慧记者昨日采访了美国公民梅胜洋。犹他州居民梅胜洋说,他和女友李茜近一段时间突然失去联系,经多方了解,得知李茜于11月1日被上海国安局和苏州国安局从上海浦东的住处抓走。在之后的十几天里,他一直多方打电话设法查找李茜的下落,甚至直接打电话到上海国安局和苏州国安局。目前经过初步核实,表明李茜现被上海国安局关押。

梅胜洋透露,李茜是因办理赴美签证之由而暂居上海浦东的。李茜的被抓,据估计有两种可能,一是上海国安局监听李茜的居所电话,二是国安局从其他被非法抓捕的法轮功学员的手机上发现李茜在上海浦东住处的电话所致。

据了解,李茜被非法抓捕后曾被连夜审讯。

李茜现年22岁,毕业于南京航天航空大学工商管理专业。在就读高中时开始修炼法轮功。李茜的母亲也是法轮功学员,两年前因不愿放弃法轮功而被非法抓走,目前被关押在四川龙泉驿女子劳教所。

* 上海国安宣扬恐怖,作为精神控制手段

上海国安局在此之前,于今年十月和一月间非法拘禁和精神迫害台湾法轮功学员林晓凯和王秀华,二人均在台湾各界的大力营救下返回台湾。之后,上海国安局对他们所实行的体罚逼供、洗脑威胁和精神虐待的种种恶行便得以向公众曝光。林晓凯在10月29日台湾立法会的记者会上对公众说,上海国安对他实施了“外界难以了解”的精神恐怖迫害,企图让他相信大陆国安无处不在且在台湾也可以肆意妄为。

有专家说,上海国安这种“恐怖教育”的手法,提供给被关押者的信息其实是真真假假,直接的目的就是想让经历过这种“恐怖教育”的人不敢再相信周围的任何人,从此生活在恐怖的气氛之中,心灵不得安宁。这是精神控制的一种典型手段。

* 皮将不存,毛将焉附

上海国安局为讨江泽民欢心而迫害法轮功,不惜当“出头的椽子”,其实是一种对自己非常不负责任的不智表现。

江××从九九年喊出“三个月消灭法轮功”的时刻起,就注定了他必将失败的命运。四年来,江氏在粉饰太平中一步步走向自己选择的失败结局。

太多的事实在表明着这一点。例如,四年过去了,江××及其“610”办公室一次次宣布对法轮功学员的转化率达到98%甚至100%,然而事实如何呢?吉林省四年来一直积极追随迫害,并因不遗余力“转化”法轮功学员而成为全国死亡人数第二高省份。最近吉林省传达“上级”秘密文件,要求各单位2003年底对在职法轮功学员转化率达50%-70%,2005年转化达95%,如单位做不到,强行送往洗脑班。由此密令可见,年复一年的“100%转化”不过是100%的谎言宣传,而不惜工本的强行转化却是江氏赖以寄托精神的唯一企望。

四年来在严酷的环境中,不但迫害真相在全国范围内日益口耳相传、法轮功传单、光盘被人们广泛传阅,而且海外法轮功因为对迫害的和平抗争已经在全球四、五十个国家建立声誉、法轮功功法更是受到各国习炼者们的喜爱。

不难预见,“610”再做多少“彻底转化规划”,也只能和江氏“三个月消灭”的计划一样,化为迫害操作者的绝望和罪责。

江××出于个人的妒忌和对权力的偏执,一手发动了这场迫害法轮功的政治运动。其本人因此在海外屡遭被害者起诉,而且在全球范围时刻面临“全球审江大联盟”和人心法庭的审判,在十二个国家已经和将要进行的起诉中,都被控“群体灭绝罪”和“反人类罪”。为此,江氏不但无法平安享受其子为江家挣下的巨额家产,而且无法因私出国,在家也要时刻提防冤魂的讨债;难得出国一趟,所到之处不得不想尽办法躲藏、唯恐直接面对法轮功学员的严正质问。鉴于大陆数千万法轮功学员受到的迫害,在美国成立的“追查迫害法轮功国际组织”更宣称自己的使命是“追查迫害法轮功的一切罪行以及相关的机构、组织和个人”,“无论天涯海角,无论时日长短,必将追查到底”。千万双正义的眼睛在注视着,江××绝对无法逃脱其因迫害法轮功而犯下的罪责和历史的惩罚。

中国有句古话说:皮之不存,毛将焉附?江××自身尚且不保,其追随者呢?

上海国安局内部信息丰富,不妨仔细收集一下罗干、李岚清们的信息,看看这些在迫害中积极追随江××为自己积累政治“资本”的头面人物四年来日子是如何捱过的。

* 前车有鉴、为虐害己

斯大林最忠实的高级打手之一亚戈达领导苏联国家政治保卫总局、内务人民委员部(克格勃前身)长达十五年,他的主要“价值”在于他曾残忍地迫害斯大林的政敌,最后被逮捕并处决。叶若夫1936年接替亚戈达,1939年4月被捕后来被枪毙。贝利亚1938年7月曾被任命为叶若夫的第一副手,在叶若夫被撤换前实权已经掌握在贝利亚手中。贝利亚和他的几名前任克格勃头子一样为斯大林迫害了无数所谓“人民敌人”之后遭逮捕并于1953年12月23日被枪决。亚戈达、叶若夫、贝利亚们当年的权势与今日上海国安的领导们相比如何呢?

上海国安局在执行迫害政策中积极向江氏邀功请赏的姿态,不禁令人想起“邪恶逞几时,尽显众生志”[6]这两句话来。历史上北京公安系统的事实也许也能为现今的上海国安做一面能照出未来的镜子。

据内部资料记载,一九七六年打倒“四人帮”后发生过一场追查。追查开始之前,一九七七年的五月十九日,军管的北京公安局局长刘传新匆忙自杀了。——他太知道那些冤魂不会放过他。

那一次的内部清查,非常明确只是清查那些迫害过革命老干部的“三种人”,北京公检法系统抓了十七个典型,都是手上有革命干部血迹的看守员或审讯员。在事实面前,“执行命令”无法成为逃脱个人罪责的借口。
 
这十七个人被枪毙了,没有经过公开的法律程序,只是按照××党“知法犯法、家法制裁”的惯例,也没有在社会上进行任何宣传。据说北京公安系统的这次清理后,对被清理的这些人的家属只是宣布“因公殉职”。只有当时知情的劳改系统干警们知道是怎么回事。

一九七七年十一月,国务院、中央军委发出《关于在公安部和北京市公安局工作的军队干部调回部队的通知》,军管会时期留下的七百九十三名军队干部全部撤离北京市公安局。这次清理是在北京公安系统的军代表都已经回到军队去了以后进行的。那些手上有“革命老干部或干部子弟”鲜血的军人也没有因此逃脱惩罚。据说军队也按同样模式进行内部清理,把一批这种军人押解到云南秘密处决,也以“因公殉职”通知家属。

纵观世界共产史,独裁暴君的打手们没有一个能逃脱历史的严厉惩罚。

那么在当前这场有如文革般摧残人性、侵害人权的迫害法轮功运动中,上海国安局自愿充当的又是什么角色呢?还打算做出什么既出风头又捞“资本”的动作来呢?参与者将如何收场呢?

(明慧记者燕山撰稿)

[1]见明慧文章:“台湾王秀华自述被上海国安歹徒劫持经历”http://minghui.org/mh/articles/2003/10/24/59425.html
[2]见明慧文章:“台湾万名法轮功学员总统府前声援状告江泽民 四党一派立委支持(图)”http://minghui.org/mh/articles/2003/11/15/60656.html
[3]见明慧文章:“台总统府函陈淑雅赞勉营救林晓凯的勇气”http://minghui.org/mh/articles/2003/11/16/60680.html
[4]见明慧文章:“法轮功学员控告中共前国家主席江泽民等三人触犯我国『残害人群罪』之案件概述”http://minghui.org/mh/articles/2003/11/17/60724.html
[5]见明慧网收集的有关媒体报导:“华文媒体纷纷报道台湾法轮功起诉江泽民”http://minghui.org/mh/articles/2003/11/20/60916.html
[6] 法轮功创始人,《正大穹》,辛巳年正月十八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