练唱与排演的几点体会


【明慧网2003年11月22日】这两天,我参加了大法弟子的合唱练习以及舞蹈排演。有一些体会,想和同修分享。

* 超越固有的认识与局限

我一直以来,把写作当成我的证实大法之路。所以,我除了一直写,还努力去编辑刊物,做着提笔助师的大法工作。其他讲清真象的工作,无形中也就在「专业分工」的能力衡量下;时间有限的考量下,我就不怎么参与了。

那天,教我们唱歌的弟子说了一段话,我深深感受到自己这方面的不足。他说,他们之前学声乐,每次练习都是用超越自己的力量去唱,每次唱的精疲力尽,但是声音就是这样练出来的。

我不禁问自己:自己在证实大法的过程中,是否每一次都是用更高的标准要求自己?是否每一次都是尽力的用超越自己的能力去做?是否愿意去尝试做不同的正法工作项目,而不是局限在写作、采访、编辑?是否被有限的时间、能力,以及其他资源限制,而局限了证实大法的力度?

证实大法本来就不分项目,全凭一颗心,该上就上、该下就下。上不去与下不来的情况,往往能暴露出执著心的所在。不过,个人的状态永远影响不了整体的正事,同修的提醒、鼓励、叮咛,让我体会到应该主动去突破自己的状态,配合好整体要做的事。

我心里突然浮现出师父在《转法轮》中说:「人类固有的旧观念形成一套工作、思维方法后,很难接受新的认识。」当我转变观念,愿意放下项目,把自己当成一个粒子,才能体会到法在我们身上展现的伟大。

* 用歌声与舞蹈证实大法的体会

我去参加歌唱和舞蹈,本也没特别的想法,只是抱着证实大法,圆容师父所要要的一念而来。虽然我有些忙,但我并未想太多时间的问题;虽然我只会唱流行歌、也没跳过舞,但我也未曾想太多能力方面的问题。而我发现,许多参与的同修,也都和我一样,该到就到了。

我发现,那位教唱的弟子自如地运用他的声音,他的声音就是他生命的一部份,能高能低,要如何便如何。我体会到,他的声音正如我笔下的文字,都是大法弟子证实大法的一种法力的展现,是师父赋予我们的能力。

同样的,教舞蹈的那位同修,也是自如地运用他的肢体,举手投足,连脸上的表情尽在他的掌握之中。那么,我的身体虽然灵活,但细微、更细微的部分,就不及他那般纯熟。外表看来这只是技巧问题,其实我却别有一番理解。

我感觉到,我在证实法中,尽力去学习这些唱歌的技巧,不仅是整体上证实大法的表现,而且我所更能掌握自己声音的那部分,其实也就一边在证实法的歌声中同化于法。同样地,当我尽力地去学习掌握自己一举一动的表演艺术时,我所能掌握的那部分身体,也一边在证实大法的练习与表演中,同化于法了。

这和之前,运用理智写文章证实大法的道理是一样的,不过我觉得,丰富的地方有所不同,但都是在证实法中去除不纯的部分,使自己越来越纯清。这个过程也使世人无论是看了文章、听了音乐、看了表演后,都能有所获益。

而大法弟子整体配合起来,做着这些常人形式的艺文表演,其实也是在讲清真象,救度常人社会。

我体会到师父在《正法时期大法弟子》中说:「所以安排中当你们达到一般圆满标准时,在世间还会有各种常人的思想与业力,目的是一边做着正法的事一边在讲清真象中为你自己的世界圆满而收集可救度的生命,圆满你们自己世界的同时也就是在消去你们最后的业力,渐渐去掉人的思想,从人中真正走出来。」的又一层涵义。

* 完全溶于法中

我体会到,正法时期大法弟子证实大法的路,既不是别人安排的,也不是自己设定的。全身心圆容师父的选择,走正每一步,才是建立威德的过程。如果,我仍然固守自己的设定,那么无异是把自己设定之外的机会放弃了。如果,我继续固守,那么该我到位的地方,往往就不能到位了。对整体来说,这其实就是损失。

从整体上来讲,大法弟子一起唱着歌曲,那也是洪大无比的正念之场,每个歌唱者都是一个粒子;每个舞者,也是一个粒子容于证实法的大舞台。我体会到,我们去做好,尽全心力圆容这几场即将到来的表演活动,就是最好的证实大法。虽然我们已经很忙,但是在整体配合的项目,突破自己的局限,就是建立威德的一部份。而这种机缘,我们千万要好好珍惜!

一点个人体会,不当处请同修指正。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