怎样认识江××造成的这场迫害是“历史上最邪恶的”?

【明慧网2003年11月24日】本篇文章汇集了多次不同地区、不同讲清真象项目工作弟子的讨论。内容尚不成熟,抛砖引玉,请大家以法为师。不妥之处,请慈悲指正,并补充完善。

一、问题的缘起

在我们的诉江案中,不少常人都不能无保留地支持我们的诉江案。为什么会出现这样的情况呢?让我们来看看从他们那儿反馈回来的问题。

美国政府行政部门担心自己的外交人员因此遭到报复被起诉。对国家元首的豁免权的建议使用,建立在美国总统或前总统被起诉,或其它民主国家的总统被起诉的担心之上。

所以一些机构人士不愿讨论这样的问题,只是生硬地说,他们跟从政府行政部门的决定。

同情我们的人中也不乏这样的想法,我们支持你们的诉江案,但是我们不能这样表态,因为我们不希望美国总统和其它一些民主国家的元首因此被起诉。你们的目的是赢得人心,你们已经达到这个目的了。

美国诉江案已经持续了一年多了。在法律运作上,我们成功地推进了不少。一时诉讼案成功的提交法庭,法庭签署命令递交诉状成功,引出行政部门的意见,国会议员的正确见解,到现在正在准备的向高级法院上诉。在操作中广大弟子广泛联系法律界人士、非政府组织人士、政府机构,在一个相当大的范围讲述着真象。各国的诉讼案风起云涌,一个比一个做得更加深入,充份表现出所有大法弟子在整体上的成熟和智慧,极大地震惊了邪恶,使它们非常害怕。从各国诉讼案来看,法律界人士都同意采纳“群体灭绝罪”,“酷刑罪”,“反人类罪”等等,表明了人们对江××罪行本质的普遍认同。

那么我们的目的是不是完全达到了呢?这里有必要真正理解我们的根本目的是什么。

师父在《在大纽约地区法会的讲法和解法》中说,“对于世人我们要尽量地去救度、要善;不但要善,要慈悲地救度众生。在这场迫害中啊,其实受害最深的是世人。这些邪恶的生命是想利用这场迫害断了未来世人的命。所以呢,我们要慈悲世人,要去讲给他们真象、救度他们,不要叫他们在法正人间的那一刻中被淘汰。”

师父还说:“我做事最注重过程,因为在这个过程中能叫人认识真象,在过程中能救度世人,在过程中能揭示那真象。最后把其判了刑、塞到监狱去,得看能不能达到救度世人、揭露邪恶的最好效果,也叫人看到了邪恶的后果,从而震慑它。当然啦,在常人中判他错了,那对世人来讲,就证明了我们是对的了。这当然好。达到那样的效果,那更好,师父也同意。但是大家往往重视结果,不注意在这个过程中把你们应该讲到的真象都讲到位。应该叫人知道的人都知道了,那才是真正的证实法、讲清真象。问题出在哪里你们就去讲,并不是单单为了推动官司才这样做,而是为了讲真象;但是官司误在哪里了,那里一定是需要讲真象,也许那个官司自然就推进了。如果在这个过程中大家都认识到了、世人也被救度了,甚至他们知道被利用的后果与利用者的邪恶、他们也愿意承认错,我想那个官司我们不用打都行了,不用非得治他怎么样。他认识错了、给予补偿了,世人也知道了,就可以了。虽然大法弟子是以救度世人为主要目的,但是对于那些非常邪恶的还真不能放过。我是从慈悲救度众生的角度来讲,主要是重视过程中该做的一定要做好,那个结果是什么样就是什么样。”(《在大纽约地区法会的讲法和解法》)

从讲法中我们知道,我们做一切事情的根本目的是为了救度众生,不让他们在法正人间的那一刻被淘汰。诉讼案带来的是讲清真象的机会。讲清真象,并不是单单为了推动官司才这样做,而是为了讲真象,挽救众生。

从这个意义上去看我们的讲清真象工作,还远没有达到目的,大有深入推进的可能。

二、什么问题我们还没有讲清楚?

常人把自己的元首和江××等同起来,常人的元首也把他们自己和江××等同起来。他们不是认同江××的邪恶,而是在表面空间中职位的等同。旧势力安排了这样的鱼目混珠。常人为了保护自己,也糊涂地把江××保护起来。

师父在《预言参考》中说,“正是中共中央几个别有用心的人利用手中的权力对大法与大法弟子开始全面的邪恶镇压,抓人、打人、劳教、判刑、毁书、利用军、警、特务、外交及所有电台、电视台、报纸,采用流氓手段铺天盖地的造谣迫害,大有天塌之势,其邪恶程度覆盖了全世界,旧的势力用它们败坏了的观念安排这件事的目的,是破坏性的所谓检验大法。”

我们的责任是要向世人讲清为什么江××和历史上所有的别人都不一样。也就是“为什么江××发动的这场迫害是历史上最邪恶的迫害”。

三、我们自己对这场迫害邪恶本质真正认识清楚了吗?

通过法律诉讼去讲真象,是提供一个论坛,具有一定规模,请法律界、政界和各界人士来听真象、讲真象。我们为什么被法律挡住了?而且为什么现在是“挡住了就挡住了”?

我们都有一种感觉,“为什么江××发动的这场迫害是历史上最邪恶的迫害”,似乎这个问题太大、太难,不易讲清楚。常人中不少人是在观望。我们别忘了,这场历史的主戏,不仅是我们,而且是世上所有的人同台演出。法律程序上的起诉,起到了很好的作用,在人们心目中,江××已经被揪上了法庭,审不审,怎么审,什么时候审什么方面,都是水到渠成的。

从我们整体参与正法进程来看,单纯以起诉江××来推动讲清真象工作,范围和作用都可能受到限制。如果没有起诉,我们整体仍然可以把讲清真象的工作广泛开展起来,那什么都不会受限制,利用法律运作的效果也会更好。

我们请常人律师帮助出主意的形式,是为了讲清真象,把背景带出来,是大棋中的一步。所以保持案件在法庭上的持续就是成功。前段时间,大家无形中把法律程序运作本身过于当真了。当我们执著于具体的工具和技术部份上时,讲真象的工作都局限在工具和技术的框框里,不能放开智慧去讲真象。我们的操作是把迫害真象带出来,让世人明白。

诉讼案中运用的“群体灭绝罪”,人们不自觉的把屠杀人数的多少和“群体灭绝”相连;在一些国家起诉,人们感到本国原告的事例似乎够不上“严重迫害”。我们也焦急地在世界范围内寻求那些在狱中受到严重酷刑折磨的弟子的帮助和参与。这些都不同程度地表明在社会上有些做不动。

世上的困难都反映了弟子认识上的局限和障碍。究竟什么是“严重迫害”?如何判断“严重迫害”?我们讲起“严重迫害”来为什么要去找身体上受酷刑的人?是不是形式上表现的追求多了一些,而忽略了实质上的深入理解?归结起来一点,是我们对“受迫害”的认识还不清楚,我们目前的理解和层次还达不到要求。

四、这场迫害的实质

这里的想法只是多种可能中的一种。希望更多同修参与讨论,完善整体的理解和认识。

要认清这个根本问题,我们有必要超越法律的认识,在人的精神层次上讨论问题,在思想意义上的深度、在人类的意义上展开讨论。

“反人类”是这场迫害的根本的东西。十几年来把人退回到动物。不仅退到动物,它还把人变成魔,那些被强迫转化了的人还去迫害和欺压别人。在迫害中这边说不炼了就放,那边说炼就残酷迫害,迫使人出卖灵魂,羞辱人,对人的基本尊严进行摧毁。迫使大量的人群跟着动起来,违心参与迫害。江××为什么要这样做呢?就是要摧毁人的本性。

做人的根本是什么?什么是人的尊严?人的尊严怎么被破坏了?

××党从来实行的是恐怖统治。良知被迫害了五十年。还不止五十年,从它成立起就在搞。“95%”的群众和“5%”的敌人的划分,让人充份体验到恐惧的滋味。为了进入“95%”以得到保护,许多人不得不出卖灵魂,甚至对亲友落井下石。然而,这“5%”却转的飞快,不长时间就把几乎所有人都转一遍,自恐惧的环绕中,人们学会了不能按良知办事、做人。对良知的迫害导致独裁者在下一次能更容易犯罪。人们甚至已经习惯了这种对良知的犯罪。江××邪恶集团煽动人们对修炼“真,善,忍”崇高理想的人群进行迫害,是在历史上对良知的最大的攻击,扩大了犯罪的范围。然而这一切又都在造谣诬蔑的虚假媒体的粉饰下,结果是使人们看不到迫害的真象。这在人类历史上是没有过的。

西方政府在运作中要按良知办事,然而为什么现在出现一些良知被利益胁持的事情?江××把这种恐怖统治推行到其它国家。如1999年加州的官员、西雅图的官员在压力下取消给法轮功群众的褒奖,就是这种恐怖打压的带给美国人民的恶果。又如,江××对美国和其它国家政府的经济施压和威胁。在正常状态下,善良的人们受到迫害,人们出于善良的本能,就会去管。然而,现在经济利益被江××用作了恐怖手段,以威胁让一部份国家和资本家发不了财作为手段,迫使西方国家在良知和利益面前做出选择。

希特勒的战争是为了得到别国国土。奥地利投降,比利时、卢森堡,荷兰都是这样的。而江××对法轮功的迫害不是物质的,而是直接冲着人的良知来的直接摧毁的就是人的道德。

这场迫害的本质是迫使人们违背良知。这是实质的实质。

五、纽伦堡审判给人类的启示

“反人类罪”和“群体灭绝罪”等是二次世界大战后对战犯审判而确立的。二战后在纽伦堡举行的审判,也让人类在法律依据是什么的问题上犹豫和争论过。但是纽伦堡审判的实质并不是审判罪犯本身,那时罪犯早就死了。它最重要的不是加进了诸如“反人类罪”和更加明确“群体灭绝罪”等界定和实施等,在法律上突破什么,而是人类对为什么会发生那么大的灾难进行的反省。

“对良知犯罪”的概念提出来,并让人们理解和认同,给人们留下可供借鉴的历史。

犹太人被迫害是二次世界大战后才揭露出来的。我们应该告诫世人,江××对法轮功的迫害还在进行中,加上它的欺骗和掩盖,其程度和结果有多严重目前还看不清楚,然而,就是在这样的严密封锁的环境下,所暴露出来的惨烈程度已经是骇人听闻的了。正因为这样,才必须马上组织调查,了解其深度和范围,这样才能动员一切善良正义的力量来阻止这样的悲剧的继续。

那么,法律为什么把人挡住了?即使在现有的法律中,任何人犯下“群体灭绝罪”也是没有豁免权的。美国政府不了解江××迫害法轮功严重到什么程度,所以简单地将自己与这个恶徒等量对待,简单地用技术挡掉了。然而,根本上的是思想上的问题。如果我们把这些道理真的讲到了,讲清楚了,就足以推动起诉案的继续前进了。很可惜,我们目前还没有做到。

过多地纠缠在法律条文上不是根本的解决方法。我们要做的是充份发挥师父赋予我们的智慧和慈悲,最大限度地讲清真象,把真象介绍到我们能达到的每一个角落。目前,他们不认为是这是一场“群体灭绝”的运动,所以不让我们从法律上进入。如果真正认识到了,就会让进的,毕竟是在美国这样的崇尚人权的国家,经济利益是不能挡住良心的。

是不是邪恶强大了,我们就放弃正义?美国的独立宣言中最重要的是关于人生来平等和人最根本的是人的尊严等内容。我们是否可以和常人一起合作出“良知宣言”一类的东西,强调人之别于兽,是人拥有良知和道德?

六、如何让世人明白和认清邪恶迫害的实质?

这里我们引入“良知灭绝罪”(Crimes against conscience)和“对良知犯罪”,供同修完善并讲清真象做参考。但是江××的罪行远不是一个“良知灭绝罪”可以涵盖得了的,请明鉴。

对法轮功的迫害,不是一个割断的历史。法轮功是把五十年的迫害凸显出来了。法轮功弟子不昧良心,把这个迫害说出来。我们受到的迫害与人们五十年来受到的迫害是一样的。大家应该一起去讲清道理。所以他们也不是为法轮功说话,而是为自己。

我们从江××的罪行说开去,一层层扒开,让人们看清实质,把对受良知迫害的受害者的情况表现出来,也把对受害者的同情表现出来。当人们了解到××党五十年的历史就是迫害良知的历史,他们也就更容易看到江××一意要迫害法轮功的思想基础了。法轮功必然带来人类良知的复苏,所以江××也就一定要迫害。

我们可以把愿意帮助我们的法学界和各界人士聚在一起,让他们集体发挥更大的作用,以集体和个人的形式到联合国、世界其它组织去广泛传播真象,深入开展具有学术意义和道义份量的讨论和采取行动。我们可运用的形式也是多种多样的,如群众集会,论坛讨论,讲座,学术会议,诉讼,听证会,游行,新闻发布会,模拟公审,投书媒体,发表论文,网上公审,参加专业会议,等等。用真象把人们聚集在正义一边,在世界范围内很好地讲清真象,让世人采取他们明白真象后的具体行动来反对这场邪恶镇压,正确摆放他们未来的位置。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