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对大法坚定吗?”


【明慧网2003年11月24日】下面是我修炼所经历的片断,虽然他瞬间而过,但留给我的是心灵的震撼和对师父的无比崇敬。每当我彷徨、犹豫时,我就会想起这些神圣的时刻,是师父在消除我巨大的业力,是师父在提携我一步一步踏上回家的路,是师父把层层的法理不断地展现在我的眼前。

一、初学佛法显神奇

记得我刚得法时,在一次炼功时,双腿发软,颤抖,心脏窒息般的难受。两只胳膊象压了大山一样沉重,一个意念暗示我:快躺下,否则你会死掉的。(在学大法之前,我曾两次发作过,我都躺下了)。我睁开双眼,看见大家在静静地炼第二套功法,我对自己说,我不能躺下,不能破坏大法弟子的形象。当这一正念一出,我大脑的左半球内有一位男性洪亮的声音问:“你对大法坚定吗?”“坚定!”这一声音来自遥远的地方,他与我是那样的息息相关,是我又不是我,我震惊地听着,同时感觉到我头顶的天灵盖处在微微的发软,一股气从此处缓缓抽出。瞬间,我的难受不见了,顿时我好轻松,就像要飞起来了一样。我怔住了。回到家后我的眼泪不住地流淌,无法控制。回想起那一瞬间,我深深地明白师父所讲的一切都是真的,师父所做的一切都是为了我们。

二、北京上访

7.20以后国内的形式很紧张,凡是被登记在册的大法弟子,公安人员经常到家中和单位进行骚扰。在我决定冒着危险去北京为大法上访后,思想曾有过波动,如:一份收入高、稳定的工作正等着你,夫妻分居多年全家人等着和你团圆。人中的好事接踵而来,都是我多年期望已久的……我徘徊犹豫了。第二天一位朋友请客吃饭,大谈将来生活的美好前景。我被吸引住了,决定先不去北京上访。

吃完饭,走出饭店,天空阴暗,淅淅的下着小雨,我没有在意,匆匆地回到实验室。也就是上楼几分钟的时间,天空忽然乌云密布,狂风大作,暴雨骤至,我惊呆地望着窗外,小草被风雨吹伏在地面,我不断地问自己,天为什么会这样?修炼人身边不会有偶然的事情发生。

这时我看到一位大法弟子顶着暴风骤雨走了出来,我正奇怪着呢,我看到又有一位大法弟子也顶着暴风骤雨走了出来。我立刻就明白了,北京上访一定要去。我一遍一遍的学法,一行大字印入我的眼帘:“所以我们讲随其自然,有的时候你看那东西是你的,人家还告诉你,说这东西是你的,其实它不是你的。你可能就认为是你的了,到最后它不是你的,从中看你对这事能不能放下,放不下就是执著心,就得用这办法给你去这利益之心,就是这个问题。”(《转法轮》)我顿时豁然开朗,面对常人社会物质利益的诱惑,你选择什么?你站在什么基点上看这个问题,作为一个修炼人只有放弃强大的利益之心才能真正的走上正法之路。我无法表达当时的感受,一次一次地领悟到师父巧妙、细致、无比智慧的安排。

2000年6月在师父的加持下,我们避开了单位和家人的阻拦顺利地到达北京信访局,递交了上访信后,就被带到了本市驻京办事处。大法弟子相见时无不欢欣鼓舞,交流之后,就聚在一起读大法书。吃饭时逢人就讲大法好和我们的修炼故事。后来被单位接回,被送进区看守所。在看守所里,每天都有被关押进来的常人,大法弟子一有机会就给他们洪法,告诉他们法轮大法好。同屋有一位14岁的少女,在被提审的时候告诉警察说:“我出去后,也要学法轮功,我学好后也要去北京。”警察沉思一会告诉她:“她们都是好人,你要跟她们好好学学。”当她回来告诉我们这些时,我的心里很欣慰。

由于大法书被抢走,我们绝食抗议。在五天的绝食中,我深深地感到大法的威力。当同牢房的人吃饭时,我就炼功,每当炼到第二套功法头顶抱轮时,我能感觉到另外空间的物质甜甜的从我的喉头流向我的胃中,饥饿感立刻就消失了。我觉得头脑清醒,浑身轻松。这时的我才真正的认识到:作为一名师父的大法弟子是多么的骄傲和自豪。我敬仰师父,敬仰大法,坚信不移。

在以后的岁月里,无论多少的风风雨雨,那来自旷古的声音“你对大法坚定吗?”――“坚定”,总是激励着我坚定的走在正法的洪流之中,做大法弟子应该做的一切,兑现着我曾经许下的诺言。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