记大法弟子在莫斯科讲真相和在摩尔多瓦控告罗干

【明慧网2003年11月27日】大家好!我叫伊拉,来自俄罗斯圣彼得堡市,1997年开始修炼大法。在修炼道路的不同阶段,我的内心深处一直都能感受到师父的关怀。我看见,师父利用很多考验在返本归真的道路上往前、往上推我们。特别是最近一段时间,我深刻地感受到师父在推我们,使我们快些放下执著,一次一次给我们机会,呵护我们,避免我们摔跟头和掉队,引导我们走我们该走的路。

我看见,我们正法时期修炼的一切,事无巨细,都安排得十分精确。每个学员都有自己的修炼道路,师父对我们的修炼道路早就作了安排。我们只要不停地走下去,不要走偏,就做正法时期大法弟子应该做的。正是因为我们的角色无比地重要,我们的作为影响巨大,所以回首走过的路,经常会发现:我们提前作了那么多的讲清真相的工作,是为了过后完成某件大事。

举一个很典型的例子,我们曾向很多执法机关讲清真相,包括内务部的很多部门和联邦安全局等。我们原以为已经做得可以了,可有一次在讲清真相的路上,我们发现了一个以前不认识的执法机构的牌子,便决定向他们讲清真相,于是登记了会见时间。后来在会见中我们谈了很长时间,向他们洪法和讲述中共江氏当局迫害法轮功的真相,向他们揭露中领馆在俄罗斯散布谎言的行径。最后一位官员还当场向我们学习炼功动作,我们还赠送了他一本书。

不久,在圣彼得堡300周年建市期间,正是这个机构负责执法机关的信息工作,集中收集节日期间的所有治安情况的信息。当中领馆散布说法轮功要破坏节日活动,反对中国政府的谣言时,正是因为我们早就向这家机构讲清了真相,避免了一场可能的危机。在执法机关的领导们开会时,又恰好是我们送书的那个官员被指定为信息中心的负责人,当会议谈到法轮功时,他对我们做了很好的评价,说跟我们接触过,对我们很了解。

一次当我们在中领馆前举行抗议活动时,向负责维持治安的警长讲清了真相。在那之后不久,一个中国政府的高级代表团来圣彼得堡访问,大法弟子们在机场“迎接”了他们。当中国代表团的车队经过我们时,我们打开横幅,起初他们以为是一群欢迎他们的普通民众,便向我们挥手致意,可当他们看清横幅上写的是“法轮大法”和“真善忍”时,脸上的笑容消失了,挥动的手停下来了。随后这个代表团向俄罗斯警方提出要求保证他们的安全,保证不要让他们见到法轮大法弟子。当时护送这个中国代表团的恰好是那位警长,他解释说他认识我们,知道我们是一群好人,不会做任何坏事。要知道中领馆散布谣言说我们是恐怖分子,威胁他们的生命安全,这位警长冒着失去工作的危险,对所有人说:“我替他们担保!”如果不是这位警长,可能会出现一场风波。看来我们的讲清真相确实打动了他的心。这种例子还有很多。

当我们在一个地方讲清真相,在另外的地方也能起到铲除邪恶的作用。罗干访问摩尔多瓦的时候,我参加了在该国家的讲清真相活动。在摩尔多瓦首都的5天时间里,我们分成几个组,从早跑到晚,尽量多去一些地方讲清真相。经过努力,我们基本上造成了一种社会舆论,使大批民众了解了中共江氏集团迫害法轮功的真相和罗干这个刽子手的真面目。

我们一踏上去摩尔多瓦的火车就开始讲真相,在火车上的两昼夜,我们经过了三个国家,三个海关,派发了大量真相资料。我们来到摩尔多瓦,是为了通过起诉“610”头子罗干,救度摩尔多瓦人民。我们向媒体、政府和人权保护组织大量揭露中共江氏集团残酷迫害法轮功的丑行。在摩尔多瓦起诉罗干,我认为是讲清真相的一个机会,也是为了形成全球起诉邪恶之首和其它应对迫害法轮功负责的中共高官的国际舆论。我们对起诉没有求结果心,所以在摩尔多瓦共和国向国家总检察院、内务部和司法部三个部门成功地递交了诉状,在递交诉状前,我们与人权保护组织、律师、法学家以及联合国驻摩尔多瓦的代表处进行了大量接触。

当我们向这些人讲清真相和进行法律咨询的时候,我一直都记着:我是在通过这件事救度这些人。他们似乎感受到了这点,所以很努力地研究我们的问题,通过自己的参与和建议帮助我们,我们接触的每一个人都尽量努力帮助我们。

在向总检察院递交诉状前,我们先后三次与总检察院的一位检察长见面。第一次是向他咨询在摩尔多瓦起诉罗干的法律问题,我们向他讲真相的时候,他一直认真地倾听,并建议我们最好找哪位律师,最后他说,我们的诉状不可能被接受,因为如果摩尔多瓦公民没有遭到迫害,还没有过这种起诉的先例。但是当我们临走时,他突然冒出一句:“如果需要,你们再回来找我!”。

我们确实需要回来找他,因为我们找了几个有可能承接这种案子的律师,他们在认真研究了材料后都说在摩尔多瓦不可能接受这种起诉,这些律师临分手时都祝我们顺利。第二次来到总检察院,这位检察长建议我们去找最高法院,临别时,他又说了一句:“如果需要,你们再回来找我!”。我看见,在这句话的后面,是善和恶的较量,我感到每一次和我们接触,他善的一面都在觉醒。

在最高法院,有关法官在听了我们的诉说和讲清真相后,建议我们再次和总检察院联系。在第三次会面时,当检察长审阅我们的诉状时,我一直发正念清除邪恶,让他善的一面完全清醒,使他明白我们不是为了自己,而是为了救度他。我们坚信,在摩尔多瓦必须进行这种起诉,这对于摩尔多瓦这样一个保护人权的民主国家是必须的。我们明白,我们的起诉被接受,说明摩尔多瓦实际上已经承认罗干是有罪的。检察长签字接受我们递交的诉状,是所有参与这件事的大法弟子努力的结果。当然,都是师父在带着我们做,我们只不过做了我们该做的。

全世界大法弟子共同讲清真相对这件事的影响是巨大的。我一直都感受到大家的支持和参与,同修们通过传真和互联网发去的真相材料起了很大的作用。第一篇摩尔多瓦一家主要报纸登出的揭露中共邪恶集团迫害法轮功和罗干其人的文章,就是采用的世界各地大法弟子发来的信息。

我们一直想和摩尔多瓦外交部长见面都没有成功,只好把真相材料转交给他。在与外交部下属的一家新闻社的编辑通电话讲真相时,当我刚刚开始介绍我们是法轮功学员时,这位编辑就笑着说:“我们都知道了,你们国外的朋友们已经把信息传给我们了。我真对你们的积极努力感到钦佩!”当我提出想当面交给他我们的真相材料时,他说不用了,因为他不仅通过互联网阅读了我们的真相材料,而且还把有关材料翻译成罗马尼亚语递交给了外交部长。我发自内心地感谢他的正义。

两位同修专门负责向摩尔多瓦媒体讲清真相,三天内走遍了(准确地说是跑遍了)摩尔多瓦首都基什尼奥夫的所有媒体,向编辑和记者们讲述迫害真相,送给他们真相资料和光盘,所以当我们举行新闻发布会时,几乎所有媒体的记者都知道了法轮功真相,知道了罗干的丑恶面目。

一位联合国的官员建议我们通过一家新闻机构组织记者招待会,并通知所有媒体。我们和这家新闻社的副主任谈了很久,她和我们谈话时非常小心,没有马上拒绝我们,而是试图说服我们打消举办新闻发布会的念头。说什么摩尔多瓦没有人受到中国的迫害,没有人感兴趣,不会有记者来参加我们的发布会,不要浪费时间、金钱和精力了,等等。

这对我们每个人都是一个考验。当一位同修差不多已经同意了这位副主任的意见时,我清楚地看到旧势力是怎样利用我们没有去掉的执著心,企图带动我们。我马上生出坚定的正念,我说我们不应该像常人那样对待这件事情,而应该用大法来衡量。我建议大家站在大法弟子的角度来看这个问题,我问大家:“举办新闻发布会对大法是好还是不好?”,所有人都说好。哪怕是一个记者都不来参加新闻发布会,我们也可以通过发布消息,使所有人都知道我们举办了新闻发布会。在另外空间这是对邪恶的沉重打击,并且这不是我们几个学员的事,而是心连心的所有大法弟子的共同的大事,我们要配得起大法弟子的称号,做好这件事。大家都同意我说的。我们已经明白这个新闻发布会必须靠我们自己来举办。

我那段时间一直都能感到师父的帮助,尽管睡得很少,吃得也很少,可我总是精神抖擞,浑身充满能量。我看到同修们都发自内心地希望完成好这次来的使命,我们确实形成了一个整体。当然,也有遗憾和有漏的地方,有的时候因为对如何做好持有不同意见,发生了一些争执。这样的争执并不长,大家都明白我们要做的事的重要性,于是很快又形成了一个整体,我们又变得坚定和不可战胜。我们没有让邪恶利用我们的有漏搞破坏的企图得逞。

第一天,我和另一位同修发生了一些摩擦,这时另一位学员看到这可能会影响我们的大事,便建议我们集体学法。恰好我随身带着师父的《在大纽约地区法会的讲法和解法》,这不是偶然的。师父在这次讲法中说:“目前出现的一些学员之间的摩擦,大家要注意啦,不能够因为这些小事影响了大法弟子应该做的正事。……”。集体学法结束时,我感到大法的伟大和威力。我们之间的事是那么地渺小,而我们应该做的事是那么地神圣和伟大!我真为自己没能克制住而做了让邪恶高兴,让师父难过的事感到害臊。

回过头来接着谈新闻发布会的事。我们给记者协会挂了电话。随后谈妥了请他们帮我们往各个媒体发消息,他们为我们提供场地举办新闻发布会。我们向他们讲述了新闻发布会的主题,这期间他们的一位职员给我们看了一份摩尔多瓦文化部的文件,上面写着“中国大使馆请求不要给法轮功提供场地”的字样。由于法轮功几个字翻译得不准,这位职员说文件上说的可能不是我们,我们回答说说的就是我们,于是我们接着向他们讲清真相,并介绍我们的正式名称。他们的一位职员当着我们的面给中国大使馆挂电话,说法轮大法弟子向他们租用场地,中国大使馆回答说他们没听说过我们,所以不反对。这位职员放下电话说:“既然他们不反对,我们同意为你们提供场地。”

有一种感觉,似乎大法弟子在摩尔多瓦起诉罗干的消息一个晚上就传遍了全城。在新闻发布会举行前的几个小时,我们成功地向总检察院递交了诉状。复印了给记者们准备的材料后,我们来到了记者协会,这时得知他们被迫取消了为我们提供场地的决定。原来是中国大使馆得到消息后,向摩尔多瓦外交部施压,又通过文化部给记者协会压力。记者协会的职员们向我们表示道歉时,我看见他们满脸都是遗憾的表情。

新闻发布会并没有被取消,我们只不过在附近的公园里举办了。来了很多记者,取了真相材料,一些媒体采访了我们。第二天,摩尔多瓦的几家俄语和罗马尼亚语的主要报纸登出了根据我们提供的真相材料写的文章。在摩尔多瓦短短的几天里,我们遇到了一些想修炼大法的人。比如,总检察院的一位检察长的助手原来就看过书,约好了和我们会面。还有一位是摩尔多瓦俄语广播电台的台长,他前些年到中国出差时得到了《转法轮》,看了书,还一直想学功。

我们遇到的所有人都想帮助我们,一位记者主动给摩尔多瓦中央电视台的节目主持人挂电话,请他和我们见面。见过面后,这位主持人想制作一个以“道德,气功和法轮大法”为主题的系列节目。我现在一直和他保持联系,他看了书,并感觉到法轮的旋转。他请我们去摩尔多瓦教他们炼功,不久我们会去摩尔多瓦的,这对摩尔多瓦民族很重要。师父说:“现在哪个民族、哪个国家没有大法弟子,对他们来讲,会造成很大困难的,最起码是这样。所以那里不管有多少大法弟子呢,那对那个民族来讲,那就是希望。”(《在大纽约地区法会的讲法和解法》)。

在摩尔多瓦短短的5天里,我们做了很多,使我觉得好像过了一个月。我们利用每一分钟讲清真相,临走前,我们还去了中国大使馆送真相材料,在市场买食品时也顺便派发真相资料。我们发自内心地想让尽可能多的摩尔多瓦民众得闻真相。

在讲清真相的过程中,我明白,正法的一切都是师父在做。我们只不过是在宇宙正法的这个历史时期完成自己的使命。我们应该努力做好,不要等到将来愧对师父,也对不起那些对我们寄予希望的众生。我祝愿所有同修,包括我自己,在修炼道路上不要停步,遇事向内找,找到自己的执著,去掉它们!不要让已经垂死挣扎的邪恶势力抓住把柄。要全面否定旧势力的一切。法正人间很快就要到来,千万不要错过师父给我们创造的机缘。

感谢师父慈悲于我们!感谢师父为我们承受那么多!感谢师父给与我们在这宇宙正法的伟大历史时期证实大法和救度众生的殊荣!感谢师父为我们所做的一切!谢谢大家!

(11月23日柏林法会发言稿)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