陕西省女子劳教所暴行:戴铐罚站持续月余、反绑高吊

【明慧网2003年11月27日】陕西省女子劳教所买了许多大陆新闻媒体谎言诬蔑法轮功的电视片,恶警中毒后,为得到上级的表扬争先恐后执行江××的邪恶政策,对大法修炼者越来越仇视,越来越恶毒,加紧强行洗脑,并时时刻刻施暴行,电棍打,插胃管,长期戴铐等手段来折磨大法弟子,逼迫“转化”。由于消息被封锁,以下是我们所了解的很少一部分迫害记实:

一、2002年所施酷刑:整日戴铐罚站持续一个月

强迫每个大法弟子看造谣电视片、诬蔑大法的文章和录象。劳教所头目又把犹大陈斌两次叫去劳教所,宣传谎言洗脑,陈斌的邪恶言论,迷惑了很多放不下执著心的学员,有人甚至抄它的话,被犹大牵着走。

对抵制洗脑的大法弟子,则被长期戴铐,施压,折磨,不让睡觉。

恶警搜出持有大法经文的、写声明作废三书的,就单独戴铐囚禁。做法:单独长期铐在警察各个休息室和办公室的床腿上、桌腿上和楼梯栏杆上,成天铐着不让坐,也不能站,叫蹲着。为防止坐,就地泼上水。还有的双手举过头被铐在窗户铁网上,整天铐着,站着。恶警看见坐了就咆哮,用脚踢,这样一铐就是一个多月。

遭受这样折磨的大法弟子很多,年轻的、年老的都有,暑天成天铐着,不让洗澡也不让换衣服,身上有了异味,恶警还辱骂说:把房子弄臭了。恶警们一进办公室看见被铐的大法弟子,就凶相毕露。说是每天早晚上厕所,等到了上厕所时间,叫来值班警察,恶脸训一顿,有的过来给一顿拳打脚踢就走了;有的人被铐了两天多才让上一次厕所。有一个60多岁的大法弟子赵某,是老公安,炎热的夏天已经铐了二十多天。有一天,过了上厕所的时间也不叫去,肚子疼了几次了,跟恶警说了已一个多小时了,恶警根本不理,最后实在忍不住,解到自己碗里,被叫来的烟犯打了一顿。有的修炼人被这样折磨十多天,二十天,受不了了,就痛苦地违心写了保证书。恶警拿到那几张纸,就高兴了,就给“方便了”。而违心背弃信仰的人内心非常痛苦,所以,有的人一次一次写声明作废三书,又加倍受折磨。

戴铐受迫害的,有持续一个多月的,有50来天的不等。戴铐期间,不断的挨恶警打骂,受侮辱,还坚强不屈服的,卸了铐再叫面壁而立。一连几个月,一天到晚面墙而站,叫烟犯包夹监视,不让睡觉。烟犯领命,严加监视,动不动就打骂。站的时间长了,有的大法弟子脚腕、腿都肿胀得木硬,跟木头似的,不能打弯,不能穿鞋,还得站着。

二、2001年专门制作一百多件“约束服”阻止大法弟子们炼功

女子劳教所专门做了一百多件“约束服”来阻止大法弟子们炼功。

劳教所长学了外省劳教所搞迫害、整治大法弟子的经验,不惜金钱,也做了一百多件约束服。这东西面料比较厚,硬,黑色,不透气,衣袖很长,不露手,背开口,有带子,叫人穿上,袖子抽紧带子,双手背后,和背后衣带拉紧,绑在一起,捆个结实。大夏天,热的人实在难受。

大法弟子马蕴华、张云贤、霍桂兰被送劳教。她们于五月在西安发真象资料时被抓,在西安莲湖区看守所,受尽折磨,身上已伤痕累累。她们坚修大法心不动,送到劳教所在交接时,她们三人堂堂正正地从劳教所走出。恶警们非常害怕,把她们强行绑架回看守所,几个月后,给她们判了五年和七年大刑,关进了省女子监狱。

三、2000年办洗脑班 坚定修炼者被反绑高吊

2000年7月7日,女子劳教所开始办洗脑班。7月10日晚饭后,三大队狱警们给包夹恶犯头们说:不管怎样,叫她们转化,写三书,转化一个给你们奖假三个月。恶犯头说:有你这句话就行。恶警布置,先叫抄诬蔑大法的所谓条令,大法弟子们都拒抄,恶犯头就把有的人手和脚绑在架子床侧,成单腿立。晚11点多,拒抄邪恶条令的,都被犯人吊在监号门框上,每个监号门框吊着一个大法弟子,双手过头,脚尖着地,一眼望去,就象一个绞刑场。还有的双手被犯人绑在铁门栅栏上,大法弟子背“洪吟”,犯人用胶带封了嘴。还有的烟犯看别人怎么做恶也跟着学,一恶犯对大法弟子说:别人都被吊了,你再不抄就吊你。说着叫来几个犯人帮着,把她拉到铁门处,头往下按,双手反背朝上提至最高限度反绑在铁门上。

省女子劳教所恶警名单:

所纪委书记:赵晓阳 仇恨大法,满嘴恶言,邪恶约束服的引进者。
副所长:张卓青女 仇视大法弟子,满口邪恶。
二大队警员:王莉 女 因迫害有功而被升为大队长。
三大队长:魏小会 女 气焰嚣张迫害大法弟子。
一大队指导员李珍 女 邪恶至极,经常殴打大法弟子和给大法弟子戴手铐。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