陕西省凤翔县枣子河劳教所暴行

【明慧网2003年8月23日】2002年我被非法关押到了陕西省凤翔县枣子河劳教所——这个全省专门负责所谓“转化”法轮功炼功群众的基地,亲眼目睹了那里强制“转化”法轮功学员的一幕幕人间惨剧。

2002年4月前后,江××访问了西安,随后五、六月份该劳教所便发起了一轮对法轮功学员的猛烈攻势。

那天,听说“上面”来了命令——无论用什么办法,必须在若干小时之内,使法轮功学员立刻“转化”。这一不容分说的强迫令,无疑给那些劳教所人员以巨大的压力,也赋予他们可以肆意妄为、滥用刑罚的尚方宝剑。随之大组长、组长们(劳教犯人按组编制)都被召集去了。一番训话后,自是心领神会;同时被许诺谁“工作有功”,可以得到可观的教期——对于那些早就渴望快点出去的劳教犯人来说,能多多的减教,那是梦寐以求的事啊!

如何折磨人、如何整治人,这对于那些几进几出的“红头”、“绿苍蝇”们(劳教犯人对那些多次进出的惯犯头头们的一种称呼)来说,那是最拿手不过的事。罪恶一旦被披上“合法”的外衣,被赋予堂而皇之的“理由”,其后果是不堪设想的!何况还有那么诱人的奖赏——大幅度减教在等待着。什么叫肆意妄为,什么叫无法无天,在这山高路远的劳教所,已是体现无余。

很快,各中队法轮功学员按组、按所谓“认识程度”的不同,被分成不同的小组,秘密转移到了一个专门的楼房里,和“红头”们、互监们不分昼夜同吃同住,开始接受所谓“温暖”的“教育”和“感化”——电视等各媒体对老百姓的宣传就是这样。

一夜之间,那些奉行“打不还手、骂不还口”、以真、善、忍为标准严格修心律己的法轮功学员们,成了被人任意侮辱、肆意折磨的“专攻”对象。有的被轮番监控,长时间不让休息睡觉。从一天只让睡四个小时,减到一天只让睡两个小时,最后干脆一点不让睡觉。如果稍有打盹,会立刻招来一顿拳脚。有的则被“驾飞机”、“蹲兵马俑”、……承受各种几千年来监牢里沉淀下来的整人的招数。有的则被合伙暴打——轻一点的用拳脚、用膝盖顶,重的直接就用杯口粗的桌子腿打。都是那些敏感的而且使人都看不出来的部位(谓之内伤)。若有稍稍喊出声来,立即会被堵住嘴、塞上烂抹布。不少人被折磨的神智不清,有的被折磨的躺在床上无法翻身,有的被打的摇摇晃晃无法行走。据一个年轻的劳教犯人讲:真是惨不忍睹啊!罪恶持续了整整一个星期!(他被安排了作为监护,但不是打手。命运使他成为了这场邪恶迫害的历史见证人。)

整个五、六月间的邪恶迫害还远未结束,而是持续到了之后的八、九月份直至2003年春节前后。凡是新被关押进来的法轮功学员,几乎都要经历这番的冲击和磨难。晚上十一、二点经常可以清晰的听到法轮功学员的惨叫声。 夜深人静中,让众多劳教犯人面面相觑却心有余悸的只能将不满和同情深藏在心中。

劳教所反复播放那些恶毒栽赃、诬陷、造谣侮蔑法轮功师父和学员的央视VCD录像片,使得很多管教、监护和打手们被先入为主的灌输了错误观念。在上面的压力下,在奖金(“转化”一个法轮功学员可获得一万元)、大幅度减教期的诱惑驱使下他们麻木的疯狂迫害着这些好人。可是善恶有报是天理,任何人造下的罪业都必须自己偿还。

转眼之间已经到了2003年,我获得了自由。可是我知道在陕西省凤翔县枣子河劳教所以至全国还非法关押着十多万法轮功修炼群众。越来越多的人们辨明了谁正谁邪。

附:陕西省凤翔县枣子河劳教所部分人员名单及电话

枣子河劳教所所长:张××
主管副所长:习××

教育中队:
指导员:吕××
中队长:陈××
电话:0917-7485329

一大队:
教导员:杨××
大队长:范××
电话:0917-7485083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