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庆劳教所以多种酷刑折磨刘福斌等大法弟子


【明慧网2003年11月28日】上绳:酷刑的一种,是用细尼龙绳从人的脖后绕过,从双肩开始向两边一圈一圈将双肩到双臂再到双手死死勒紧到极限,绳子全都刹进肉里,然后将双臂强行盘至背后向上吊起到极点,再将双手大拇指用绳子锁死在脖后绕过的绳子上,之后将人踢跪在地上,一个小时左右松开,再这样勒第二次,第三次……

2002年5月,大法弟子刘福斌刚被送进劳教所,就被关进“小号”,在二大队,以副大队长张明柱为首的恶警们扒光刘福斌的上衣,开始“上绳”。 “上过绳”之后,恶警张明柱又指使姜云喜等四名刑事犯对刘福斌24小时强行看管,连着七天七夜不让睡觉,不许躺着,只许站和蹲,一眼不能眨,只要一眨眼就连踢带打。过一段时间之后,还用这种方式接着再迫害。刘福斌的身上至今留有勒过的疤痕。

这个劳教所多次对许多大法弟子“上过绳”,象大法弟子崔儒慧、李健林、马玉亮、黄亚忠、李众夫、马振宇、包括2003年10月被迫害死的卢丙森都受过这种迫害。2002年8月大法弟子隋洪海就是被恶警残忍“上绳 ”,活活把一只胳膊掰断,成了残废。

老虎凳:是改装的铁椅子,椅座是约3-5厘米厚的钢板,原来的椅扶手被改装成围成一圈的铁围栏。人坐在里边就象坐在牢笼里一样。在脚底下两侧的椅腿上各有一个脚扣,把双脚分别扣死,先用尼龙绳把人捆死,连胳膊都在背后牢牢捆死,再将小臂从两侧分别掰过来,分别用手扣扣死在两侧的椅扶手上,这样将人长时间的束缚在老虎凳上,动刑、毒打。

2002年6月,二大队大队长王忠和等恶警将刘福斌绑在老虎凳上,开始动刑、毒打,恶警们用拳头猛打刘福斌的脸和耳朵,把刘福斌的耳骨打断,耳朵肿得足有2指厚,至今耳朵都是变形的。

搓皮肤:恶警指使刑事犯王庆林等用手搓刘福斌的双脸,把脸上的肉都搓烂了。

这种搓烂皮肤还有更坏的招儿。在这个劳教所一大队,恶警指使刑事犯将大法弟子黄太仁衣服扒光,然后边往身上浇凉水,边用硬塑料刷子狠刷皮肤,将黄太仁的皮肤全都刷烂了,之后恶警们将黄太仁送到卫生所,说黄太仁得了皮肤病。

浇凉水或开水:刘福斌还受过许多其它迫害,比如2002年9月,恶警指使刑事犯王庆林、姜发等把刘福斌弄到水房,把他衣服扒光,往身上浇凉水,浇了两次,每次一个多小时,还有把一杯开水倒在刘福斌的腿上,将腿烫坏留下了疤痕。

利用刑事犯迫害:这个劳教所以减刑为诱饵,直接操纵刑事犯听恶警的指使迫害大法弟子。迫害刘福斌的主凶之一王庆林(也是2002年12月迫害死的大法弟子何华江的主凶之一)就是因为听恶警指使多次迫害大法弟子得到了奖励,获得一年多的减刑被释放。这个听恶警指使的王庆林干了这么多坏事,并直接参与迫害死大法弟子何华江,不但没受到严惩,却得到了减刑释放,那些刑事犯能不听恶警们的指使吗?恶警们叫他们干啥,他们就干啥!

这些只是邪恶势力黑窝——大庆劳教所恶警、恶人恶行冰山一角,恶警张明柱、王忠和等还在行凶,它们整死大法弟子后跟没事一样,还能得到奖励和鼓励,因此象失了控的恶兽一样疯狂暴虐。天理昭昭,等待它们的肯定是万劫不复的地狱深渊。

呼吁全世界大法弟子及有正义良知的人制止邪恶的蔓延!

附:大庆市劳教所中大法弟子被迫害现状

2003年10月16日,大庆市劳教所开始对大法弟子又一轮残酷迫害,大法弟子卢丙森被迫害致死,其他大法弟子至今仍处在被迫害之中。

10月16日正当法轮功学员劳动的时候,主抓迫害法轮功的劳教所副所长王永湘、劳教所二大队大队长王喜春、副大队长张明柱以及劳教所管理科长韩青山、副科长杨涛等多名恶警把法轮功学员召回二大队,恶警们又对大法弟子残酷迫害。恶警们强行大法弟子卢丙森、扈洪记、刘福斌、郭法冬坐老虎凳,动刑毒打,大法弟子们全体绝食抗议这种迫害,恶警们一点没有收敛,之后又将这四名大法弟子分别单独隔离关起来进行迫害,没过三、四天就把大法弟子卢丙森迫害致死。在迫害这四名大法弟子的同时,恶警们又指使刑事犯对其他大法弟子“包夹”,24小时强行管制,连走路、上厕所、吃饭等都由二个刑事犯一边一个夹住胳膊,不许大法弟子之间互相说话,一直到目前还是这样看管,并且到现在还有四名大法弟子分别被单独关押在“小号”进行迫害。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