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庆市劳教所暴行:上绳掰断胳膊 剥夺睡眠灌屎尿

【明慧网2003年8月22日】大庆市劳教所这个迫害大法弟子的黑窝,为达到对法轮功学员所谓的95%的“转化率”,以创省级“先进劳教所”,对法轮功学员用各种酷刑迫害,强迫转化。

一、2002年8月,劳教所二大队大队长王喜春和副大队长张明柱及干警王刚和张波等五名恶警,对从大庆附近的泰康送进劳教所的大法弟子隋洪海残忍“上绳” 。

上绳,也叫“束缚”,酷刑的一种。强行扒光上衣,然后用尼龙绳从脖子后边绕过双肩将两只胳膊分别一圈一圈缠绕勒紧,绳子全都刹进肉里,再把胳膊反扣到后背,将双手向上吊到极限,再用绳子把双手大拇指锁死在一起,然后与勒在脖子后边的绳子锁死在一起。这样,被“束缚”的人就成了一个“木头人”。恶警再将人踢跪在地上,再隔几分钟或十几分钟恶警还要从背后将手牵着绳子往上提好几次,本来人就已经疼得死去活来,经它这么一提,这时就象在人的刀口上又洒了一把盐,整个过程让人疼得撕心裂肺!这样近一个小时才松开绳子,紧接着再勒第二次、第三次…。

就这样五名恶警象恶狼一样对隋洪海疯狂“上绳”,竟将隋洪海的左胳膊活活掰断!导致隋洪海成了终生残废。之后,恶警们骗人说:隋洪海得了骨质疏松症。

这个邪恶的劳教所曾多次对许多大法弟子上过绳。

二、2002年10月,二大队副大队长张明柱指使刑事犯人江云喜等对新来的大法弟子李建林强迫7天7夜不让睡觉,每天逼迫蹲在地上长达19个小时,说是让“反省”。使李建林的腿肿得象小水桶一样粗,身心受到难以想象的摧残。

三、2002年11月,几名大法弟子因为声明以前被恶警们强迫在“转化书”上签的字作废,恶警们对这几名大法弟子再次摧残迫害。其中,被迫害最严重的有马玉亮、冯金明、扈洪记。恶警们在11月25日、26日、27日对他们三人一天迫害一个人,每天从晚8:00点钟左右一直迫害到近半夜12:00点钟,对他们不停地浇凉水(浇凉水都是强行扒光衣服),这三名大法弟子每人被迫害后被恶人们拖到屋里的时候都已昏死过去。

四、2002年12月29日,大庆采油六厂的法轮功学员何华江被送进该劳教所二大队,进来后就被单独关到禁闭室。当天的值班大队长王喜春指使四名刑事犯〔王庆林、赵延军、姜发、张化岩〕在下午6:30左右,将何华江弄到二大队一楼洗漱间,把窗户都敞开(冬季最寒冷的时候),再对何华江不停地浇凉水,并且不断地打骂,逼迫“转化”。一直迫害到晚间11:30左右,何华江被迫害得人已经不行了,没等送到医院人就死了。恶人们迫害何华江的整个过程在二楼听得清清楚楚,其中有六人自愿作证。

何华江是当天上午10:00左右被送进劳教所的,可是没等到晚上12:00就被邪恶迫害死了。之后这个邪恶的劳教所竟对外〔包括何华江的家人〕欺骗说:何华江是心脏病猝死。

何华江已经不是这个劳教所迫害致死的第一个大法弟子了。2000年9月24日,大庆设计院大法弟子王斌也是在这个劳教所的二大队、在2个小时左右就被活活打死!

五、大庆大法弟子刘汉学2003年初被送到劳教所后,被单独关在禁闭室3个半月,恶警们每天采用车轮战术,用各种方式对刘汉学进行迫害。逼迫不让睡觉,每天到半夜1:30才许睡觉,3:00多就得起床,就这样持续迫害100多天。

六、这个劳教所的一大队,除对大法弟子用各种酷刑之外,还让刑事犯人对大法弟子灌屎灌尿,冬天不让穿衣、不让穿鞋,由刑事犯架着在屋内游行示众。用尽了灭绝人性的手段摧残大法弟子。

有一次二大队的大队长王喜春和副大队长张明柱两个恶人曾公开对邪恶的主谋迫害法轮功学员的劳教所副所长王永湘说:“以前我们做的那些事都是你指使我们做的,以后出什么事,你得替我们扛着。”而这个劳教所所长应成礼却嫌副所长王永湘还不够恶。一次应成礼对管理科长韩庆山说:“咱们两个是恶人!王永湘无能!再有不服的〔指法轮功学员〕我就打得他满地找牙!”

这个邪恶的黑窝就靠着对大法弟子的暴虐摧残,换来了2003年的省级“先进劳教所”(实为先进地狱)的称号。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