河北高阳劳教所恶警对我野蛮摧残的种种手段

【明慧网2003年11月29日】我由于坚修法轮大法,曾几次被非法绑架,非法拘押,身心受到严重摧残,每当所谓的敏感日,县610及乡派出所就到家中进行骚扰,使家中老人和孩子无法正常生活。

在2002年6月27日下午,乡长李树忠,派出所正副所长番忠良,宋志华三人突然又闯入我家,将房门揣开,象发了疯一般向我扑来,连拉带推把我弄上警车,送往青龙看守所,次日送往唐山开平劳教所,无任何法律手续非法劳教。在看守所里,这些恶警和犹大们用惨无人道的“熬鹰”(长时间不让睡觉以摧毁人的意志)手段对我进行强行洗脑,长达半个多月,我绝食抗议,恶警贾队长就将我的双手反绑在树上毒打,强行灌食,就在我绝食将近5个月的时候,突然又把我送往河北高阳劳教所迫害。

到高阳以后,由于我的身体极度虚弱,恶警们为了达到迫害洗脑的目的,就强行让我到户外运动,当把我抬到外面时,我就高喊法轮大法好。管教王大队,杨大队撕去伪善的面孔,对我进行拳打脚踢,并让两个普教看管我(这里的普教人员都是刑事犯,由于长期受恶警指使,又以减刑为诱惑,因此对修炼真善忍的大法弟子十分残忍,打人越卖力气越受表扬,所以当恶警随便言语一声,她们早就心领神会了),普教范林丽在一次看管我时,不让我小便,并强行让我劳动冲厕所,我借冲厕所小便时,被她发现,当时就抬起一脚将我踢倒,并用鞋底狠打我的大小便处,直到大小便处被打得肿胀并出血方才罢手。

在长时间的野蛮灌食中,恶警将我双手反绑,恶警白医生用一根4尺长,直径小手指粗细的橡胶管从我的鼻孔插入胃中,当我不配合他们时,这个所谓的医生就用电棍电击我的脸部,用脚踩我的脸在地上来回搓动,弄得我满脸是血,整个脸肿成青紫色,就这样日复一日一直持续了一个多月。当我喊法轮大法好时,普教江红在恶警的指使下把脏袜子塞进我的嘴里,弄得我满嘴是血,被反铐毒打。此时我已处于昏迷状态,小便失禁。

有一天队长黄豹,李队长,张队长,把我骗到塔根底下,每个人拿一根木棍对我进行毒打,并用电棍电击,等他们打累了,又在我的跟前点燃一堆火,让火熏烤我,后来在一个菜地里领导让两个普教在我面前挖了一个土坑,并对我说:“如再不转化就活埋,看见了吗?”用这种极其下流的手段来达到他们的目的。

有一次在恶警的指使下,普教赵丽军用墨汁在我的脸上和衣服上写字,诽谤大法和师父,把我的胸前挂上骂大法,骂师父的牌子进行游街,把我带到各个监室用低级下流的语言来嘲笑我,进行无耻的精神摧残和人格侮辱,在寒冷的冬天,一连四天将做好的粥倒进我的毛衣里,并把裤子解开也倒进去,当时我的大腿已被打得肿很粗,等把粥倒进后又让我坐在冰凉潮湿的水泥地上不许动,将冲好的豆奶粉泼在我的脸上,最后只能用我的身体烘干衣服。

有一天晚上,恶警黄豹,把我弄到白天筛好的沙子堆前,将一个体重不到35公斤的我背起来往沙堆上摔,并让几个普教抬起我,用力往沙堆上扔,不知多少次,这是一种非常残忍的酷刑,一个30几岁的健壮男子背起一个绝食已12个多月的体重不到35公斤的妇女,用力往沙堆上摔,他能把被摔者的内脏震坏,但表面不留任何痕迹,还时不时地用电棍电击,然后再把我弄到一个地方铐在地环上,每天都折磨我到半夜以后,就这样不知过了多少个夜晚。

记得在一次强行灌食中,恶警姓杨,姓魏,姓李,姓张,姓马,和普教8个人将我按倒在地,用开口钳子撬我的嘴,牙被撬倒了,满嘴鲜血,每天持续1至2小时,然后用4根电棍电击,铐地环,白天还得强行劳动筛沙子,冲厕所(一共6个坑,每个坑用10盆水)等,持续了一段时间。在我绝食期间,管教李队长,强行往我嘴里打辣酱,对醋水,用胶带纸将我的嘴粘上,常队长往我的鼻子里打酒精,并用烟头烫我的手。

5月15日这天晚上,恶警黄豹把我当做活靶炼拳脚,就象小说写的那样跑起来飞腿一脚踢向我的胸部,将我踢出好几米远重重地摔在地上,一连几次,胸部被踢成青紫色,然后就坐在我面前用酒瓶子打我的大腿。

记得有一天晚上,恶警杨队长,李队长,张XX将我拽到一个无人住的房子外面,铐在一个铁架子上,然后这几个管教边说边离开现场,时间不长就来了一个披头散发人不人,鬼不鬼的东西来吓唬我,想用精神迫害来达到转化的目的。白天,恶警叫我下楼筛沙子,故意将一条活蛇放在楼道上,然后抓起让我拿着,还说劳教所里养了一百多条蛇和很多的蝎子,再不转化就把蛇放在我的身上,我也亲耳听到了恶警把一条蛇放在一位坚定的大法弟子王春梅身上,并不断用电棍电击,直到把蛇电死在她的身上,真是惨不忍睹。

一天我刚刚筛完沙子回到房中,管教张队长就将我叫了下去,领到一个房间里,这个房间到处贴满了诽谤师父的图象和语言,大约半个小时后,陆陆续续来了8个管教他(她)们是杨大队,黄豹,张队长,李导,叶队长,马队长,赵队长,XXX逼我跪在屋中间的法轮图上,上来一个恶警用两条大腿夹住我的头,两个恶警用细绳将我的双臂捆在脊背上,手背对着手背,就象合十的姿势,整个将我的胳膊转了一个90度直角,将绳子捆入肉中,如果胳膊不到位两个恶警就用脚来回踹,就象打包一样,5分钟手就会变成黑色,当松开时,上来两个恶警拽着我的胳膊乱摇,把住我的头用最快的速度摇摆,弄得我晕头转向,这就叫大刑上绳。紧接着就上第二绳,第三绳,第四绳,连续两个晚上捆了8绳,恶警还不断地小声说,一般男的也容不得三绳,有的已被捆残。

自从来到高阳劳教所,我为了坚修大法而绝食抗议了10个月,这里的管教人员凶狠毒辣,使用了各种残忍的酷刑来折磨我,迫害得我只是心中明白,但不能说话,好象失去知觉,不知痛苦一样,正如恶警们所说,我象个植物人,这些恶警为了让我说话就将我毒打,而且还用尿给我刷牙,月经带往我嘴里塞,为了不让我睡觉,就将我的眼睛用胶带粘上,不准合眼,每天还得干超体力劳动,最后把我折磨成植物人一样,才让家人接回,以不放人为由跟家人要钱。

这次非法劳教我被关在两个劳教所,共15个月,我也绝食了15个月,在这15个月中我也记不起我被打昏过多少次,我的脸上也不知挨了多少鞋底与拳脚,身上到处都是电击电棍伤,细绳捆入肉中的伤疤,也真正使我感受到劳教所的恐怖,今天将我所经历的一部分写出来,目的是唤醒那些被江氏谎言欺骗毒害的人们的良知,在我们的人心法庭上发出共同的声音:停止这场对人间正义,对真善忍大法及大法修炼者的迫害,携起手来,将邪恶之首江泽民推上历史的审判台,还真理还正义于天下,同时也正告那些与邪恶共舞的人,报应临头悔已迟,人类需要真善忍!

尊敬的同修,由于我的文化有限,想到那里就写到那里,没有顺序,当我看到明慧周刊呼吁我们每个同修都拿起笔来揭露邪恶,这是我们正法时期大法弟子的伟大责任,因此我破除了人的观念,提笔写了这份真象,不是要依赖常人,而是要通过揭露邪恶来清除邪恶,使得这场邪恶迫害被大法弟子不断揭露中、在世界各地的起诉声中,在世界善良人们的声音中,尽快结束,使狱中的大法弟子早一点获得自由,汇入正法洪流中来。这也是我作为正法时期大法弟子的责任。

高阳劳教所女子大队电话:0312-6816141
土门子乡电话:0335-760103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