劳教所恶警教唆吸毒烟民迫害大法弟子


【明慧网2003年11月29日】我是98年7月开始修炼法轮功,我在没炼功以前,身体多病,如头痛、关节炎、卵巢囊肿等多种病,真是度日如年,活得很苦很累。自从修炼法轮功后,短短几个月里我身心发生了巨大变化,明白人为什么活着,怎样做一个好人,更好的人。通过学法炼功我身上的病好了,身体健康,法轮大法使我获得新生。

从99年7.20以后,邪恶之首江泽民对法轮大法疯狂迫害,他造谣诽谤、栽赃陷害,对法轮功学员摧残迫害。我去北京上访,为法轮功说句公道话,被非法拘留。回来后,恶徒们经常到我家骚扰,跟踪监控、抄家、不许我与法轮功学员在一起,非法给我警告处分。我发法轮功真相传单,又被非法劳教一年。

在劳教所恶警们迫害法轮功学员的手段极其残酷,每个法轮功学员都有三至四个吸毒烟民监管,不让学法炼功,不让法轮功学员接触,干活吃饭睡觉上厕所都要受烟民管制,他们想打就打想骂就骂。2000年8月30日,劳教所所长指使烟民对全所的法轮功学员肉体折磨,把法轮功学员都关在各自宿舍,烟民用各种手段打骂,有的让做各种姿势的动作不许动,有的眼睛打肿。恶徒们叫我架飞机,十几分钟我就晕倒,劳教所所长骂大法,打法轮功学员,为了捞取政治资本,经常下令指使烟民迫害法轮功学员,用欺骗的手段对法轮功学员强行洗脑,对法轮功学员强行延长劳动时间,不让睡觉,关禁闭。有一个法轮功学员炼功,被戴手铐一个月,吃饭睡觉也被铐在床上。2001年6月7日,邪恶所长带领内卫队狱警手拿警棍、手铐要把我们三楼22名法轮功学员分开,我不走,他们大打出手,烟民把我推倒,拉着我的腿从三楼拖到二楼。类似这样的迫害在劳教所天天发生,在劳教所每个法轮功学员都不同程度受到非人的精神和肉体折磨。我坚信大法,抵制邪恶的要求,被非法延期三个月。

单位把我从劳教所接回后,不让回家被软禁在劳教所一个月才释放。在家只有11天又被厂保卫科三人强行把我送到洗脑班。

在洗脑班,恶徒们每天强行看那些造谣电视,看后强行写认识,不写说态度不端正,我们要揭露电视是诽谤造谣,他们就扣帽子,罗列罪名,用送劳教所来威胁。

他们自称所谓的法制学习班,可是他们对法轮功学员从来就没有讲过法律,不许说话,不许随便出入,每天的言行都被监控、记录,上课只能听他们一言堂胡说,不许提问,否则就被定罪,这个班打着法律学习班的招牌,其实是一个知法犯法践踏人权、践踏法律的迫害班。

从洗脑班回来后,我写了严正声明,恶徒们又不放过我,妄想继续把我送到洗脑班,我再次遭迫害流离失所在外九个月。

我修炼法轮功,做真善忍的好人,更好的人,却被江泽民操纵的恐怖组织610迫害得有理无处说,有家不能回。我的兄弟姐妹亲朋好友都受株连骚扰。我母亲一个出家人他们也不放过,经常到寺院骚扰,特别是我女儿她承受了常人难以承受的痛苦,母女分离,受歧视,有班不能上辞了职,派出所、保卫科经常到家里骚扰,天天跟踪监控,他们给我女儿二千元叫我女儿找我,被拒绝。单位保卫科等五个男人闯入我家没有任何法律手续把我女儿拉到保卫科,我女儿说,你们这样做是违法,侵犯人权。他们也同时受到有良知人的谴责,放了我女儿。我们单位厂长、书记他们怕失去手中的一点权力,不惜花费大量资金全国各地找我,并在厂里通报,谁要见到或找到我重金奖励,像我这样被江泽民邪恶集团迫害的法轮功学员在中国还有千千万万。善恶必有报,江泽民犯下的罪天理不容。

我作为一个法轮功学员,一个中国公民,我强烈要求“追查迫害法轮功国际组织”维护人权,主持正义,将邪恶之首江泽民送上正义的审判台。

2003年10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