所有的执著与观念都出自于私


【明慧网2003年11月6日】我体会我们在正法中一切不符合大法标准的心性表现就是旧势力的因素,所有的执著与观念都是出自于“私心”,我们在主动同化法,纯净自己的一思一念就是在全盘否定旧势力的安排,从而达到新宇宙无私无我的标准。在最近的修炼中对很多问题有了更深的体会,有不妥之处,请同修慈悲指正。

1、根本执著的问题

“神:你给他们一个了解法的过程,所以有的人是抱着各种各样目的进来的,经过学法大部分人能改变初期的学法目的。
师:一部分还没改变过来。”
……
神:他们中还有来找法对他们自己认为好的一面,却放不下导致他们自己不能全部认识法的另外一面。
师:这样的老弟子中也有,而且一个最突出的表现是:他们总是和人比,和他们自己的过去比,而却不能跟法的各个层次的要求来衡量自己。”(《和时间的对话》)

“有人觉得大法符合自己的科学观念,有人觉得符合自己做人的道理,有人觉得符合了自己对政治的不满,有人觉得大法可以挽救人类败坏了的道德,有人觉得大法能治好自己的病,有人觉得大法与师父正派,等等等等。”(《走向圆满》)

我个人体悟,虽然根本执著表现上是不同的,实际上都是在维护自己认为最好的、不愿被触及的,实际根本变异的东西。人都对应着不同的天体体系,整个宇宙都偏离了法,而来得法之前也是抱着不同的偏离宇宙法的目的下来的。

“在正法前,旧的势力将这数千万遥远宇宙体系的每一个体系的最低层部分都塞挤进了我们所在的中心宇宙体系的三界中,表现上是正法中其不至于被落下、同时又表现参与了正法,实质上是借助正法达到它们为私的目的。”(《正念的作用》)

“其实这个旧的势力它只是宇宙中给我正法设立的一个巨大的巨难,当初没有生命能够认为我能走过去,所以,在这样一种认识的状态下,很多宇宙高层生命都处于一种旁观的态度,参与的生命以一种根本就无所顾忌地在利用正法之机干着它们所要的。但是这件事情的本身对于宇宙中很多王与主来讲,它们也都知道是至关穹体存亡的事情——这次正法如果不成功,一切都没了,但是它们又都不想从根本上改变。就是处在这样一种复杂心态的作用下,这些不同层次众生表现着它们各自内心真正境界与所为。”(《在2003年美中法会上的讲法》)

人在常人社会所处的环境是不同的,所以在表现上执著的东西不同(我个人体会这也是旧势力利用他们的私心做的具体安排)。有人通过学法能看到大法的法理,就是从本质上放下一切自我去同化法;而有人根本上还是不能放下自我,全身心地去同化法。这和旧势力执著它们要干的,而不能从正面认识正法,不是同样吗?

联想到我个人在承受邪恶迫害时不能在难中放下生死,正念不足而违心向邪恶妥协,根本上还是怕自己受到伤害,要保护自己。其实越是要维护自我,就越是在失去自我。“抓来了我就没有想到过回去,到这儿来了我就是来证实法来了”( 《在大纽约地区法会的讲法和解法》),“相比之下,修得怎样一目了然。”(《大曝光》)后来我发现这种为私想法埋藏很深,时时处处都能体现出来,所以我在遇到问题发出的念头,我就查查它的根,如果是为私的就绝对要清除。

2、加倍弥补的问题

因为我在正法中走过弯路,回来后就急于做事情,以此来弥补,甚至潜意识中在设想再承受一次邪恶考验,正念闯出来才是最好的补过方式。在强烈执著和变异观念的作用下,做的事情遇到了很多麻烦,而派出所的警察马上又来找我。其实很多刚出来的学员不久又进出,都存在这些心。后来经过和同修切磋和深入学法我认识到它的根源就是旧势力的败坏观念,还是先想到自己,没有把基点放到正法上。这和旧势力只看重学员的个人修炼又有什么区别呢?

“这么大的法不经过这么样大的考验是不行的。”(《导航》-在北美大湖区法会上讲法)所以这观念认为真正在邪恶迫害中走过来才是最大的威德。“变异的观念使他们对于在历史上对神的迫害成了正当的,象耶稣被钉在十字架上这些事情已经成了高层生命下来度人的一个范例,这怎么能行呢?这本身就是败坏!”(《在北美大湖区法会上讲法》)而我们就是来证实法,而绝不是来承受邪恶迫害的,“什么都是小事,大法弟子证实法这就是最大的事情,你们做出来了!”(《在2003年美中法会上的讲法》)

师尊早就讲过如果这一切不发生可以把一切生命善解,统统都达标准,也就是说没有旧势力的一切安排,弟子们照样可以修圆满。而旧势力安排的一切是破坏性的,有的弟子被抓、被打、甚至被迫害致死,如果这些弟子都在证实法、救度众生,能发挥多大的作用?我们不应该站在师尊与正法的角度考虑问题吗?我们得明白加倍弥补的是什么?绝对不只是针对个人修炼中哪里没有做好去怎么做好,如何过好旧势力安排的所谓考验,而是真正认清自己作为正法弟子的责任,否定旧势力的安排,才能弥补在正法中造成的损失。

师尊以最浩荡的慈悲对待每一个学员,不计任何生命过往之过,而这种一味的琢磨自己在修炼中得失的心多么渺小与可怜?当我想到这些的时候,我的脑子里什么都没有了,只有一句话:我愿与法同在。

3、顾虑心

最近和同修谈对法的不同理解时发生了一次争论。他谈到学员还有认识不到的执著,还有第三部分有一些业力所以邪恶的迫害可能会出现。我当时听了就觉得心里很不舒服,就和他争论很长时间,说只要弟子正念足就能否定这些,迫害不应出现。其实当我冷静下来时找到了这个不平的心背后的东西。我看了师父讲弟子有三部分人后,心里始终有一种顾虑觉得自己是属于第三类的,可能魔难会大一些,还要吃很多苦等等,开始没有明确意识到这种顾虑心。

“还有我们许多学员哪,在思想中顾及的很多问题啊,这些事那些事的,其实一想就已经是掉了境界了。什么都不要想,什么都不用管。师父是慈悲的,一定会给你安排得最好。”(《2003年加拿大温哥华法会讲法》)都已经在大法中修炼了,而且正法都到这一步了怎么还考虑这些呢?说到底还是为私,为什么不把用来顾虑这顾虑那的时间多学学法,想想如何在救度众生发挥自己作用呢?“你们更新的生命就是在正法中形成的。”(《大法坚不可摧》)我想不管我们的历史因素是什么,只要在真正的同化法,就是最正的生命,正念足就能否定旧势力的安排。

“过去宗教修炼,佛家讲空,什么也不想,入空门;道家讲无,什么也没有,也不要,也不追求。炼功人讲:有心炼功,无心得功。”(《转法轮》

其实能做到什么都不去顾虑,就做大法弟子要做的三件事情,就是最大限度地放下自我而达到完全为了救度众生的无我。

4、安全问题

很多弟子都深入地谈了这个问题,我想把我的深刻教训讲出来,让大家更警醒。

过去在资料点的时候,我形成一种固执偏激的观念,认为用人的方法注意安全就是人的观念,只要认识到我做的是最正的事情,我不怕出事,我就不会出事。这和炼了功我的病就会好有什么区别?而且掺杂着欢喜心和显示心,别人都不敢这么做而我敢。这说白了还是在执著自己,没有跳出自己的框框,没有为同修负责,“大法弟子做什么事情啊,都要以法为大,摆放任何事情的时候你都要首先考虑法。大家记得,我经常跟你们讲一句话,大法弟子做任何事情都是首先考虑别人。”(《在2002年波士顿法会上的讲法》)当然被邪恶钻空子时心性其他方面也有问题。结果出事时很多事情影响到了其他同修,有的被抓,甚至有的同修跳楼身亡。教训太深刻了。这是旧势力的安排,但当然不能说与自己有漏没有关系。也是自己的执著符合了它们的安排造成的。

我们做的是最正的事情,是要堂堂正正的,确实有的弟子做的非常好,在公共场合公开地证实法,周围的环境也很宽松,那确实是境界的体现。而在资料点上或和其他同修接触时,遇到的弟子在不同状态和层次,因素很复杂,在这种情况下就要在安全方面做到圆容无漏,减少给大法的损失。但是我们都知道纯粹的人的安全问题是不存在,单纯在做事的方法上强调是不起根本作用的,根本是要在心性方方面面都要圆容无漏才能达到的。

5、技术问题

“我们的出发点是明确的。作为一个修炼人来讲,本质上就是在提高自己,修炼自己;在这场迫害当中揭露邪恶,使这场迫害结束,不承认旧势力的这场安排。所以看上去有很多事情和常人做的事好象是很雷同的,但是本质上是不一样的,根本的区别在于我们最终的目的和我们的出发点是不同的,我们只是运用了常人社会中的一些个常人的办法。常人社会也是法给人类社会开创的一个层次,那么在这个层次当中,我们利用法给常人开创的这个文化和它能够存在的各种方式来证实法,我想,这都是没有错的。”(《2003年加拿大温哥华法会讲法》)

那么我们在证实法遇到的具体技术问题也一定是针对自己提高的,邪恶的干扰是存在的,但是如果我们用无漏的正念就能清除。具体问题出现时往往都是偶然的,往往和我们对技术不精通有关系,

但我们不能让假象掩盖了我们需要提高的实质,单纯地用技术去解决技术。确实有时候在别人帮助下可以解决,但是我想自己心性的问题可谁也帮不了。

如果没有把自己的工作和修炼联系起来,技术再高,做事时没有遇到问题向内找,用人的方法状态去思考问题,那也只是常人的技术,绝对达不到神的状态,神的大智慧,所以往往也达不到最好的效果,因为层次越高能力越大。我们都明确了有为的做事心不是修炼,也达不到证实法,如果我们真的是用心去做,用最纯净的修炼的心,用救度众生的慈悲心,还有什么技术问题不能解决?

6、求结果的心

最近给明慧投了几次稿,写这些东西用了很多时间,结果都没有发表,但看到其他同修写的同样内容的,但没我写的具体详细,心里就不平了,总是不舒服,认为自己花费了那么大精力,却没有看到结果,没发表就没起到作用啊,等等。

但是静下来想想,其他同修写的是不是也起到了震邪的作用呢?是不是其他同修写的东西更纯正呢?这种想看到自己做事的结果的心不也是在执著自己吗?觉得付出了这些总应该有个回报吧?如果是其他同修做的,你能这么在意关注它的结果吗?往往都是有放不下的自我因素在。

“工作谁做都是弘扬大法,有什么你做、我做的,你们这种心不去难道还要带上天国和佛争强吗?谁也包揽不了大法,去掉那颗不平衡的心理吧!当你心里为什么事过不去的时候那不是执著心造成的吗?”(《再去执著》)

“你有一个好办法,想出来了,你是为法负责,用不用你的意见,用不用你的办法这并不重要。如果别人的办法达到的效果是相同的,你并没有去执著你自己,相反地,你同意了别人,无论你说没说出你的办法,神可都会看见:你看看,他没有执著的心,他能够这么大度、宽容。神看什么?不就看这个嘛。你执著于强调自己的时候,你就在钻牛角尖,神在天上看着是受不了的。尽管你口口声声说为大法好,我的办法好,能达到什么目的,也许真的是那样,但是我们也不要过于太常人化的那种执著。如果真能做到这一点,众神都会说这人真了不起。”“但是真正的提高是放弃,而不是得到。”(《在2002年美国费城法会上讲法》)

7、新宇宙的不灭机制

师尊在《转法轮(卷二)》中讲“实际上宇宙最根本上就是能量构成的,”也讲过这种能量是消耗、补充式的。我自己的体会是在旧宇宙中的能量消耗与补充只能局限在每个个体自己的范围内,因为它们在本质上跳不出自我的圈子,能量就会耗尽,而最终走向灭亡;而新大穹中整个宇宙的能量补充不仅是个体自身的也是相互的,每个粒子都在互动互补,因为每个个体都是完全为了别人,这样才能永远保持圆容不破的状态。

所以每个粒子在正法中真正做好师尊要求的三件事,就能最大限度的放下私心,达到最纯净的一思一念,自然就能全盘否定旧势力的安排,真正为宇宙中一切正的因素负责。旧势力在这次正法中暴露的一切邪恶因素,“一切生命的败坏,一切生命所能够在正法时期表现出来的那个不好的状态,都集中体现在这个旧的左右正法的势力整条系统上。”(《导航-在华盛顿DC国际法会上讲法》)那么我们怎么样按照法的要求去破除这一切,去救度众生,也就是在开创能够圆容一切的宇宙的未来。

在这方面对我们的要求是绝对严格的,“很多大法弟子将来要成就很大的生命的,要包容很多众生的,甚至于是无量众生,所以你的标准的降低,那层宇宙就不会时间长,那层穹体就不会时间长,所以一定要达到标准。”(《2003年加拿大温哥华法会讲法》)

希望我们每个大法粒子都能清醒认识到自己神圣的责任,用我们最纯净的一思一念来兑现自己的庄严誓约,履行自己的殊胜天职,不负宇宙众生的期盼,不负师尊为我们所做的无法言表与感恩的一切。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