老人得法疾病除 仗义执言流离苦


【明慧网2003年11月7日】我原来是一个多种疾病缠身的人,是师父,是大法救了我。我过去患有肺结核、肺化脓症、肝炎、脑三叉神经痛等疾病。尤其是肺结核,我曾大口吐血,吐过后全身发抖,很长时间才能过去这样的状态,我被折磨得痛苦难忍。常年要用各种药物支撑着瘦弱的身体。特别是95年我大儿子遇车祸身亡,我的精神和身体更承受不住这种痛苦折磨与打击,已经到了崩溃的边缘。

在1996年5月2日,我喜得大法。通过学法炼功我的心里开朗了,身体好转了,从此我坚定了信心,一定要按照师父期望的和大法要求的去做,我从得法到现在一片药也没吃,而各种疾病竟神奇般地不见了,我就象换了一个人一样。就在我身心受益如获新生的时候,99年7月20日,江××竟下令不让修炼法轮功。当时我心里真的是不服。心想:师父教我们按照宇宙特性真、善、忍的标准提高我们的心性,做什么事情要先考虑别人,先他后我,要做到打不还手,骂不还口,做一个好人中的好人,一个更好的人,哪错了?!

就在这一天,我们大法学员到省委去上访,说明情况,要求炼功。那天,很早靠近省委大门的路边就站满了大法学员,我们六人一行都坐在地上,边上留有人行道,那场面真是令人难忘。等到8点多左右,省委非但没有人出面接待我们这些上访者,却调集来了几十辆大客车和大批的警察,他们从前边一排开始抓起人来,对上年纪的和弱小就俩个警察拽一个,年轻人和身体好的,就3、4个警察抬起来往车上扔,有的离车门远,往上扔时撞到车门框上被反弹出很远摔在地上,根本不管人的死活。当时我心里特别难过,这哪象是人民警察呀?!简直就是一群恶徒,后来才知道,不只是我们这里出现了这种情况,而是全国性的。

俗话说:得民心者得天下。可中国这个邪恶之首根本不考虑民心、民意。正象师父在《北美巡回讲法》中讲的那样:“在政治斗争中养成的妒嫉心,养成的人与人之间互相整人的这套东西,使其失去了理智,什么都容忍不了。心眼小得不行,欲望大得不行,胆子小得不行,妒嫉心大得不行。”他一看这么多人炼法轮功,比共产党人数还多,这还了得。没有任何手续和程序就他自己随心所欲说了一个X教,就定下来了,紧接着利用他的权力,要全国各大媒体、报社、电台、电视台外交等就开始造谣、诬蔑、栽赃、陷害等一些流氓手段大肆宣传。公、检、法就随便抓人、打人、判刑劳教等各种残酷的迫害。

为了证实大法,为师父讨回清白,我在2000年4月30日与另两位大法同修去了天安门,因那天是“五一节”放假,人特别多。在广场中间一块空地上我们三人一字排开在那里打坐。有俩个年青人给我们照像,随即恶警和警车就到了,把俩年轻人也抓上了警车,把胶卷给拉出来,俩个年轻人吓得直哭。

我们到了省驻京公安办事处,那里的恶警就让我们把钱都拿出来,说这里呆一宿180元,还有饭费,往回送你们的卧铺票等。我们说:不坐卧铺。他说:送你们的人得坐。临走时给我们戴上了手铐,我说:还用戴手铐吗?他说:必须戴。我都快70岁的人了,只为自己的信仰、为师父、为大法说句公道话,就被当成敌人一样对待,心里真不服,但为了大法忍吧。说是给我们买卧铺收了700块钱,纯属是骗人,我们被铐在一起,坐在卧铺车箱的地板上靠着呆了一宿。

一到了当地派出所,那的恶警就暴跳如雷指着我骂:你这个老不死的,还穿一件西装,不好好在家呆着上什么北京呀?因为去北京,我被关押了15天。我也就上了黑名单,成了重点人物。街道、派出所经常到我家骚扰。特别是2002年3月5日电视插播后邪恶“610”、恶警疯狂抓捕大法弟子。尤其是上了黑名单的他们更是不放过,为了避免恶徒的骚扰我被迫搬到别的地方住,有家不能回。

四年多来,这个邪恶之首江××为了实现他所说的,所谓几个月就消灭掉法轮功,而专门成立了“610”办公室。那个为了讨好江××,一心向上爬的罗干与其狼狈为奸。他们动用了大量国家资源,动用公、检、法、军、警、特等国家机器,对信仰真、善、忍的大法学员进行残酷迫害,多少人家破人亡、流离失所、妻离子散,多少人被迫害致死、致残。

为了制止在中国对法轮功这种残酷迫害,营救正在遭受残酷迫害和折磨的同修,海外大法弟子以群体灭绝罪、反人类罪、酷刑罪起诉邪恶之首江××和其帮凶罗干等人。这也是我们全世界大法弟子共同的心愿,希望国际法庭为我们申张正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