曾经罹患“活癌症” 修炼大法除病痛


【明慧网2003年11月7日】我是一名教师,教龄快二十年了。现在我终于冲破了各种思想上的顾虑,把我的真实故事写出来,以便让更多的同胞、乡亲、朋友们明白事实的真相。

美好的生活

我有一个正直善良的丈夫,又有一个天真活泼又爱学习的女儿,更有一份固定收入的自己又深深爱着的工作。可以说我是事事如意、事事称心。

在工作中,我拼命地工作,把自己的全部心血都花在了教育事业上。因此我也获得了不少的荣誉,各种奖状能装一书包,我在不大的县镇出了名,我被很多人认为是一个学生喜欢的、家长信任的、学校放心的好教师。很多家长都愿意将孩子交到我的班中。总之我的家庭事业正是如日中天。

不测的风云

俗话说“天有不测风云,人有旦夕祸福”,正当我为了自己的从家庭到事业都满足而沾沾自喜之时,各种病魔开始和我为伴了。先是高血压、低压160、高压180,几次晕倒在讲台上,是我的学生将我抬到医院抢救,才不至于死掉,从此后,“复方降压片”“降压灵”等等各种降压药物成了我随时携带的必备品。即使这样,还是隔三差五地头晕头胀头痛,搞得整日里昏昏沉沉。

由于长期的教师生涯,我先后又得了慢性扁桃体炎,慢性咽炎等,“金莲花片”“胖大海”“麦冬片”等各种中西药又进入了我的生活当中。我还得了脚气病,脚趾之间即使是冬天,也是脓血不止,奇痒难耐。用“脚癣一次净”洗脚多次,脚上一层层退皮,也没有治好我的脚气,更难以启齿的是我从十几岁就有痔疮,内痔外痔都有,一受凉内外夹攻,使我坐立不宁,但又难以向别人说。用了各种药物还有偏方:坐热砖、用烧醋洗、热水敷都无济于事。

更可怕的是,我于1987年又得了腰腿痛,严重时背心、脖子、两肋、前胸都痛的要命。全国大中小型医院跑遍了,各种医疗方法用遍了,比如:针灸、按摩、中药、西药、拔火罐、烤神灯、红外线放射、贴膏药、扎神针、治疗仪过电、洗热水浴等。回想起那些年,我终日里以药为食,每日西药一大把,中药两三碗,直喝得我身体虚弱、面色黄绿、浑身浮肿、吃饭不香。我的身体由120斤一下子降到98斤,没办法,只好休病假。

休病假期间,我不能下地,即使下地什么家务也不能干,扫地弯不下腰,做饭蹲不下身,眼瞅着灶门却看不到锅底,而且稍微一动就钻心地疼痛。就这样在床上躺了很长时间,整日里以泪洗面。

访求名医

为了治好我的病,我到处打听名医,就连那些装神弄鬼的巫医都找遍了。没办法,我爱人带我到北京“三0一”医院治疗,经过化验,“三0一”和“三0二”两个医院的七八名专家集体会诊,最后确诊为“强直性脊柱炎”,又名“活癌症”和“大关节”病,就是所有能活动的关节都往死长,如果直着身子长死那就永远不能弯腰,如果是弯腰长死,那将永远直不起身子,再发展下去就是四肢不灵,全身瘫痪。

这个结论,对我简直就是五雷轰顶,我想哭、我想喊、我想……天哪,我才刚刚三十几岁呀,为什么命运对我如此不公呀,那真是叫天天不灵,叫地地不应,我多想再好好为祖国培养一批批人才呀,我多想好好照顾我的亲人和孩子呀,而如今,我将要成为一个废人了,这个打击实在是太大了。

从北京回来,我又休病假,在这期间,真是度日如年,生不如死。看着爱人由于工作和家务的劳累变得越来越消瘦的面庞,看着孩子那幼小的身影和那痛苦的表情,看着老父老母因为我操心一天天增多了的白发,和那脸上一道道深深的皱纹,我的心在流泪在淌血呀:为人妻不能干好家务照顾丈夫,为人母,更不能照管孩子,为人子,又不能孝顺双亲,那种滋味,是任何语言也表达不出来的。

为了减轻家人的负担,我也想做点家务,两间房子的地扫完最少得歇五次,做饭烧火,忍痛弯腰只能到灶门,看不到锅底,做馒头二斤大的一块面揉下来,也会汗流满面(不是累而是疼的);晚上睡觉,自己翻不过身,一边得孩子拉,一边还得丈夫扶;白天洗三件衣服,晚上会疼得一宿不能合眼。

后来又忍痛坚持上班,有时腿疼一瘸一拐地上讲台,45分钟后,我的腰腿疼痛僵硬连讲台都下不了;记得有多少次孩子们挽着我上讲台,上完课他们又将我扶回办公室。

那些日子夏天不能穿单衣,五、六月我穿的是棉袄棉裤棉腰子,背上还绷着块兔子皮,即使这样也是全身发冷,全身从里往外冒凉气。

后来实在没有办法了,听说气功能治病,我就开始练习各种气功,是凡传到我们这里的功法让我给练遍了,所有的功法都练了再加上继续吃药。打封闭针等,但却一点效果也没有。

绝处逢生

“自己完全成了一个废人了”,我心里想,与其在别人的伺候中生不如死地活着,还不如一死了之,有好几次我拿起了整瓶的药物准备自杀,但当我想到丈夫为我的巨大付出,我不能报答,想到我年幼无知的孩子被后妈虐待,想到我的父母一天天年老等着我去孝顺瞻养,我的心都碎了,我的心软了,我不能就这样撒手而去,这将会使他们的心灵承受多么大的打击呀。

就在我求生不能求死不成时,我有缘学习了“法轮大法”,才使我绝处逢生,又获新生。

那是1995年4月的一天,我从一位功友手中借到了《转法轮》这本宝书,我用了三天时间将书读完,我忘记了疼痛,忘记了我的病,忘记了吃饭,我象一个迷途的羔羊,找到了回家的路径,那种惊喜是难以用语言来形容的。

李老师在法中所阐述的高层次法理使我震撼。师父那慈祥的胸怀,那博大精深的法理,完全改变了我的心灵,我决心修炼“法轮功”。我将未吃完的中西药该扔的扔掉,该送人的送人,从此走上了一条返本归真的修炼之路。

第一天炼功时,我弯不下腰,蹲不下身,第二天就轻快多了。没用几天功夫,我就行动自如了,不到一年时间,我身上的所有疾病不知不觉地奇迹般地消失了。

从此以后,我精力充沛,行走轻快,腰也伸直了,背也不驼了,家中的活我一个人全包了。在单位上班兢兢业业,不仅教课,还当班主任,一天工作下来从不觉得累,身体好了,心情也愉快了,整天乐得合不拢嘴,觉得活得有滋有味。跟过去的我比起来,真是判若两人。凡是认识我的人都说我变了:人年轻了、精神了、脸色红润了、皮肤细腻了。我明白这都是修大法的结果,所以我要说,没有法轮大法就没有我的今天,没有法轮大法就没有我家庭的幸福。是大法给了我第二次生命,在此我感谢我的师父和大法。修炼八年多了,一颗药也没吃过。我大致算了一下,八年多为我自己和国家节省医药费达七、八万元。

从学功后,我的身体开始热起来了,过去夏天不能穿单衣服,如今冬天不穿棉衣(我生活在北方,天气很冷,冬天最低气温可达零下36、37度)。

我的心愿

同胞们、乡亲们、朋友们,我为什么要将我的真实的情况写出来,并不是想要从你们身上得到什么,我只是想让我的事实告诉你们:法轮大法好!法轮大法是正法!法轮大法是高德大法!只是想要你们不要再因为那邪恶的媒体的造谣宣传,而对大法仇恨、对大法弟子仇恨,那样对你们不好的。

我还想正告我们当地的官员们,切莫再打压法轮功了,修炼人都是好人,他们只是想按照师父教的“做一个好人,做一个比好人还好的人,做一个先他后我,无私无我的人”。做一个以宇宙法理“真、善、忍”为准则的返本归真的人。我们没有任何的政治目的诉求,我们一直是按照师父说的“永远不参与政治”去做的,否则的话,为什么会有那么多的国家各级官员,他们宁愿不要高官厚禄也要修炼大法呢?

我们之所以走上街头挂条幅,贴传单、发真象资料,这不正说明大法弟子在失去了任何人身自由、信仰自由的情况下的 没办法的办法吗?我们也想家庭美满、我们也想合家欢乐、我们更想使我们的亲人朋友幸福安康、我们还想工作上班,但正因为对大法的迫害,多少大法弟子被我们的警察打死在牢房、多少大法弟子被迫害得流离失所、无家可归、家破人亡呀。

我也想正告警察们:当你们面对一个个手无寸铁的大法弟子举起你们的电棍和钢鞭时,你有没有想过,你也是有兄弟姐妹、你也是有父母亲人,你们这样地折磨一群“打不还手,骂不还口”的善良的人,你的良心何在?你的道德何存?即使这样,我们修炼大法的弟子也不会恨你们,只是觉得你们可怜。警察们,请不要再受蒙蔽被人家当枪使了,你知道这是哪个邪恶的政治流氓集团在临死前拉你们垫背呀。

我的心愿就是:还我师父清白,还法轮大法清白!让我们能有一个合法的修炼环境,让千千万万的受蒙蔽的大陆同胞清醒过来,希望你们的生命能有一个美好的未来。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