依法进京上访 惨遭毒打勒索


【明慧网2003年11月9日】我是95年开始修炼法轮功的。自从修炼了法轮大法后,我倍感身心受益无穷。折磨我近十年的皮肤病有了好转,我脾气也从暴躁变得温和,与周围人相处的融洽和睦。亲友、同事、邻居无不惊叹法轮大法的神奇和超常功效。

正当法轮功在中国大陆广泛弘传,人民道德水准开始回升、提高之时,中共中央几个别有用心的人于99年7.20对法轮功善良的修炼群体开始了邪恶的镇压,并先后抛出一系列莫须有的罪名。从此,无数的修炼人被非法拘捕,无端被劳教,强行关进精神病院,劫持关入洗脑班,有的甚至被夺去生命。

铺天盖地的一边倒的谎言舆论宣传把不知情的老百姓也拉入罪恶的泥潭,许多大法弟子被迫流离失所、骨肉分离。面对巨大的压力,我想我是法轮功的受益者,在师父和大法受到诽谤时,应该毅然走出来向受骗的群众讲清真相。我丈夫和女儿也都支持我,让我坚定自己的信仰,揭露谎言,让更多的人了解真相。

99年7月21日,我和几个功友要去北京上访,当时形势已非常严峻,车站周围的路口都有检查、堵截法轮功的。我和一个功友乘出租车到火车站,车刚停下几秒钟,一个民工模样的人突然把头伸出车窗外,煞有其事地说:“我们在那集合?”还没等我们反应过来,一群便衣警察就一拥而上,把我们连拖带拽的绑架到一辆大客篷车上,然后把我们拉到市体育馆。当时被关押的法轮功学员大约千人左右,体育馆内又闷又热,他们不给水喝也不给饭吃。后来我和几个功友被一个功友用单位的名义领回去了。

2000年元月6日清晨6点左右,我和几个功友在炼功点炼功(自元月1日起我们陆续在此炼功),被早已埋伏在此的警察野蛮抓捕,并把我们关进派出所单个搜身,派出所还向我家中打电话进行威胁,竟然象土匪绑票一样,在光天化日之下要勒索5000元人民币,否则不放人。我家人认为是敲诈行为而不予配合。大约9点多钟就把我们强行秘密带走。在路上我们问:“你们要把我们拉到什么地方去?”它们恶毒的嘲讽说:“把你们拉到天安门广场炼功去”。后来我们才知道是把我们拉到了迫害法轮功学员的一个场所。

那里,它们在零下十几度的寒冬里,强迫我们脱光衣服进行搜身,然后把我们男女8人关进了一间只有7平米的小屋,并把暖气关掉,让我们躺在冰冷的水泥地上,我们只能一颠一倒的躺着。到了晚上,它们就开始了所谓的审讯。我们被一个一个的叫去,我是第二个。我进去后看到有七八个壮汉在那,还有一个姓王的书记。它们想对我下毒手,故意问:“你热不热?把衣服脱下来。”我说不热。不知是谁从我身后猛地一脚把我踹倒在地,有一人拿电棍在我面前晃了晃说:“这是什么,干什么用的?”我记不清是怎样被它们把我羽绒服脱掉的,其中一个司法所的,恶狠狠的问:“你还炼不炼?想不想圆满?”我平静地说:“法轮大法给我们带来好处,给社会带来益处……”,没等我说完,王金奎等人就恶狠狠的叫嚷:“把腿伸直,我今天叫你圆满。”话音刚落,几个打手象恶狼似的向我扑来,有的用手扇耳光,有的用电棍电脸(直到电棍没电为止),有的用套上塑料管的铁棍打我的双腿和臀部。我脸被电的痉挛性抽搐,腿被打的不时的从地上反弹起来。人性全无的打手们还拿我取笑,说:“你的嘴歪什么?腿跳什么?放老实点,你们这些人打死算自杀,活埋了你也没人管。”镇长说:“就是强奸了你,你也不敢告。”这些江XX的帮凶、打手简直狂妄无耻到了极点。我质问它们为什么要这样对待我们、这样打人?我丈夫当警察看管了十几年犯人,从不打人骂人,都是按政策办事。我们又没做坏事……它们不等我说完,就叫喊说你还敢嘴硬,还是打轻了。接着又是一顿毒打。当晚我被它们打的行走困难,门牙松动(后发现牙根已被打断),第二天一看,我胳膊及臀部以下全被打成了紫黑色,那情景真是惨不忍睹。还有一位大法学员,恶人除了打她的肢体外,还用皮鞋底打她的脸,直到皮鞋底都打裂了。它们就是连近70岁的老人也不放过。这就是江XX鼓吹的所谓“人权最好时期”的内幕、真相。经过8天的折磨,我的肉体和精神受到了严重的伤害,在家人的多方努力下,被强行罚款2050元钱后,我才离开了那个恐怖的司法所。

2000年6月初,我和功友依照宪法再次到北京上访,刚到天安门广场就被北京的公安和武警截查住,问炼不炼法轮功?我就诚实的告诉了它们,它们马上连拖带拽的把我推进警车,车内已有几位功友了。我们被送到天安门派出所,然后被送到驻京办事处,在那里我带的钱全部被它们搜刮一空(190元多)。

2000年6月下旬我准备再次进京上访,当时我购好车票和功友打电话时,(因不知家中电话被监控)不一会儿,派出所的人就来到我的家,阻止我到北京上访,下午他们又派人到我家阻止骚扰我到北京上访,晚上他们让单位的人在我的住处监视我,而且我家中不断有人打电话进行骚扰,直至半夜,我没走出去,只好找人把车票退了,而那两位功友被他们抓到单位看管起来。(警察看着)我单位在上级的压力下,派人和车在我住处24小时监视着我约20天左右,后来就有人常到我家敲门,爬窗往里看,弄的我家整天不得安宁。

2000年10月1日,我同功友到北京天安门证实大法,在十月六日那天,我在天安门广场打坐,被便衣用脚(穿着皮鞋)把我的筋骨踢伤,有20多天我呼吸困难,睡觉躺着不能翻身,在驻京办我被关了三天,回来后非法拘留13天,拘留期间被收缴现金600元。

这就是江氏集团为了维护自己的私利,采取非法手段,灭绝人性,丧尽天良的残酷迫害修炼“真善忍”的法轮功修炼者的真实事例。我们是为了身体健康,做个好人,做一个更好的人,就受到了如此的迫害。望善良明智的人们,不要再被谎言蒙骗,让我们一起来阻止这场灭绝人性的迫害。还法轮大法清白,还我们师父清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