拥有一把万能的钥匙——大法弟子访谈录

【明慧网2003年12月10日】

记者:很早就注意到你用电话讲真象,至少有三次法会我都听到你的发言,印象非常深刻,你是从什么时候开始打电话讲真象的?

大法弟子:我打电话已有三年了,那是2000年底,国内的大法弟子去北京天安门证实大法,有40多人被抓了后,公安认为他们是一些骨干,一个多月不放人,杳无音信。那40人中有我的哥哥在里面,当地公安局两次去北京领人,找不到人,后来得知被北京公安局扣押了。我与几个同修决定给北京公安局打电话,最后感动了他们,表示一定将情况向上反映,果然过了不到一个星期,人都陆续放了,从此我感到打电话起的作用非常大,就再也没有间断过。四年多了,太多的中国人民被谎言所蒙骗,如果我们讲清了真象,就可以转变他们的思想,就可以救度他们,甚至那些公安警察,在明白了真相后不再做迫害大法弟子的事情了,也有被救度的机会。打电话讲真象是一种最快,最直接的方式,可以针对复杂的事件,不同的人,直指人心地把真象讲清楚。

记者:这可不可以理解为电话是一种双向交流,你能及时解答对方的疑问,效果就不一样?

大法弟子:是的,这三年讲下来收到的效果的确不错,比如,我给一个恶警打电话,他开始很恶,问我怎么知道他的电话的,我说我是从恶人榜上看到的,他非常吃惊。我接着说,现在有很多参与了迫害法轮功的人都在恶人榜上,我告诉他停止做恶并弥补过错,会有一个好的未来,否则天理不容。他听进去了,表示一定照我的话去做。

还有一个派出所的所长把一个大法弟子送去牢里迫害死了,我找到他时他已是另一个所的所长。我问他,你把我们的一个大法弟子迫害死了,你要负直接的责任。他开始时很凶,问我有什么资格来问他?就把电话挂了。我一想,你欠了人命还不在乎?就又打过去。接电话的人说,所长刚才接到一个电话非常紧张,人到市里跟610办公室汇报去了,他不知道电话谁打的,叫我守着。

这件事儿说明,别看一些恶人表面态度恶,其实都害怕。前几天,有一个电视台播放诋毁大法的电视剧,我及时把电话打到了一个管播放节目的负责人家,讲真象,劝善,他对我说,你管这么多干什么?第二天,我又往他的办公室打,同时也打给另外的几个负责人。接电话的人告诉我,你别再打了,我们主任今天一大早来上班就紧急召开会议研究这件事,已决定不再播放,请放心!这件事说明,打电话直接讲真象起到的效果真的很好,别看只是一个电话,别看当时他的态度如何如何。

记者:那如果只是一般的人你讲什么?

大法弟子:针对他的特点,比如,老年人就讲大法带来的身心健康,幸福长寿,很多人听后对大法有了正确的态度,迫害是不对的。对小学生我就讲海外大法小弟子的情况,给他们播下大法好的种子。

前几天,电话打到一个恶警家,是他的八岁的儿子接的电话,知道真象后,背了两遍“法轮大法好”。我告诉他,一定要告诉你爸爸,不要再迫害好人了,他说,谢谢阿姨,我一定讲,也请你给他讲,就把他父亲的手机号码给了我。我给这个恶人打去了电话,他问我怎么有他的号码?我给他讲了善恶有报的道理,告诉他善待大法弟子将有一个幸福的家庭,美好的未来。他听后再也没说话。

给医务人员讲天安门真象中焦点访谈中的完全不符合医疗常识的地方。比如,烧伤的病人不隔离,气管切开能唱歌,他们听后恍然大悟,说经你这一讲一下就明白了。不讲还从不往那儿想,为什么就那么相信政府说的呢?这说明我们的真象一讲就在破除谎言,从而真正起到了救度的作用。

记者:是不是把天安门真象讲清楚特别重要?

大法弟子:因为这件事全国人民都知道,长期播放宣传,只要把里面的漏洞揭开,谎言的实质揭开,人们一下就明白了真象。还有,知识分子,我会告诉他们,大法是真正的科学,开始他们不相信,否认神的存在。我就举例说,电波也看不见,却是存在的,人站在楼下看不见楼上的人,上面看下面却是一目了然,这说明并不是看不见就不存在,这样一讲他们就容易接受了。

记者:你一下破了他们的壳。从2000年起,你一直持之以恒地打电话,越打越好,越打越自如,你是怎么认识的?

大法弟子:作为一个正法弟子,是必须要参与正法活动的,讲真象就是最重要的一项了,而且我在讲真象的过程中,真正体会到了其中的神圣,层层突破自我。如果有一天我不去做都会感到欠缺,打电话越打越精神,有时打一整夜也不困,效果也越来越好。刚开始时,害怕得发抖过,有怕心,顾虑。为对方的态度所动,讲话还要准备,经过几年下来,完全变了,拿起电话就知道讲什么,对方态度再坏,自己也不为所动,这个过程就是一个修炼的过程,不断升华提高的过程。拿起电话,大法给与的慈悲和智慧源源不断,声音一过去,对方真的感到是为他好,根本不用再考虑要如何如何讲,对方听完后从心里对我说:谢谢你!所以救度可贵的中国人是我们神圣的使命啊!

记者:那你认为现在很多人还不太敢拿起电话的障碍在哪里?

大法弟子:如果是从没打过。刚开始是有些难,因为这需要锤炼,需要突破自我,但是只有拿起电话才能突破,拿起电话就是在修炼,如果老想着等自己心态稳定了,怕心去掉了再打,这是永远都不可能做到的,这些执著是在实践中磨炼自己才能去掉的,哪有坐那儿等着就升华上去了的?过去也是,有人讲,我自己还没修好,等我修好了再去洪法,我认为这是不对的,因为我们毕竟是在人中修炼,还不可能做得那么完美,等你修好了,正法也就结束了,机会也就没有了。讲真象也是一样,只能是做的过程中提高,如果真的从内心认识到了他的重要性,就能做好。打电话是最方便的一种方式,不会影响你做任何事情,哪怕每天只用10分钟,就可打2个电话。打几次就知道怎么讲了。

记者:你每天用多少时间打电话?

大法弟子:打电话已是我生活的一部分,当然我也做其它一些讲真象的事,每天晚上下班回家炼完功,吃完饭就开始打,到凌晨2-3点,5点钟起床发正念,就又要去上班了,遇到不上班,我就再打2-3个钟头。

记者:你什么时候学法呢?

大法弟子:在上下班路上,我上班很远,坐地铁要3到4个小时,我每天可以读法2讲多,回家我还带儿子再学半个多小时,这样学法就保证了。

记者:这么说,3年多来,你每天基本上都只睡2-3小时?

大法弟子:时间就这么多,学法,发正念,讲真象,炼功都得做,打电话一般都打到夜里的2点吧,特殊时会更晚一些。

记者:你上班做什么工作?累吗?

大法弟子:我在一个寿司加工厂,上班是站着,还要速度快,不是轻闲的活儿。

记者:我听同修讲你有时忘了睡觉,是吗?

大法弟子:是,去年吧,上夜班,回到家早晨6点多钟,吃点东西去领馆,然后去中国城发资料,就又要上班去了,有一件事儿忘了,同修提醒,哦,原来睡觉忘了。

记者:这真要让我好好想一想,你难道就不困不累吗?

大法弟子:真的很累很困的时候啊,拿起电话来,一讲真象就一点也不累了,越讲越清醒。不信就试一试,困了累了,拿起电话打一打,人会越来越轻松。现在一拿起电话,对方都不问我,听了真象后还把亲朋好友的电话号码给我,想让我给他们也打。人明白的一面都在等着真象、等着被救度,如果我们整体都行动起来,作用就更大了。

记者:我有同感,特别希望打电话的同修把你们的一些故事整理出来,让更多的人分享。

大法弟子:打电话真的作用很大,我给一个610官员打电话,因为我们的一个大法弟子被迫害死了。他说他刚刚上任,听完真象后,他很理解大法弟子,我告诉他现在这个弟子的家里很困难,我要给他的工作单位打电话要求解决。他说还是我去讲吧,你讲他们不一定听,还希望我经常再打电话给他,并欢迎我回家时去作客。一般的人我讲大法的美好,身心健康与受益。一次,一个人听了说,我正好有哮喘,想学。我说,现在暂时学有困难的话,就常念法轮大法好!不久我又打去电话,果然他身体明显好转了。

讲到这个呢,我还想讲2个我家里发生的事。我父亲90多岁,今年春节期间快不行了,心脏衰竭,已开始安排后事,医生也说最多还有两小时了。我接到电话时告诉他们,你们赶快围在父亲面前炼功,若是醒了让他看到“法轮大法好”的字样。他们炼功不久,人就醒了,给他看写在一张纸上的“法轮大法好”,他点了点头。以后白天晚上他都念这句话,一个星期就能走了,既没打针也没吃药,满面红光。现在他完全能自己料理自己,还能自己出门了。这真的是念法轮大法好带来的。

我有一个姑姑80岁,瘫痪在床上了,我打去电话她直哭,说自己不行了,我说你赶快背“法轮大法好”。教她的孙女写下来,从那以后她天天背,一个月能下床了,两个月以后能出门了,现在完全好了。她的儿女们都不炼法轮功,但都说她完全是背了“法轮大法好”才有今天的。

你看,我们的每一个电话真是在救人,你想师父给予了我们多大的能力,多么神圣的使命,将来回头一看,自己当时有能力没去做,那将是巨大的遗憾和损失。一个电话就可以救度一个生命,一个主,一个王,是多么伟大而殊胜!

记者:我有几次听你讲打电话的过程,感到你简直就是出神入化了,你是怎样做到的?

大法弟子:我也不是100%的成功,我通常不止一次给一些完全表现出不愿意听真象的人打电话。因为我们是修善的,完全是为他们好,所以再次打去,再一次打过去,对方会有改变,由骂而变得不吱声了。在听就是在改变。而且,我现在拿起电话一点怕心也没有,这是实践中磨炼出来的,过去很在乎别人说什么,现在任何情况都能做到心不动。

记者:你做得真的很扎实,当一些大事发生时你一定会打电话吧?

大法弟子:是啊,比如长春事件发生时,我两个晚上都没有睡觉,打遍了全市区的公安局,各派出所,甚至还交了几个朋友。有一个派出所的人告诉我,他要马上见我,叫我在人民大街等着他,说完就放下了电话。第二天,我再打去电话,他说,你昨天是不是看我穿警服害怕了?我是想教你们怎样保护自己。

前几天我给一个很恶的610头子打电话,开始他态度恶劣,把电话挂了,我又打过去。叫了他一声“老乡”,对他说:老乡,我今天真心为你好,花这时间和电话费,你不接受,我没有损失,可是你的损失太大了,他不相信,我就开始讲国内迫害大法的有名有姓的遭到恶报的人人都知道的人物,我说,我确实也管不到你,但人面对上天惩罚的时候真是束手无策,善恶有报是天理,我劝你是为你好,你不听劝,我真的为你难过!他乖乖地一直听我讲完。态度越不好,我不跟着他干,始终是善意的态度,有些还存有良知的人明白了真象后还会支持大法。

记者:怎样支持呢?

大法弟子:我在给重庆地区打电话,讲关于魏星艳事件,有两个律师知道真象后,希望帮助魏星艳,从保护人权的角度向重庆大学要人。

记者:真是太好了,3年来你打的电话车载斗量,用电话打开无数人的心结,令无数走向深渊的生命悬崖勒马,谢谢你分享你的故事。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