电波传真相:新加坡弟子打电话体会

【明慧网2003年10月6日】最近一段时间,我和新加坡打电话组的同修们参加了好几次集中向大陆人民打电话的讲真相活动,效果很好。

有一天,我和一位在造纸厂值班的先生谈了一个多小时。开始他说我们反政府,颠覆国家。通过交谈,他渐渐地变了,说“你们自己在家炼就好了”,后来他说:“我不反对法轮功”,当他十二点要下班时,还把电话转给了接班的一位先生。由于当天是突击打电话,当时我只是抓紧时间打,并没有多想。接着给别人打。

可是六点钟,我坐下来发正念时,忽然回想起对方语气和态度的那种变化,一下子感到大法的伟大和师父的慈悲,泪水不由得夺眶而出。大法从上到下贯穿所有的层次,我们讲真相,就是我们对大法的理解在世间最低层的表现。通过讲真相,我们可以让人们知道大法的美好,从而使他们得到救度。师父在《在美术创作研究会上的讲法》中说:“那么,怎么样运用这些最基本的东西走上真正人的路?怎么样能够创作出好的东西来呢?那我想,有基本功的基础,加上大法弟子在修炼中认识到了真正的善的、正的、纯的美好,就能够表现出好的东西来。”因为有了法,我们才明白了什么是真正正的、善的、美的。是师父的慈悲,造就了今天的我们。

下面我就简单的将对方的问题和我的回答整理一下,希望起一个抛砖引玉的作用。不妥之处请慈悲指正。

问:你们是在颠覆国家,反对政府?
答:首先我觉得你是一个好公民,因为你热爱国家,相信政府。(这样讲一般会使对方平和下来)我也是生在新中国、长在红旗下,对政府、对国家的那一份感情,使我只相信政府说的。文化大革命时,全国人民起来打倒刘少奇,因为上面说他是叛徒、内奸、工贼,而且是铁证如山,我相信了;八九年六四时,我们引以自豪的堂堂大国面对全国人民和全世界人民说:天安门没有死一个人,我也相信了。可是当我来到国外后,看到天安门那血淋淋的真实图片,我震惊了。想起文化大革命平反后,刘少奇也从工贼变成了人民的公仆。从此我开始用自己的头脑思考,也不再排斥任何我认为不可能的事情,而是尽可能的了解事情的真相,这样我觉得我不会成为盲目跟从者。想想看,当权者想打倒谁,想镇压那一类人或哪个团体,那还不容易吗?把其扣一个反革命、反政府、颠覆国家等等大帽子,就可以大打出手了。有的人为了眼前的利益,昧着良心做事;有的人敢怒而不敢言,执行命令时睁一只眼闭一只眼;而有的人则真正为了国家的安危,不畏权贵,放下自己的利益,甚至生命的安全,勇敢的站出来,发出正义的呼声,法轮功学员正是属于这种人。而对法轮功所捏造的种种罪名,都是江XX为首的几个人以“名誉上搞臭,经济上搞垮,肉体上消灭”为目的的。法轮功学员无论是散发真相资料,还是走上天安门,讲给人们的只有这几句话:法轮大法好!法轮大法千古奇冤!还法轮大法清白!从来没有说要打倒谁,要推翻谁,你说这是颠覆国家,反对政府吗?

问:你们自己在家炼功就好了,为什么还要去天安门,到处发资料?
答:我先讲两种情况,不知你有何见解。其一:一群人受了冤,其中一个人想去上诉,可是一想到自己花了钱,陪上时间,搞得倾家荡产,还不一定有结果,那不更冤吗?多少人不是落得这样,还是委曲求全吧。另一个人想,冤了就要上诉,这是天经地义的事,他宁肯牺牲自己的利益而为人间的正义付出;其二:有人看见有人落水,他想:要是救人,我可能会有危险,想一想还是算了吧。另一个人根本没有想到自己的安危,只是想去救人的命,别人被救了,弄不好自己还丢了命。我想后一种人都会得到颂扬,因为他正是国家所倡导的舍己为人的高尚美德。现在把话说回来,在中国法轮功学员面对各种的迫害,在这样大的压力下,是有人在家偷偷的炼。其实他也想得到公开炼功这样一个最基本的权利,只是无法承受随之而来的种种压力和迫害;而那些走出来喊冤的,在严密封锁国内外法轮功的消息的情况下,向被蒙蔽的人们讲述法轮功真相的,他们失去的是自己的利益,甚至失去生命,这种无私无畏的精神,不正是值得称颂的吗?

问:美国打伊拉克是侵犯别国主权……你们怎么解释?
答:国有国法,家有家规,任何事情都有该管的机构在管,任何人犯了罪都会得到法律的制裁。南斯拉夫前总统米洛舍维奇利用权力屠杀自己的国民,已经得到了公正的判决,成了阶下囚。当今掌管军队大权的江泽民利用自己的权力对法轮功的残酷迫害同样也是罪责难逃,现在已经有十几个国家受迫害的法轮功学员以“群体灭绝罪”等起诉或准备起诉江泽民。

问:你们能成正果吗?
答:谁能成什么,谁能当什么,这并不重要,也不是自己说了算的。关键是不管做什么,首先得做一个好人。一个清洁工人,他尽心的做好自己的本职工作,这就是造福于社会。一个人的权力很大,但是却用这些干着伤天害理的事,这就是灾难。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