从我的一点经历看江氏集团暴行


【明慧网2003年12月10日】2002年7月18日上午10点多钟,我正发放法轮功真象资料时,被胶南市某派出所恶警非法扣押,搜去我随身带的现金一万三千五百元及手机和其它衣物。

在派出所,三个恶警非法给我照相,我坚决不配合,他们就有五个人轮换对我进行毒打,抓起头发往墙上撞,拳打脚踢,打得我眼都看不清东西。看我还不屈服,就把我按在地上,恶警们用穿着皮鞋的脚踩我的手腕,手铐被踩得扎进手腕的骨头里。没多久我就昏过去了。

到了晚上10点多钟,几个恶警又轮番打骂,还是奈何不了我,就把我80岁的生病的老父亲叫来,其中一个自称是公安局领导的说:“当着她父亲的面叫她吊死,逼她父亲说自杀”,并叫一个恶警把绳子套在我脖子上,叫我吊死。他们制造这样的谎言,其手段之卑鄙、恶劣,和他们同伙制造的“天安门自焚”栽赃法轮功案如出一辙。这些年,江集团就是利用着这些肮脏的伎俩蒙蔽着多少不明真象的善良百姓。

他们的一切手段是徒劳的,因为我们是明白了真理的大法弟子,他们根本动不了我们。他们没招了,就把我拉到我们村,让村民们围观,想从精神上搞垮我,还叫嚣着“不但要害死你,也把你的家人,你弟弟、你妹妹、你妹夫全搞臭。炼法轮功没错也要搞臭、搞死。”这就是××党的干部说的话,简直就是强盗。

19号晚上8点多钟,派出所恶警把我和另一名法轮功学员送到青岛看守所,接收人员在查体时,发现我左手、双侧、背部被打得全是紫黑色,右侧膝关节内侧打得皮肉裂开一道口子,血流到鞋里,把高筒袜染得看不出颜色了。看到这些情况,这位还有善念的公安接收人员也气得不停地嘟囔:“派出所这帮恶魔把人打成这样还送来。光知道抓这些炼功的,他们又没干什么坏事。”

在青岛看守所,我不停地给接触的人讲真象,告诉人们我为什么、怎么被打成这样。那里的工作人员说,很多穿警察制服的都是临时招的社会闲散人员、地痞流氓,他们才是干坏事的一群。我家人为了减少我在看守所的痛苦,怕警察对我下毒手,利用所有的社会关系拖人想办法,找法院,找公安局,找检察院。那些“执法者”们开口就要钱,最少几千元,有的要五万五千元。他们宣称:虽然炼法轮功没危害谁,但是这是“政治问题”。这都是江氏流氓集团给各级人员灌输的邪恶论调。

但是,就是在邪恶集中的地方也还有洁身自好者。我家托关系给看守所一位领导2000元感谢费,她当面收下,我走的时候,她已经给我存在我的账上了,而且对我们也很关心。

从我自己的这些亲身经历,请善良的人们不要再被江氏集团的谎言所欺骗,大法弟子无怨无悔在做的都是为人们明白真象,选择正义和良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