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在拘留所、看守所和劳教所的遭遇


【明慧网2003年12月7日】我曾经是在病魔中苦苦挣扎着的患者,1996年1月27日喜得大法。得法将近三个月,各种疾病不翼而飞。学法不到六个月体重由原来的80多斤猛增到125斤,从此,我对法对师父无限感激和信赖。

从1999年7月20日起,江××对法轮功就大打出手。而对这种千古奇冤,全国大法弟子前赴后继进京上访。

99年9月25日我因进京上访,被非法拘留15天,拘留期间每天起床就盘腿坐板,不让说话,不许伸腿,不许下地走动。一天两顿窝头(玉米面的),一碗白菜汤,真是非人生活(吃、住、拉、尿都在一个房间)。

2000年正月十六因在江边炼功,又被非法拘留15天。生活仍是同以前一样。

2000年9月29日晚要进京为大法讨公道,但是没达到目的,当晚就被扣到火车站,第二天又非法拘留15天,每天除了睡觉就是盘腿坐板总是一个姿势,不许说话,一天两顿窝头,一碗白菜汤或几根咸菜条,这样非人生活又熬过了15个日夜。10月14日拘留到期,紧接着又把我押送到看守所,这里更是度日如年,每天两顿窝头,半碗白菜汤,有时给点粥,每天总是一个姿势坐板,盘着腿,不许伸腿,伸腰,吃、住、睡同在一室,真是非人生活,身体快速消瘦,坐骨突出,后来都破了,每天都出血出水,疼痛难忍。由于长期坐板我得了一个坐骨神经痛,起坐都得同修帮忙,大小便经常困难,当时真是度日如年。就在这种迫害下我们拘室大部分大法弟子开始绝食绝水。绝食第二天早上看守所通知劳教我两年,这样结束了近两个月看守所生活,当天下午(99年12月11日)把我们押送到劳教所。

到劳教所之后,迫害更加升级,下车就检查身体,之后四五个犹大就围着你,七嘴八舌地骚扰,不让睡觉,几个人对付一个大法弟子,搞车轮战术(她们轮流睡觉)。

每天4点起床,一直到晚上10点收工,劳动时间长达17-18个小时的劳动压得你喘不过气,我们没有一点人身自由,吃饭、喝水、大小便都有人看管,规定时间,白天规定三次上厕所,夜间必须有三个人才允许去厕所,夜间经一天的劳累,大家睡的很香,也不忍叫醒别人,可是不叫他们又不叫你去厕所,没办法再叫醒两个人,你才能去。

因高血压、心脏病,恶警不得不叫我回家。回家后警察找我,问我还炼不炼?我说炼。他说我没改造好,我说我要不炼功我早死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