师父的苦心与催促


【明慧网2003年12月11日】最近我体悟到一种从未有过的使命感、紧迫感,虽然在我修炼过程中时常感悟到师父就在我身边看护着、提醒着,但象近期这样接二连三的点化真的不多。师父的苦心点化在急切地期待我、催促我抓紧做好,促使我进一步正视自己的差距,迎头赶上正法进程!也许我的感受与认识对同修有所启发与鉴戒,故写出来供参考。

我有幸走入大法修炼已八年,风风雨雨中愈加珍惜这万古不遇的正法修炼机缘,心里总想按师父所要求的尽力做好,但说起来容易做起来难,实践中每过一个坎总是跌跌撞撞的,要让师父为我操很多心,心中充满了对师父的感激与愧疚,下面就说说近期遇到的几件事。

前一时期,我姐姐住院开刀,我去看望,她告诉我这次动刀特顺,遇到许多意想不到的事,我当时没往心里去,事后才觉得事出有因。我姐本来也是个修炼人,可是当那场镇压劈头盖脸打下来后,她竟然轻信那邪恶的舆论宣传,反过来阻止我修炼,逼迫我放弃修炼,虽然我多次努力想让她重新走回来,可每次总是碰壁,后来到了我不能提这话题,一提就是一场风波,我也只有把她先搁下再说了。我听了姐讲的这次住院中的奇事,隐隐觉得尽管她这样对待师父与法,似乎师还没放弃她,师父的洪大宽容与慈悲是无以言表的!

不管怎样,我决定再努力一次,可接连去医院两趟,几次欲言又止,心收得紧紧的,脑子里尽是人的想法:在医院里跟我吵起来怎么办?……最终未敢启齿。师父见我这个状态,之后点了我一个很严肃的梦:在江边我看见两个小孩在浑浊的江水里玩得挺欢,慢慢的远离了岸边,眼看就要淹没了,我想拉他们,但看看堤岸的泥烂烂的,一踩脚就会陷进去,脑中又闪出“我不会游泳”的自私念头,就在我犹豫不决时,那两个小孩突然淹没不见了,这时很远处有一批人,象蛟龙般从水下直穿而来,在孩子落水处齐心合力寻救,终于一起努力把他们救了出来。当时我羞愧万分,担心别人指责我竟悄悄溜了。

醒过来真的感到无地自容,师父点出了我肮脏的心。此梦让我警醒,时间紧迫,救人绝不能瞻前顾后、顾虑重重,错过了时机,损失是无法弥补的!修炼到今天,应该是“无私无我”,一切为别人考虑的,我自己的亲人难道还真指望别人来救?第二天思想纯净多了,考虑到效果,我决定写信,那信是伴着眼泪用我的心写成的,同时附上了有关真相资料。我一路发着正念,走到姐病床前自己感到正念很足。我含着泪对她说:“姐姐,请相信我,今天我给你带来了最珍贵的礼物。你想不到吧,尽管这两年你的心已离开了法,可师父还在关爱着你,你顺利、超常地度过了手术关,可你知道师父默默为你承受了多少业力?……姐很平静的看着我,听着我的话,一点没生气,接过了我给她的礼物。现在虽然她还没能完全清醒,但与她再谈修炼已不再排斥,愿意听了,我看到了她被救的希望。

我老家那儿对法轮功迫害很厉害,亲人中坚持修炼的都吃了很多苦,现怕心较重,不太敢主动出来正法,看到这种状态,我就想出面找那些直接迫害亲人的有关人员做工作,因为我坚信师父讲的法“哪里有问题我们就上哪里去讲真象”(《在2003年美中法会上的讲法》),我周围的环境就是这样正过来的。可是老家的亲人们知道后一致反对,认为我自己已经受了那么多磨难,还要到异地这个邪恶的地方来招难,又认为这样做也会给他们增添麻烦。我虽然看到这种心很不正,有责任尽力把他们纠正过来,但阻力一大,就认为条件还不成熟,搁搁再说吧,也就打消了这个念头。

当晚师父点我一梦:我有一个牙突然疼得很厉害,怎么办?还没容我多想,有人就动手给我把这颗牙给拔了,顿时就出现一个窟窿,当时心中还有些生气,就质问给我拔牙的人说:“你怎么没征求我意见就拔了?现在这地方空着个洞,去装假牙总不如我真牙呀……”第二天早晨醒来,那梦即在我耳际萦绕,且果真有个牙在痛,“残缺不全”四个字马上反映在我的脑海中,我明白了梦的含义:时间不等人哪,正法之势过来时是不等人的,不行的就清除了,还会征求你意见吗?老家与我有割舍不了的因缘,那也许就是我身体的一部份呀,我怎么能轻易放弃自己的责任不去救度他们?

明白了法理,我反思自己:为什么明知亲人们这样的认识是错的却不能坚持?为什么别人一说就退得那么快?其实内心深处是有不纯的念头的,扪心自问有没有求安逸之心?有!往往真想做事时,畏难之心就往外冒,别人一说,正好有了借口,掩盖自己狡猾的心态,就变得心安理得起来。这种不正的念头我发觉真的根深蒂固,这其实正是旧势力给我们安排的思维方式,必须全盘否定它、消除它!

知道错了,赶快纠正,虽然在做的过程中压力很大,感受到别的空间的邪恶极力想阻止我,甚至真的喊着我的名字涌过来要杀我,但由于心态纯正,落到实处邪恶是很虚弱的,马上环境变了,讲真象的工作取得了很好的效果,事后听说有整过亲人的人还特地登门看望他们,说是表示个慰问。

还有一次我遇到了一个较大的挫折,心态不好,有些丧气,心觉得很苦很累,对一个同修脱口而出:“师父说这次修炼不封顶,我不好高骛远,封个顶算了。”当初自以为随意说说而已,并非真这样想。结果当晚梦中点我:一幢幢漂亮的新房都已封顶,我的新房也将建成,可却比四周的矮了一截,不但自己感到不舒服,且影响了整体美观,而且其中一个小房间内的墙突然塌了。我就问在场的建筑工人怎么会是这样?有一位说塌了的可以再垒,屋已封顶就不好办了,如果你一定要与其他房子齐平,那我们就把屋顶抬一抬吧,说着就招呼周围的工人一起动手。房顶果然抬高了,可被架空了,一垛墙顷刻倒了……那梦含义很深啊!就这一念,带来的后果却极其严重!想起师父的一段法理:“你们的路啊,我想大家已经看到了,其实是很窄的。你稍微走偏一点,你就不符合大法弟子的标准。只有一条非常正的路我们能走,偏一点都不行,因为那是历史要求的,那是未来宇宙众生生命所要求的。”(《在大纽约地区法会的讲法和解法》)就这一念,在自己对应的天体中的变化却非同小可,一小部分的宇宙顷刻毁了,同时存在的部分整个是脆弱而不坚实的,正如师父在法中讲过的:“很多大法弟子将来要成就很大的生命的,要包容很多众生的,甚至于是无量众生,所以你的标准的降低,那层宇宙就不会时间长,那层穹体就不会时间长,所以一定要达到标准。”(《2003年加拿大温哥华法会讲法》)问题的严重性还不只这些,更表现在自己范围的损失又直接影响了整个穹体的整体结构的完美……师父在用重锤敲我了,没想到随口说说的话会那么严肃。我震惊了!审视自己,其实什么“随意说说”,那正是内心真实思想的自然流露:贪图安逸,停止不前,满足现状,不想精进,忘掉了自己的神圣责任与使命,辜负了师父为我们开创的前所未有的修炼机缘……自己说了一句多么愚蠢、无知、后果严重的话呀!想到师父为我们的付出,师父想把最好的东西给我们几乎耗尽了自己的一切,我却不知感恩,竟说出如此糊涂话?!事后直让我汗颜,脑中闪出的总是那句话“师父好伤心啊!”,“师父好伤心啊!”……我无法用言语表白自己的忏悔,我更知道了作为正法修炼弟子一思一念、一言一行的举足轻重,修炼这条路真的很窄呀,正如师父所说的“未来宇宙不能因为大家在正法中有漏而出现一点点偏差,所以大家自身在证实法中走好所有的每一步都是很重要的。”(《在大纽约地区法会的讲法和解法》)

诸如此类的点化还有,我就不一一列举了。我深深感到,弟子修炼路上的每一步都渗透了师父的滴滴心血、片片关爱,决不能再让师父这样辛苦、操劳,决不能再辜负师父的一番苦心、洪大慈悲!愿同修能以我为鉴,珍视师父为我们开创的万古不遇的机缘,珍惜有限而宝贵的正法修炼时间,圆满完成我们的神圣使命,对得起师父,对得起众生,也对得起自己!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