师父的点化让我悟到自己讲真相中的误区

【明慧网2003年9月26日】在修炼过程中,遇到一些问题、真正在矛盾当中的时候,道理并不是悟不出,而是思想上还不能完全接受。有时也知道在法理上该如何做,可往往容易被人的观念所带动。修炼是件严肃的事,来不得半点偏差,要真正在法上认识法,不是嘴上说说,大体做到就行了,而是在每一个具体问题上,百分之百地认识大法,同化大法。对弟子来说,师父是慈悲的,也是威严的,佛恩浩荡中也有威严。

举一个例子。

我父亲是个胆小怕事之人,对大法有很深的误解,坚决反对我修炼,我也一直无法做通他的工作,我们就是这样的僵持着。

星期天在父母家里,我让儿子盘腿炼功半小时,快结束的时候我父亲回来了,他大发雷霆,以劳教判刑威胁我,还说我毒害了下一代。开始我能守住心性,不跟他理论,直到他说了一些对师父大大不敬的话,我无法容忍了,跟他争吵起来,最后闹得不欢而散。

回到家里我还是愤愤不平,也想过跟父亲这样争吵不好,但还是认为自己没有错,我是在维护师父的尊严,我就不能让别人说师父的坏话。越想越生气。

第二天早上起来炼功,盘腿的时候就感到不太对劲。炼到这个程度,一个小时的盘腿对我来说已不是困难的事,但那天仅盘了半小时就疼痛难忍,根据以往的经验,我知道一定是什么地方出问题了,师父让我在疼痛中反省。

想来想去只有跟父亲争吵这件事,这时我才知道自己错在哪里。我不断地向别人洪法、讲真象,可却忽视了自己家里的亲人。他们被蒙骗已久,不知道真象,怎么会接受大法?我为什么就没有耐心向他们讲清真象?我的话为什么就不能打动他们?我说话时真的不带有个人目的和观念吗?我真的能从法上认识法吗?再说,跟父亲争吵起来,更加深了他对大法的误解,那个时候我不是掉到常人这个层次了吗?

打坐中的腿疼提醒我加深了对问题的认识。我真的错了,不是简单的承认,而是真正地认识到我错在了哪里,师父的点化让我刻骨铭心。

我知道该怎么做了,我要去弥补我的过错,对父亲也不再怨恨,这是一种思想上的升华,师父让我在疼痛中悟出道理,不止是悟,而且溶进我的心里。

尽管我每天看书学法,也不断地从书中领悟到更多的东西,但真正面对矛盾的时候,却不一定能够把握得住,不一定能很好的处理和化解。这时,大慈大悲的师父就会点化我,不知你是否有这样的感觉,师父的每一次点化,都会深深烙在我们心中。我们的修炼就是在这一步一步中走过来的,点点滴滴都饱含着师父的佛恩浩荡,他保证着我们不出任何偏差。

写到这里,我心中又升起了对师父无限的敬仰与感激。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