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人学员:我的得法修炼经历


【明慧网2003年12月11日】当一位同修同时也是我的好朋友问我是否愿意在这次法会上介绍自己的修炼体会时,我的脑海中立刻出现了一些疑惑:如果我在这次庄严而重要的法会上的发言不符合法怎么办?例如,在公共场合所有人面前介绍我的个人修炼体会会暴露我的显示心理吗?再者,不像那些我们有幸从类似的法会上听到,或者从正见网上读到的修炼故事,我的修炼经历非常普通。在一阵思考后,我意识到所有的大法弟子的修炼故事都有其壮观和令人惊叹的一面。

我第一次听到“法轮功”是在1999年,当时因为中国江政府对法轮功修炼者的迫害使“法轮功”成了一时的新闻。这使我对法轮功产生了好奇,因为我一直对独裁的政府持不同意见。当时我想:“法轮功一定是非常好的!”我开始关注有关法轮功的新闻,但是,我从来没有想过在美国也有法轮功的修炼。2000年的春季,我在食品店偶然遇见两位身着“法轮功”黄色T恤的青年。尽管我一向很保守,我还是向他们走去,询问他们我可以在什么地方练习法轮功。这两位青年邀请我到他们在公园的炼功点学功,随后的周末我便去了他们的炼功点。当时我认为我仅仅被演示了一套武术类的动作,而且我很沮丧的发现,我被要求阅读一本书籍《法轮功》。我有意学习一套新奇的动作,但并没有真正想阅读一本如何生活的书籍。我对自己对这个世界的了解以及自己在其中的位置感到很满足。修炼者们很耐心地对我解释,告诉我应该理解这些炼功动作背后的原理,这样才能达到最好的效果。我对此感到怀疑,但是还是买了一本《法轮功》开始了阅读。就象我估计的一样,我没能明白什么。尽管我对《法轮功》缺乏任何理解,在其他修炼者的鼓励下我还阅读了《转法轮》。在当时的情况下,我的确没有看到什么。师父在《转法轮》第六讲中提到:

“然而,思想业力会直接干扰人的大脑,从而在思想中有骂师父、骂大法的,想出一些邪念和骂人的话。这样一来,有的修炼人就不知是怎么回事,还以为是自己这样想的”。

我记得自己对能够读完以上两本书籍感到非常吃惊,因为在此之前我从来没有对自己不感兴趣的书籍如此有耐心。直至今日,我才意识到是我的元神被唤醒了,是我的元神想继续读。

我喜欢炼功,尽管我未能感觉到任何其他人感受到的能量。我一直认为这些只是想象中的事情,我对自己的思想不被这些事情干扰感到满意。我跟着教功录相带炼了大约两个月的功。我觉得自己并没有从中获益,于是决定放弃炼功。之后的几个月中,我停止了炼功,直到一位当地的同修打电话问我是否愿意帮忙组织一个本地的炼功演示。我很乐意地参加了这次演示,在演示上发生的一些事促使我考虑自己应该严肃修炼。现在当我炼习动功的时候,我能感觉到自己的能量通道打开了,我也不会因此而感到惊奇。同时,我又重新开始阅读《转法轮》了。虽然我还有困难明白其中的一些部分,但是在同修们持之以恒的鼓励下,我坚持了下来。同修们对我说:“不要担心你是否已经理解了,继续读下去!”这的确是正确的方式。直到我将《转法轮》读了三遍,我对阅读《转法轮》的排斥心理才逐渐消失,这前后持续了一年时间。在我修炼的第一年里,我经历了师父提到的许多现象:我有消业的表现,我的天目开了(尽管我不知道要怎样使用它),我感到身体轻松,所有的身体不适消失了。可是,我就象师父在《转法轮》提及的例子一样,即使他在师父的讲法班中看到了许多壮观的景象,最后他还是说:“我不相信这些事情”。

随着不断的阅读《转法轮》,我逐渐理解了其中的深刻涵义。我也逐渐意识发生在我生活中的所有改变,这些改变非常自然的发生,以至开始的时候几乎无法察觉。我去除了、或者是大大地改善了我的坏脾气,易怒,长期以来对未来的担忧,对金钱和家庭的担忧,以及急躁和野心。直到它们消失了很长一段时间,我才意识到自己去掉了这些执著。直到这个时候,我才意识到我所强调的“自我”原来完全由执著构成。更糟糕的是,这些执著并不是真正的我,它们什么也不是!它们能够存在只是因为我让它们存在,当然我也能够去掉它们(在这里我想借此机会指出,我还有许多其它各种执著,有些是我还没有意识到的。同时已经去除的执著还有必要重新审核以及反复检查)。最后,我终于意识到所有这些正面的改变来自于大法。我开始更加勤奋地学法,更加注意和反复检查我的行为,以保证其符合大法的要求。一方面,我的生活变得简单,因为我的人生道路变得很清楚,下决定也变得更加容易。在另一方面,我的生活也变得辛苦了。我经常感到我在磨难面前没有过好关。有些关我过得较好,特别是当我不过分执著追求,而是顺其自然的时候。有些关我过得不好,特别是在我过分努力以及执著于怎样才能做得更好的时候。同时,在2001年我开始意识到大法是一种修炼的方法的时候,在中国对大法的迫害也升级了,这种迫害对我也制造了更多的魔难。

非常感谢许多在当地以及在法会上的同修对我的鼓励,我坚持下来了,几乎每次我和其他同修交流谈到修炼时,我都能激起共鸣,有所收获。我一直都为它那么针对我特殊的修炼状况而感到惊奇。事实上,我们交流的每一句话都来自师父慈悲宽容的教导。甚至于每当我看到正见网上同修的照片时我都能感到震动。当我看到一位女士站在一幅标语旁,穿着厚厚的衣服御寒,当我看到一位老人走在游行的队伍里,我的眼泪夺眶而出。我想到:“多么好的人!”我充满了希望。

我敏锐地感觉到我被要求从根本上改变我所有的人生观。每天我都意识到要改变的是我所有的人生观。在其后的2年半时间里,我经常认为这是我不可能做到的事,我觉得自己一定会半途而废。有好几次我都几乎决定放弃修炼了。我责怪自己仅仅是个假冒的修炼者,并不是真正想修炼。在那些日子里,我总是能得到师父的谆谆教诲和鼓励。我想举个师父对我如此耐心和宽容的例子。

1997年至1998年间,我的返回欧洲的父母亲决定卖掉我们老家的房子,这座房子属于我们家已经有几代人了。这是在我听说有法轮功两年前的事情了。对我的家庭而言这是一个令人感到痛苦的决定,我开始反复作有关旧屋的恶梦。我曾经错误地认为这些恶梦与旧屋的出售有关,我提及此事是为了解释我为什么如此自信地记得这些恶梦的日期。

在梦中,我梦到自己生活在一个很时髦的地方,那里的一切都很安全、舒畅和方便。我生活得很快乐。一天,不知道什么原因,我开始在家里寻找我以前从来不知道的房间。我离开我时髦舒适的住处开始探索,我发现我的家实际上大得多,有许许多多我从来没有到过的房间,还有一个巨大的走廊。令人害怕的是,这些新发现的房间彻底荒废了。地板不能被安全地行走,房顶漏水,有许多蜘蛛网,墙壁被水损坏了。房间里的家具虽然很漂亮很古董,但一般都有破损而不能使用。这样一来,我的梦变成了一场可怕的恶梦。尽管我模糊地感觉到我在这所祖屋里有时髦的住所,我却从来没有回去过。我现在的工作是要修理祖屋中古老的、毁坏的部分,更糟糕的是,我不得不自己动手,没有其他人来帮助我。这种梦曾经在不同的场合出现过好几次,然后这种梦中断了好几年。

现在,时光转至2003年,有一次当我感觉沮丧,责怪自己的修炼做得不好而打算放弃的时候。我经历了同样的梦。只有在这次,我看到祖屋发生了变化。我把祖屋打扫干净了,我能平安地在陈旧的地板上走动,蜘蛛网都消失了,房间现在可以住人了。我新买了一些家具,这些家具看起来象二手货,但它们令人感到舒适。再者,现在房子里有人了,我们正在聚会。有人说:“喂,你把这里修理的真不错!”。

我醒后立即意识到这些梦的真正涵义,我被师父对我的关心深深地触动。我知道师父在我听说法轮功之前就一直在关注着我。在最初的恶梦中,师父让我知道我的人生将从根本上发生改变,不可能回到我修炼大法之前的样子(例如,我在大祖屋里的时髦式的生活住处)。当我后来对自己在修炼道路上进展缓慢而失去信心的时候,师父让我知道我还在进步,毕竟我在不断地清理着自己!现在我理解到师父甚至还在关注那些在修炼道路上反复跌倒的同修。

我经常问自己:“我为什么要修炼?”并不是因为我渴望达到圆满。我甚至还不能完全理解圆满的内涵。唯一我能解释的是,自从修炼开始我就要追随这个法。

请理解以上只是我目前自己所在层次上的一些个人体会。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