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证实大法的经历:否定旧势力层层安排


【明慧网2003年12月11日讯】一,师父的点化与精心安排

我是93年得法的,大法救了我们这一家,没有这个法,我们家早就不存在了。这样好的法被迫害,没有修炼人说真话的地方,我只好通过各种方式证实法,替师父说句公道话。可是几处恶警在到处抓我,2002年5月初我被迫离开了家。

我2002年6月份在妹妹家住了17天,把我锁在屋里,谁也不敢去看我,买了馒头和一些吃的。我去的头两天气温一下升高到30度,这些吃的全都变了绿色,长了毛了。我把馒头用刀都切去一层,再过几天都黑了,为了充饥我也得吃,什么样的苦对我来说与我走的这条路、信的这个法不能比,不成比例。

住到17天的那天,大法书无故的震动,我用手按了一下书还动,按了几次,我想可能我该走了,当我想完该走了,这书也不动了。这17天我除看书炼功发正念外,头脑里是一个空壳,什么都想不起来了。当要离开时,我想在附近打个电话,可是怎么也找不到钱,找了几次也找不到裤子(裤子里有钱)。我有点着急了,既然应该走,为什么找不到钱哪?当时我悟到可能师父不想让留下我去同学家的住址(这次去同学家)。我在心里和师父说:您不让我打电话,我不打了,师父您让我找到钱,我明白了。这一念想完,裤子就在我眼前,我落泪了,无法用语言表达。

当时脑子里什么也没有,都忘了,人世间的事好象过了很久很久了。在我要去同学家的时候,同学的电话号一直在头脑里,在我离家的那天坐在车上时同学家的电话号码就在头脑里出现了,不知为什么,平时我自己家的电话号有时还记不住呢。这次在头脑出现我想就记在本子上吧,在这时真的用上了。在离妹妹家很远的地方给同学打了个电话,同学说你快点来吧。我到她家才6点半左右,我说了经过,她告诉我,昨天半夜就睡不着了,躺也躺不住,洗了两大盆衣服,把地、方厅都擦了,不知不觉煮了一大锅粥。她说我都不知道给谁做的,因为她家早上从来不做饭,今天她也不知道为什么,当她见到我时说:我这才明白是你师父让我给你做的饭(因为我平时对同学洪法,她明白)。这样17天后,在同学家吃了一顿饱饭。这是师父替我承受还精心安排我的去处,人的语言怎么也表达不了师父对我的看护、慈悲的心。

二,解缘

旧势力想迫害我,师父和弟子都在反过来利用它,使我从中锻炼成熟了,这也真的算是难得。

2002年7月份开始,我就堂堂正正做我该做的。在外打工,因为有师在,有法在,我在外面根本不象是流离失所的,觉得心里非常轻松,讲真象讲的太多了,是大法给我的智慧。我每天每天就是讲真象(除学法炼功外),和我接触的人我觉得都可亲可爱,不忍心错过同是为法而来的生命。

记得一次照看两个孩子(是两家的孩子),家长都不在,只有我和这两个孩子。这个小姑娘7岁了,上小学1年级,很任性,总说我向着那个男孩,后来打我骂我,有一次把我关在门外,在方厅睡了一夜。我心里想我并没有不对的地方呀?怎么环境越来越不好了呢?我真的找不出什么要去的执著心了。我在心里和师父说:我这次不知该怎么做了。当天夜里师父点化我这个孩子是你以前扔下的,我在梦中看到这个小姑娘一个人站在马路上,一个人也没有。看到这个场面,我在梦里心里很酸,好象很对不起这个孩子。有个人说:你给她扔的很苦啊。梦醒了,我什么都明白了,我真不知怎么感激师父在这种环境下解了我的缘,于是我告诉了这两个孩子法轮大法好,记住真善忍。这个小姑娘原来学习成绩倒数,可是记住这大法好后,她的学习成绩在一个星期后一下得了双优,老师表扬了她,她妈妈也很感激我。我告诉她这是大法改变了你女儿,是这部法的神奇在这孩子身上的体现。

三,讲清真象中彻底结束旧势力的参与

今年3月我回到家,刚到一个月,通知4月中旬动迁,我想又是一个假象,旧势力呀,你利用这种形式来干扰我,让我又没地方住。可能旧势力想,你没地方住了,你还怎么讲真象呀?我心里说你想错了,我师父都看问题的根本,我也不看问题的表象,虽然历史上,旧势力对今天发生的一切做了细致的安排,我认识到这是一种迫害形式,并用法理否定它,而且反过来利用它。你旧势力不是让我没地方住吗?那我去买房子,买房子的同时就是一个很好的讲真象的机会,我好好利用它,也真是难得。

3个月讲真象啊,接触那么多人,在我们本市走遍了各个楼区、乡镇、街道。我都是在面对面的和他们讲,对提出不明白的问题,我一一解答。我体会到每解答一个问题,也是在破他们的一层壳,因为他们被谎言蒙蔽的太深了。破坏法的恶人用谎言毒害了世人,我们是用心在做,用在法中修出的智慧在做,救度众生。师父讲过你真心为别人好,你说出的话会使对方落泪的,师父讲的话是法,一切都在法的涵盖下。旧势力拿我是没办法的,因为我心里只有师父和法,不管遇到什么样的难事,难再大,大不过法。在讲真象中我也深深体会到了师父在《在2003年美中法会上的讲法》中讲:“在这次正法中也充分体现出了大法弟子所做的是常人所做不到的、常人也做不了的。为什么大法弟子在证实法中,一个人能顶十个人、百个人?”我对师父这段话中的十个人百个人是这样理解的:我想正法时期的大法弟子,要一个当十个、百个,师父以最快的速度在正法,那么我在世间助师正法也要以一个当十个、百个,用最快的速度清理邪魔烂鬼,抓紧救度众生,跟上师父正法的进程。

卖房子这段过去了,也是师父安排帮我买了一个合适的房子。亲属都说这房子太好了,我说这是在法中修出的福分,是师父给的。

在继续讲真象时,连续几次自行车撞我,我也都讲了真象,后来摩托车撞,汽车撞。有的同修说看到我有一种物质存在,有一种心在。我找了半天也没找到。其实我就想让更多的同修都走出来讲真象,我想用我的亲身经历告诉同修讲真象不难。最后这次撞我的是出租汽车,其实旧势力真的在阻挡我,可是做不到,人说了不算。这次把我撞得很重,没有师父我可能都起不来了。当时把我撞倒的时候,司机说:“大姐怨我,我没看见,我领你上医院吧。”这司机知道真是怨他。我坐一会儿起来了,我说不用上医院了,你是一个有福分的人,你今天要是撞了别人,你得多大的破费呀!你什么都不用,记住大姐是炼法轮功的,不会有危险的,我也不能给你找麻烦,你就记住法轮大法好,记住真善忍就行了。回家告诉你家里人,相信大法好会得福报。我说得很激动,这个司机握着我的手,连连点头说大姐我记住了。回来后我才悟到为什么被撞了这些次,因为我开始就认可了,我说只要能讲真象,撞我也值得,就这样承认了旧势力的安排。当我悟到这一点后我发了一念,不允许再撞我一次。就这样以后再没发生过这样的事。

可是旧势力是变着法儿的迫害。有一次我见到了20多年前干临时工时的同事,我告诉他这个法,他看了两遍《转法轮》,当他知道真象的时候,我象消业的状态,腰和肚子疼得非常厉害。一个同修说你看看书,我说看不了。我冷静一下想,我没错,旧势力又变换方式来迫害我。于是我就背《论语》、《洪吟》。疼了一个多小时就好了。通过这件事,我悟到旧势力就是一个纸老虎,一捅就破。在宇宙大法的涵盖下,一切瞬间就变。其实这个法是无所不能的,只是师父让我们去同化这个法,什么都是师父在做。其实我们很多同修周围的环境很困难,方方面面这都是旧势力的安排,如果按照师父说的去做,层层突破,就是否定旧势力的安排。走正师父安排的路,我想这是对师父最好的回报。

有的时候很难讲清修炼的体会,落笔的时候和心里体会到的也是有差距的。就写到这,愿我们所有的同修都更加精进,做好三件事。用《转法轮》中的一句话结束,“真正修炼的人,我说是很容易的,不是什么高不可攀的东西。”

以上是个人现阶段的一些体会,不足之处还望指正。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