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在周边县城做协调工作的体会


【明慧网2003年11月26日】我是农村弟子,98年农历20得法,得法后深感与大法相见恨晚,很有一段时间恨自己缘分浅,没能亲见师面,暗自立志,要加倍努力精进。自此以后,抓紧一切休息时间学法、修炼。学法的形式除看书、看录像、听讲法录音外还抄书。到98年底当时手里的11本大法书,除《法解》抄一遍外,其余的都抄了两、三遍;尤其《转法轮》一书,我给自己规定一年内再忙也得抄三遍,至今实践着。开始我主动走出来做炼功点上或片上的辅导员,99年初,又做县辅导站站长的工作。

99年4月,因为天津警察非法抓了十几位法轮功学员,从而导致了4.25法轮功学员到北京大上访。我当时心想这么好的功法,这么好的老师,可以说是全是好处,没有半点不是,怎么楞有人不让炼呢?抱着极度不理解的心情要去说个究竟,一路上不由地眼含热泪。由于当时火车不让进站,我们赶到的较晚,就在府右街头拐角处席地而坐。傍晚后我们心想有“6.4”先例,白天没事,到晚上说不定会出啥事儿。所以商量站长、辅导员都自觉站到外围去,万一夜里有坦克车要轧,好保护学员。结果还没等商量完就传下话来,事情已解决,让先回去,于是乘信访办准备的客车回了家。

99年7.20,全国各地都有法轮功学员突然被抓捕,所有交通停运,我就骑自行车赶到了北京。23日被送回当地县看守所拘留。在看守所里,我冷静地思考了我的所作所为。上有天、下有地,天地良心,我做的没有半点错。所以亲人、朋友的劝说,公安政保多次地来讲,甚至用劳教、判刑来威逼、恐吓,让我说什么“脱离”,写什么“不炼”都不好使。我决心已定要坚持,就是蹲大狱也不屈服。半个月后他们放了我。回家后第二天我便到市里东找西问,找到互联网并取回师父7.22日发表的《我的一点声明》。在后来的一年内一有节假日、敏感日或大的活动,我就先被当地恶徒非法抓捕关押,相继被关押7次。被罚款、抄家,录音机、彩电、摩托车都被抢走,凡是能拿的就连平时炼功穿的衣服都被抢走了。2000年12月5日也是最后一次被强行绑架到公安局,双手戴铐伸展双臂被铐在室外,冻了我三天四夜后,正念脱铐走脱,流离失所至今。

3年来我足迹踏遍周边七、八个县,在当时的环境下学员们都有一种向往,不时地能相互坐在一起交流交流该有多好。我就利用我走村串乡的方便走到哪里就和哪里的学员们聚一聚。少则4、5个人,多则40、50个人。有时一天下来,上午、下午和晚上要开3场切磋会。介绍外地、外县修炼中好的体会,切磋对法理的认识。在当时那种情况下能在一起聚一聚都是对每一个学员的莫大鼓励和激发。还和少数走不出来的或被干扰严重的学员在法理上沟通,提高认识,也和个别邪悟者座谈,去除他们的障碍。刚开始做时也有不顺利的,有时一个交流会要换几个地点;有时我们散会刚走,警察就赶到了;甚至有时环境不好而又找不到合适场地时,我们法会就开在山坡上、玉米地里。那时也常往外冒怕心,但看到同修们对交流会和对法的那种渴望的心,对法的正信激励着我一次又一次地走了过来。

在2001年9月间,时逢当局搞什么“网上追捕”,当时乘汽车去外地,可车到半路被公安拦住要查身份证,没有身份证的要检查登记,他们认为可疑的还要拍照进行网上查对。我包里有资料,就求师父帮助,然后跳墙脱险返回。心想骑自行车该没有事吧,可骑自行车在国道半路被一警察雇车追赶上了。当时警察就要我拿身份证,我便随口说了一句“没有”,同时调整心态发正念。心想我做的事最正,就该理直气壮,堂堂正正的。警察直看我的包,并要我随他们走,我不听。他便让司机去打电话叫人,我当时手指司机大喊一声“看你敢去!”司机便站那再也没动。我们这边一对一,警察也无计可施,我便大声数落他:大白天明劫道,你也太狂了吧。不一会儿行人聚了一大帮,他见群众没有说他对的,就自己自找台阶下说了一句:“走吧,下次再让我碰上要没有身份证可对你不客气。”我猛然间忆起几天前梦中的一幅场景,就是在公路上被恶警抓住铐走,不由眼泪直流,在心里感谢师尊的慈爱看护。

总之同修需要交流,我就该尽心做好,这也是我3年来的证实大法的过程。联络协调起到了县与县之间的连通作用,使周边数县形成了整体。同修们主动走出来做协调人,真正为法负责,为学员们所想,不拘形式,不定时间地碰头交流,如有问题及时解决,把对法对学员的损失降到最低。

比如,今年初有一个县,恶人准备办洗脑班,学员把消息及时传了出去,使邻近几个县同时发正念。后来主办恶人得急病,洗脑班不了了之。

有一个县在2000年一次去北京上访近百人,送回当地非法关押在县看守所。除个别家属交钱并代写“不炼保证”把人接回外,大部分学员被非法关押两年之久。开始610说交一万元钱还写“保证”才放人。被关押者多数是原来的辅导员和老学员。当时我们在全县范围与在家学员多次切磋交流,整体提高对法的认识,并耐心地做被关学员家属的工作,全面讲清真象。多数家属明白真象有了正念,都不跟恶警合作,不交钱,不为难里面被关的亲人;还帮助往里送书和经文。及时写信交流沟通,里外配合一致。针对县委、县政府、610办公室、政法委、公安及看守所人员,通过直接或间接形式讲真象,送资料及写信。找不到本人就找家属。真象资料主要选迫害大法、善恶有报的实例;本县原来无法医治的绝症患者和老病号们经炼功后都痊愈了的人和事;修炼以后自觉主动交粮纳税、铺路修桥的典型事例;总之全方位多渠道地用心去做。后来610又说交8000元放人、5000元放人,最后看实在不行经县领导开会说交2000元放人,最后只要打欠条就放人了。再后来写信讲真象推广到上至县委、县政府、各行政大局、机关、厂矿、事业单位、公司,下至各乡政府、各派出所、村委和各大小学校,都仔细地查找地址、人名,找有文化的和在家的人专人负责,我们提供邮票、信纸、信封、详细地址和合适的真象资料。同时也给个别走不出来的学员一个参与正法的机会。不但在本县做,也推广到外县。

2001年底,一个乡派出所非法抓捕一个证实法的大法弟子送去县看守所,所长不收。理由是谁送法轮功学员进来,谁得先拿出生活费。乡派出所打电话到处请示,结论是谁批示让收谁把关押法轮功学员这两年的经济亏空给拿出来。一拖二等到半夜,最后没办法只好放人。听说第二天派出所长到公安局大骂一顿,并说以后就是喊爹也不抓法轮功了。开十六大期间县领导给派出所放下话说,谁抓人谁负责到底(就是指得解决花销)。由于同修们的相互配合一致,使环境相对来讲还比较宽松。就是在劳教所和洗脑班走弯路的学员,也是不长时间就清醒过来,从新投入了正法修炼中。

在2002年有一个县的学员们整体面对面讲真象做得挺突出。该县范围内各村、庄、镇都普遍讲过数遍,我提议周边邻县组织人员去实地取经,住下来交流讲真象过程中的体会,谈在法上的认识,并相互结伴实地去做。回本地区再以点带面,使讲真象工作在整体上向前推进一步。

再者各县协调人不时交流,在法上提高整体意识,破除旧势力安排的间隔,真正地为法负责,完全为学员着想,相互配合协调,使法在整体上展现更大的威力。在证实大法的工作上互补,做好自己该做的一切。学习师父《在美术创作研究会上讲法》我悟到:在正法推进到表面的时刻,关键是我们能找回我们的主念、真我,并能完全支配我们的表面时,那将是伟大的佛法在人间的再现,也是法对我们的要求。受师父评注《向当地民众揭露当地的邪恶》一文的启发,我们眼下正着重清查老家是当地人,而又在外地任职,并参与对大法迫害的恶人名单和社会关系,使讲真象的工作做得更广、更细、更彻底。

与法对我们的要求相比,差距还很大,应再努力使整体做得更好,如有不对请指正。谢谢师父的苦度和呵护,并感谢三年来留我吃住和给予我帮助的同修。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