清醒认识两条路 执著无漏了洪愿


【明慧网2003年12月13日】以下是个人体悟,仅供同修交流。

作为正法时期大法弟子,我们实际上面临着两种安排,两条道路:一条是旧势力安排的充满着邪恶考验的个人修炼之路,一条是师尊安排的慈悲洪大的真正的正法之路。按照哪条路走,是一个严肃的问题。师尊在《转法轮》“开光”一节中讲到“它安排的,所以你将来就归它管”,旧势力都在法正乾坤中被除尽了,如果按照它们安排的路去走,跟它们去,结果不太可怕了吗?因此,能否彻底破除旧势力的安排,真正地走伟大的师尊亲自给我们安排的正法之路,关系到我们每一个大法弟子能否作为正法时期大法弟子真正的伟大的圆满。

要彻底破除旧势力的安排,走好正法之路,我们必须不断在法上清醒认识这两条道路。从法上,我理解到:

师尊出于洪大的慈悲而安排正法,在旧宇宙走向坏灭的最后阶段,以无量智慧开创一个全新的超越过去一切时期的永远不灭的最美好的宇宙,将旧宇宙的生命都善解、同化、过渡到新的宇宙中去,让宇宙众生不但得救,而且生存得比以前任何时期更美好。

旧势力自身都面临着毁灭,本身就是宇宙大法救度的对象,可当师尊来救度它们时,它们却以狭隘的智慧和变异的观念执著地安排这件事情:它们把宇宙高层败坏了的生命打入三界,让其控制恶人,诬蔑大法,迫害大法弟子,毒害世人,给师尊正法和大法弟子修炼制造了巨大的魔难,美其名曰“给法树立威德”;最后将败坏的高层生命、恶人、邪恶考验中淘汰下来的大法学员、受谎言毒害的世人全部销毁,美其名曰“净化宇宙”。

大法早就具备宇宙众生不可思议的无上威德,任何宇宙生命都不可能通过给法制造魔难从而为法树立威德,制造的魔难越大其罪业越大;师尊说:“如果这件事情没有发生,我可以把一切生命都善解,统统达到圆满的标准”(《在北美大湖区法会上讲法》),只有师尊的大法才能使宇宙众生从根本上得到净化,从而得救,可是旧势力执著地认为必须销毁掉它们认为不纯的生命才能净化宇宙,但旧宇宙所有的生命都不纯了,它们怎么销毁它们认定的“不纯了的生命”,都不可能真正净化宇宙,销毁得越多坏事干得越大;所以它们的安排起不到好的作用,却只起到了阻碍师尊正法、阻碍众生得救和毁灭众生的作用,是一种彻头彻尾的邪恶,我们必须全盘否定它,彻底破除它,不能留有任何余地。

师尊早就讲过:“最根本上讲你们还要在破除旧势力迫害的过程中建立起伟大的威德”(《正法时期大法弟子》),我悟到:针对旧势力安排的破坏性的所谓考验,我们不应把目标定在如何承受住它们安排的破坏性的考验,而应放在如何彻底使它们的迫害不能实施,我们不是来接受旧势力考验的,而是来破除它的考验的。

如今,旧势力早已在正法洪势中被彻底地清除了,但是它们的安排还因残余的旧势力黑手、邪魔烂鬼和恶人的存在而运行着,如何彻底破除它们的安排呢?我悟到,真正做好师尊交给我们的三件事就是彻底破除这场迫害的法宝,也是我们正法时期大法弟子真正地走向伟大圆满的唯一道路。以下是我对做好三件事的认识:

一.学法

旧势力安排魔难迫害大法弟子的主要借口是修炼人还有执著没去,要让修炼人暴露执著、发现执著、去掉执著从而圆满。师尊说:“我过去讲过,我说实际上常人社会发生的一切,在今天,都是大法弟子的心促成的。虽然有旧势力的存在,可是你们没有那个心,它就没有招。你正念很足,旧势力是没有办法的。”(《在2002年美国费城法会上讲法》)

修炼到今天,我们许多比较明显、强烈的执著一般都被修去了,剩下的许多执著往往都是隐藏得比较深的,甚至夹杂在证实大法中,表面看上去是善的、是为了法,其实蕴藏着很深的执著,所以不易觉察,就象师尊说到的旧势力的善:“可是这善是变异的,这善的背后有执著,也正因为其善的表现,制造障碍那是最能自欺欺人的”(《在2003年美中法会上的讲法》);而越到最后,邪恶生命也越疯狂,稍不清醒它们就钻空子,而且干坏事时都很恶毒。例如:

有一位同修非常看重让自己的亲人得法,没看到其中包含的自己为私的心,只想到自己想救度众生这个好的一面。她的父亲因重病住院时,她想:“这是一个向家人证实法的好机会,要是父亲生病时学了大法就马上好了……”结果父亲还没出院母亲又得急病住院了,母亲在医院学法后恢复很快,但母亲还在医院妹妹又发病了,共花了近万元钱不说,耽误了许多修炼的时间,后来通过交流认识到让亲人得法这个善心背后隐藏的自己的执著,亲人很快全都没事了。

有一位同修对儿子的情放不下,希望儿子听话,将儿子教育好,以便他有个好的未来,还在学法时找出为自己辩护的理由,说父母不教育好子女也是犯罪。由于心不纯,被邪恶钻了空子,结果儿子突然变得很不听话,又是贪玩,又是早恋,谁劝也没用,学习成绩直线下降,儿子越不听话他越操心,他越操心儿子越不听话,一段时间真是操尽了心,学法都静不下来。

我曾经想把工作干得很好,从而让人了解大法好并以此创造条件讲真象,由于太注重符合常人的看法,结果不知不觉地助长了求名的心,表面上全是为了法,内心深处是执著于名,被邪恶钻了空子。接下来工作中事情越来越多,但我还是乐此不疲,因为讲真象的事做得还勉强可以,但是我能学法的时间却越来越少了,最后工作越来越不顺利,讲真象的事也不顺利了,当我惊醒过来时我发现我失去了许多宝贵的学法时间却什么也没得到。

有的同修在做证实大法的事情时,静不下心来,思想被功利心、争斗心、显示心所占据,只看到讲真象是在救众生,从法上讲没有错,完全忘记了做证实大法工作时应有纯净的心态,从而被邪恶钻了空子,出了许多问题,很令人痛心。如有的同修没认识到揭露邪恶是为了破除邪恶,从而救度众生,抱着对造谣宣传不满的心和争斗心在想:“你敢给大法造谣,可恶!我揭穿你”,仿佛是在与邪恶争口气、和邪恶争夺人心;有的很不理智,疏忽大意,却在想“有师在,有法在,怕什么!”;有的同修忘记了师尊说过:“讲真象救度众生,旧势力是不敢反对的,关键是做事时的心态别叫其钻空子”(《在2002年波士顿法会上的讲法》),没认识到是因为有漏而出事,却用人的观念认为做证实大法的事才被抓,心里想不做吧不符合法,做吧又怕抓;有的抱着攀比心在想别人做了很多证实大法工作,自己也得怎么做,不然没面子;有的想也做了那么多证实大法的事,没出问题,见好就收吧,再做要是被抓了多不合算,而不是认识到救度众生就是大法弟子的使命,坚信符合法去做就不会出问题,不是想如何学好法、修好心、用纯净心去做。有的同修说:“不管明天是否被抓,不管明天如何,今天还得做证实法的事”,这种不畏艰难的精神确实可敬,但是里面似乎有一种面对旧势力安排的迫害无可奈何的感觉,我认为大法弟子多想想如何在法上破除它会更好。

当我们在法上不清醒的时候,那就是在正法中尚未灭尽的邪恶有机可乘的时候;当我们走正的时候,邪恶就不敢妄动,只有在那里等待灭亡。师尊说:“如果你们真的正念很强,能放下生死,金刚不动,那些邪恶就不敢动你们”,“这个弟子走得正、做得好,如果谁再去迫害,我是绝对不饶它。” (《北美巡回讲法》)

是不是我们达到旧势力的要求我们就是达到标准了呢?其实这只不过是暂时避免了旧势力对自己个人的迫害而没有根本上破除旧势力的安排。但我们都曾经隐约认为是这样的,其实这恰恰就是在承认旧势力的安排,因为旧势力在某段时间、某件事上不找麻烦只不过是旧势力认为这时达到了它的标准,而这个所谓的标准与真正的新宇宙的法——大法的不同层次的标准可能相差甚远,再怎么样达到这个旧宇宙的标准都不能使我们同化到新宇宙中去,都不能使我们得救。这种想法就是把自己圆满的标准限定在旧势力的标准上,而不是努力达到新宇宙不同层次的标准——大法的标准。师尊在《转法轮》中讲到天魔:“可是他也不是那么坏,他只不过是按照上一个周期宇宙的特性在行事,这就是人们所说的天魔”。我们如果按照旧宇宙的理行事而不同化大法不同层次的标准,即使能被救度到新宇宙中去,那将会是什么样的得救呢?能算是大法弟子真正的伟大的圆满吗?

旧势力过去对我们的修炼作了非常周密的安排,包括各种观念影响下的一思一念。我们的很多心念都是从没有同化法的空间中发出来的,这些空间中还是旧宇宙的物质和生命,还是旧宇宙的理,而且是旧宇宙坏灭时期的理,它们与旧势力是一脉相承的。这些念头,如果不用法来对照、来过滤它、归正它,甚至放纵它、加强它,就是在加强旧势力的安排,就是将自己天体中的一部分生命留在即将不存在的旧宇宙中而不愿将其同化到新宇宙中去。许多念头很可能就是旧势力的安排的一种干扰形式,如果不彻底破除这些旧思想和观念,它就会迷惑我们,严重阻碍我们同化法,阻碍我们走正法之路。

我们过去许多时候没能按大法“真、善、忍”的标准去对照、去过滤自己的思想,而保留了旧观念,在无意间承认了旧势力的标准,按照与旧势力的相同的思维方式在看问题:如对受迫害的同修漠不关心,或认为他们要修的层次高该有大关,或认为他们业力大该有大难,甚至认为有的同修心性有问题、太不理智,不听劝告,不吃点苦,敲一下不会吸收教训;对走了弯路的同修嗤之以鼻;走了弯路的同修总认为师尊不会再管自己了;在讲真象中碰到暂时不能接受的就说“这人不可救了”;自己抱着执著不放却总指责别人不纯,认为自己悟到的理才是正确的并将自己的安排强加给别人;不重视学法甚至对法不太相信……这些不都是旧势力的特点吗?我们的心性能和它们一样吗?绝对不能!我们必须彻底破除这些观念。

我们还在过去许多时候无意间承认了旧势力的安排,加强了旧势力的安排,给师尊正法造成了阻碍。如有一位同修对旧势力的安排认识不清,出现很严重消业状态时没看自己心性上什么地方被邪恶钻了空子,竟然认为是师尊的安排,心里想:“老师啊,这是您在考验我呀,只要不破坏大法的声誉(意思是只要不死),只管来吧!”由于承认、欢迎了旧势力的安排,结果被旧势力加重迫害,最后在常人看来简直快有生命危险时才想“师父,我受不了啦,给我解决解决这个问题吧”,没过几个小时他就好了。另外一个同修见他过了大关,觉得这是树立了威德,非常佩服和羡慕,结果回去没两天她也消业起不了床,最后通过交流,从法上认识到这是旧势力在干扰,发正念铲除它,并请师尊安排,也马上就好了。

有的同修确实经过了许多魔难最后都坚定地走过来了,于是自己都觉得很了不起、树立了威德,因此津津乐道,这其实是在感谢旧势力给自己的安排;有的同修看到别的同修被抓、被打、在魔窟被酷刑折磨,经过了许多魔难最后都坚定地闯过来了,觉得那真了不起,就想“要是我也这样那才伟大”;有的同修过去在旧势力安排的迫害中没做好,就一边痛下修炼的决心一边想:“要是下次再碰上这事我一定要怎么怎么样做好”;这其实是在追求旧势力的安排,要求旧势力给自己再加重魔难,加重迫害。

这些都是把个人修炼中的威德看得高于正法中救度众生的心所产生的,是为私的,当我们能想到安排一场迫害将使多少生命对法不理解、不敬因而被淘汰时,能想到师尊为救众生操了无数的心时,也许不会再有这样的想法,其实大法弟子修炼中威德的树立根本不是通过接受旧势力安排的魔难达到的,而是通过做好师尊教给我们的三件事,破除旧势力的安排中树立的,这才是最伟大的未来的宇宙中觉者的威德。

是不是我们从法上清醒认识了旧势力的安排就足以使它的安排不起作用呢?我悟到还必须请求师尊安排我们修炼的路才能解决。有同修想:“师父不是为我们安排了修炼道路吗,为什么还总要麻烦师父再安排呢!这不是太执著了吗?”;有同修说:“师父为我们操够了心,怎么能动不动就麻烦师父呢!”意思是不用再想请师尊安排。我悟到不是这样,因为旧势力虽然已经被铲除,但旧势力的黑手不会放弃完成旧势力作出的所谓周密的安排,而且有的同修在过去历史上和旧势力签过约定,它是更不会轻易放手的,它会拼命地实施迫害,这样就只有请师尊安排才能解决得了。师尊在《转法轮》中讲到:“我们宇宙中有个理,他自己追求的,自己想要的,别人一般情况不能干涉”,当我们不能明确地坚决地排除它的安排时,等于还在承认过去的约定和安排,师尊是不好安排的。但如果我们排斥它的安排,请求师尊重新安排,“哪怕在历史上签过什么约,你今天正念很足,不承认它,你就不要那个,你就能够否定它”(《在2002年美国费城法会上讲法》)。所以,我悟到明确地请求师尊安排是很重要的。

二.发正念

师尊说:“一个常人在修炼人面前他是非常脆弱的。今天的人实际上是受了不同层次这套旧势力系统安排下来的魔难,人被不同层次的旧势力控制着,所以它们才变得非常强硬,它们才敢对修炼的人如何如何,它们才敢对大法不敬”(《在华盛顿DC国际法会上讲法》)。因此,要从根本上破除,清除另外空间的邪恶生命是非常重要的。这些旧势力的黑手,“旧势力当初安排它们干的它就要一干到底”(《在2003年美中法会上的讲法》),这些邪魔烂鬼,“它就是坏,它就是毒,它就是邪,就象那个毒药一样,你叫它不毒人,它做不到,它就是这样的东西,那么在清除它的过程中也要毫不客气,就是清理掉。”(《在2001年加拿大法会上讲法》)只有彻底铲除了旧势力的黑手和邪魔烂鬼,才能使旧势力的安排彻底破灭。

师尊说:“有多强的正念,有多大的威力”(师父评注文章《三言两语:好人》)。为了发好正念,我们必须加强学法,提高心性,以加强正念,同时在发正念时,静下心来,真正地起到正念除恶的作用。《明慧网》上有同修谈到梦境中看到不同心性的修炼人发正念时的情景:心性高,静下心来发正念的同修发正念时另外空间光芒四射,瞬间将一个个邪恶灭尽;稍差一点的同修发出光把邪恶打得负伤而逃;而心性不高心不静的同修一会儿想这,一会儿想那,只看见时不时地发出一点微弱的光,根本伤不了邪恶,反被邪魔烂鬼嘲笑。读后我觉得很受启发,学法修心、加强正念确实是很关键的。

我悟到,在法上清醒、正念强的同修,时时用正念对待一切,那么时时放射出的真理之光就会经常地不断地清除邪恶;在法上认识不清,甚至追求在魔难中树立威德的同修,就是在招引邪恶,提供邪恶躲藏、生存的环境,保护邪恶;而抱着执著不放,甚至被执著带动、执著越来越重的,就是在自己的天体中不断地滋长和产生邪恶,扩大邪恶的势力。这个差别是很大的。因此,加强学法、保持强大的正念是非常重要的。

三.讲清真象

师尊说:“作为旧宇宙的生命,包括一切生命因素,在正法这件事情上、在我的选择中,所有的生命都来按照我所选择的来圆容它,把你们最好的办法拿出来,不是为改动我要的,而是按照我说的去圆容它,这就是宇宙中生命最大的善念。”(《2003年元宵节在美国西部法会上的讲法》)。我悟到,圆容师尊的洪愿,按照师尊的要求去做,这就是宇宙中生命产生和存在最伟大的目的和意义。作为大法弟子,我们现在生存的最大目的和意义就是完成师尊的洪愿,救度更多的众生。而讲清真象就是在直接地救度众生。

讲清真象不是常人式的事情,讲清真象的效果与我们的修炼境界和心态是密切相关的。师尊讲过:“大法徒讲真象,口中利剑齐放。”(《快讲》)“你们在这里讲,你们层层修好的身体也在层层不同的天体上讲”(《在大纽约地区法会的讲法和解法》),我悟到,讲真象时如果正念强,心态正,当时就可以在明白真象者对应的天体中大量清除邪恶、救度众生,而心不纯时,讲出的话不纯,就不能很好地起到这种作用;师尊讲过:“因为真正有功的人,有能量的人,你不用特意去发,你摸过的东西都会留下能量,都是闪闪发光的”(《转法轮》),那么我们做真象资料时,我们的境界和心态就会容入其中,正念越强的做出的真象资料威力越大,放射出真理之光越强,越能起到清除邪恶、归正人心的作用。

中心体会:要做好正法中的一切,学好法是关键,法是我们破除一切障碍的利器,法是我们走好正法之路的保护伞。学法的过程就是师尊将洪大的法力无私地注入到我们天体内的过程,让我们在正法中具备更大的能力。但是我们学法的目的不应该是为了得到这些,我们学法是为了更好地圆容师尊的洪愿,实现我们生命存在的意义,为了兑现我们史前的洪誓大愿,为了救度更多的众生。

个人体悟,不足之处望同修慈悲指正。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