马三家集中营的迫害(二):教唆犹大疯狂施暴


【明慧网2003年12月13日】到2002年12月中旬,中央610歹徒认为马三家女二所的转化率太低,没有达到他们要求的指标,他们直接派工作组进驻马三家女二所蹲点。从那时开始,全所从所长到底下的恶警天天陪战,整夜整夜不允许学员睡觉,让犹大们给大法学员念邪恶的材料,叫学员回答他们的问题。一有不同看法时就大打出手,拳脚相加,让你蹲着进行折磨,有的恶警赤膊上阵亲自动手打大法学员。再不屈服就关到一楼的铁门里,到了那里他们就可以随便了,拽耳朵、揪头发、打嘴巴、往脸上打、往腿上踢、往身上踹,无所顾及,就象发了疯一样。到晚上把你两只手绑在铁床上,捆得紧紧的,手腕子都快要别断了。有的大法学员双手被绑在铁床腿上,绳子捆了几十道,一点间隙都没有;同时把双脚捆在一起,让你蹲着,一蹲就是十二个小时,不许上厕所,说什么有尿就便在裤子里,拉了你就给我吃了。有位学员被折磨哭了,女恶警却对犹大们说,不行就用胶带把嘴封上;当要解绳子时,因为绳子已经勒到肉里,两只手肿得像大馒头一样,绳子解不开,只能连撕带拽,其痛苦可想而知。有的学员手被捆出了大泡,手背都烂了,往外流着脓。

因为害怕曝光,这里的恶警一般在公开场合不打人,而是指使和怂恿犹大们大打出手。犹大们要什么就给提供什么,要手铐给手铐,要电棍给电棍,打成什么样他们不管,假装不知道。犹大们把大法学员用手铐在暖气管上吊起来,用电棍往学员的全身拼命地电击;把学员双手绑在背后,强制蹲着,并脱下学员袜子写上污蔑师父的话后再强行给学员穿上;犹大们有时连续十几天不让学员睡觉并强迫蹲着,它们给念反面材料,学员一合眼就打嘴巴子,一个犹大头子出主意用手帕沾水往眼珠上抽,这样的折磨一弄往往就是三四个月;有的叫学员按马步姿势站桩,腿和身体要下蹲到位,蹲得腿硬邦邦的。如果蹲不到位,就用棍子使劲往身上抽、往腿上抽,抽得整条腿都成了黑紫色。集体洗澡时,不让受伤学员去,怕其他学员看到。

有的犹大给学员念材料,让学员回答问题,如果答案不是她们想要的,犹大们就象发疯似的,两手揪住学员的头发拼命地摇晃,然后揪着学员的头发往地上撞,揪得满地到处都是头发。再按倒在地用脚往学员身上踢,往身上踹,踢得学员在地上直打滚,而站在一旁的犹大却在狂笑不止。

如果你再不屈服,就让几个膀大腰圆的犹大强行把学员的两条腿按双盘姿势绑上,一绑就是一宿,有个学员被捆绑双盘了十六个小时。有的学员两条腿按双盘姿势被绑上,胳膊背在后背捆两道,大臂上面捆一道,手腕上捆一道,捆得紧紧的。再用细绳将两腿紧挂在脖子一起,捆了一道又一道,让你上身直不起来,头也抬不起来,就这样蜷曲趴着,异常痛苦难忍。那个犹大头子在旁边看着说:“你知道什么是法律吗?什么叫专政吗?这就是法律,这就是无产阶级专政”;有的学员被绑上后,犹大们用纸团成球儿,塞在你的鼻子里,让你呼吸困难。有时呼吸的力量稍大一点,纸球就吸到鼻子里面去了,有个学员几天后才把纸球弄出来。曾被双盘捆绑过的大多数学员不能正常行走,两条腿发软,走路用不上力,有的就此瘫痪了。

有的大法学员被带到综合楼里关小号。那里白天就很冷,到晚上更是冻得受不了,想睡也睡不着,冻得心都揪到一起去了,再加上把你四肢都铐到铁椅子上不能动,铐上一天已经是惨无人道了,恶警们却把学员一铐就是一周和十几天。有的学员放出来时,两只胳膊不好使,两条腿不能走路了,有的四肢都不能动了,只能用担架抬回来。

有的学员被带到综合楼的房间里,工作组蹲点的几个人强行把学员摁在冰冷的地上,用床单把学员的腿双盘绑上,腿下立着垫上坚硬的皮鞋底,再把两只手对着反背在后面铐着,非常得疼痛,还把大法书放到学员的臀部下坐着;两三个小时后,帮教团一名有一百五六十斤体重的男恶警,把两个膝盖顶在学员的大腿上往下顶往下压,恶警还觉得不解恨,竟双脚站在学员双盘的腿上往下踩往下跺;紧接着又把学员的两手弄到前面,铐在恶警坐着的椅子腿上,不停地向后拖椅子,学员的腿双盘着,头却都快要钻到椅子底下去了,就这样残酷地折磨学员很长时间。

面对无理的迫害,有的大法学员采取绝食的方式进行抵制,马三家女二所的恶警们就强行灌食和强行输液,所有的费用都由学员家属负担。每到中午或一做好吃的饭菜,就让五六个人把绝食学员四脚朝天地抬到食堂闻味。有位学员一直绝食了四个多月,最后已经瘦得脱了像,脸上瘦得一点肉都没有了,两个颧骨和两腮的骨头都突兀出来了,身上瘦成一条,原来一个一百三四十斤的人被折磨得只剩八十几斤,最后不得不把这位学员送了回去。

还有一位50多岁的大法学员,因为抵制邪恶的安排,不参加所里的劳动,也不做操,犹大们一直不停地折磨她。过一段时间就带她出去做操,她坚持不做,回去后就是一顿毒打,打完后又带她出去做操,她还是不做,回去后还是一顿毒打。她挨了无数的毒打,邪恶在她身上使绝了招数,也没能改变这位学员对法轮大法的坚定信念。

在马三家女二所,所有坚定的法轮功学员都被诬蔑为精神有问题和心理有障碍。他们买来测试仪器,请来心理医生,对这些学员进行测试。有的人不止一次地反复测试,但测试的结果都是正常的,有的测试结果都比正常人还要正常,使得恶警们无言以对,不了了之。

对于特别坚定的学员,恶警就硬说其是精神病。强行送到精神病院进行药物刺激、打针,甚至电击,最后医院得出结论说,不象是精神病人,又给送回马三家女二所,回来后还是没完没了地迫害。

马三家女二所长期对于非法关押的一千三百多名法轮功学员进行无理迫害和精神摧残,使得正念不足或对大法对师父坚信不够的学员,在不清醒的状态下写了三书。她们是不情愿的,当她们一清醒过来时,痛苦的心情无以言表。她们有不少人声明自己所写的三书作废,而此时女二所的恶警就象疯了一样地竭尽全力,宁可把人打死打疯,也得逼其转化,绝不允许声明三书作废。有一位学员被关到一楼铁门里,犹大们有的拿着棍子,有的拿着皮带,有的用拳头,五六个一起上,专往学员的头上和脸上打,这位学员被打得昏死过去好几次,然后就拼命地掐人中把人弄醒,把笔塞到学员手中,逼着重新写三书。学员宁死不写,就又遭毒打;当犹大们打不动时,就强制学员蹲着,一蹲就是四天四夜,要两脚跟放平,并且要求两脚宽度不许超过一块地砖的宽度,一活动就挨打;然后又按双盘把腿绑起来,一绑就是几天。就这样一口气折腾了四十几天,最后这位学员坚定地走了过来,邪恶对她终于是束手无策。

有个学员声明自己的三书作废,犹大们就把她关在一楼铁门里,也是五六个人一起上,一会儿就把人打晕得认不出东南西北了,第二天脑袋像一个大南瓜,眼睛肿得看不到东西。好几天不允许她上水房洗漱,就是怕别的分队的人看见,同时还在不停地折磨她,找坚硬的东西往她手指盖里刺。

在马三家女二所,腿不好用的,背着走的,架着走的,用担架抬来抬去送医院的,被逼疯的,到处可见。在马三家女二所,对特别坚定的学员都是往死里打,不打死几个来回是不会轻易放过的。有时当我们排队去食堂吃饭经过一楼或到一楼打扫卫生时,经常听到从铁门里或仓库里传出学员惨遭折磨声。

马三家女二所的犹大们既充当了邪恶警察的打手,又为恶警迫害学员出谋划策,其折磨学员手段之凶恶,几乎达到了疯狂的程度。这里的犹大头子有林平、王玉维、张月秋、王梅雪等。

关押在马三家女二所的法轮功学员每时每刻都在遭受着邪恶的精神摧残和肉体折磨,她们的处境非常可怕,随时随地都有被打死打伤的危险。我们呼吁全世界大法弟子共同铲除这个邪恶的黑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