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抵制迫害证实大法的经历

【明慧网2003年12月13日】

一、上访

九九年七月二十一日,去省城上访被抓,关在一个很大的屋子里(屋里挤满了人,都是被抓的法轮功学员),然后进行登记,一批一批往住所地遣送。我拒不写自己的名字。不一会儿,来了一个中等个胖子对我软硬兼施,软的不行他就对我来硬的,他说:“你为啥不签名,你比别人了不起呀?”当时我想:我是大法弟子还怕你不成。当时我就反驳了他:“你有什么了不起,张狂啥,谁怕你。”

半夜1:40还在逼我签字,我一看屋里也没几个人了,不签也不行了,签完后两个警察一边挽着一只胳膊,身后还是那个中等个胖子推着我。一边走我不停地喊:“警察抓人了!为什么不抓坏人抓好人,抓老头老太太算什么本事。”就这样走了200多米,到了一个警车旁,车门是开着的,三个警察把我往车上推,当时有几个学员已经坐里了。我坚持不上警车,我高喊,跟他们讲理,我说:“我不是坏人凭什么坐警车,警车是坏人坐的,我是好人绝对不能坐。”于是三个警察就使足了劲推我,可是也没把我推上车。他们在没有办法的情况下,又转身对着一辆高级豪华车对我说:“你看这个车行不行?”我说:“行。”我浑身一使劲,甩开三个警察自己就上车了。坐在警车里的学员看我不坐,她们也都从车上下来了,并说:“她不坐我们也不坐。”在车上一个警察问我们炼多长时间了,但说得不尊重。我说:“请你说话尊重点,法轮功是指导我们修炼的大法,你不能随便乱说。”

到了派出所后,我看算我在内有14个同修,警察看着不让说话,更不让出入,上厕所警察跟着。我就不听他们的,我该干啥干啥,他们说我是头。我说:法轮功里没有头,都是修炼。在形势的逼迫下有不少学员不敢承认自己是上访,有的说去旅游,有的说去探亲等理由。我看到这些心里很难过,心想我是大法弟子,我应该堂堂正正,在困难面前决不退缩,我应该用我的实际行动给大家以鼓励,唤起同修的勇敢。

当给我录口供时,问我去哪儿?“上访”。为什么上访?“法轮功教人向善做好人,而且炼法轮功身体不得病,给公家省大量的医药费。这样对待法轮功,是不负责任的,法轮功这么好不让我炼我想不通,想找上级领导说说心里话。”给我录口供时间最长,有半个小时,就听我一人说,他们也记不下来。半个小时说得我嘴都干了,一直向他们洪扬大法的博大精深,他们听着听着一笑说:“你回去吧。”我回到同修中间给他们讲了录口供的经过,大家振作起来了。开始交流着,似乎胆子大起来了。

第二天早晨〔7月22日〕4:40时,我们提出要晨炼,遭到拒绝,理由是机关企事业单位不许炼功。5:30时,我要求往家里打电话被拒绝后,我要求与所长谈判:“我现在是公民而不是犯人,为什么打电话的权利都不给?”5:50时所教导员才同意我给家人打电话,然后我又给单位打电话讲被抓的事实真相。坐在旁边的警察一把抢下我手中的电话并厉声训斥我,还对我拍桌子瞪眼睛。我手往桌子上啪一拍,双腿一盘坐在他对面的椅子上,我对着他那张发怒的脸说:“你能把我怎么样?我还没怕过谁。”

当天下午5:30时,各单位领导到派出所接人,接到我的时候,所长对我们领导说:“你们这老太太太厉害了。”然后就用拳头开玩笑似的推我说:“你也太厉害了,你知道你昨天晚上训斥的是谁吗?”“不知道。”“你训的是我们局长。”“哦!他是你的局长又不是我的局长,训的对,没毛病。”后来我回忆那个中等身材胖子逼我签字、又推我上警车的人就是局长。

7月23日上午两个警察登门先说:“法轮功不能再炼了,发现再炼依法处治。”我说:“那你看我够什么罪?炼别的功我不会,就会炼法轮功,你想怎么样?无所谓。”警察说:“不但不能炼,还要把你所有的书、资料都交上来。”我说:“你自己搜吧。我是决不会拿出来的,死又能怎么样?”警察气得脸变了颜色,恶狠狠地说:“你功还炼,书不交。”我说“对!要交先拿我脑袋”。他们气呼呼地起身离开我家,我很客气地乐呵呵地对他们说:“对不起,再见。”

二、单位

上班后单位领导轮番找我谈话,从书记到班长,不管谁跟我谈话,我都让他沐浴在一派祥和的气氛中,每次都是我说他们听,听完了他们都兴奋,啥都说不出来,乐呵呵的说你回去吧。

有一次书记找我谈,我采取先发制人,我说:“书记,我知道要说啥,你看,你有《转法轮》,你自己说你看过无数遍了,你能反对我炼吗?不过书记你放心,不管谁来调查了解,我都会证明你找我谈了,做工作了,怎么选择那是我的自由和权利,一切后果由我来负担,与你没有任何关系。”从此以后凡是来自上边610、保卫科的压力他都替我挡驾。两次后他再也不找我谈了,只是暗地里派了层层人看着我、监视我。

有一天我提前回家12分钟,单位“开锅”了,到处找。我刚进家门电话就响起来。这件事我越想越不是滋味,我一个堂堂正正的好人反而没有自由了,整天被人监视,我放下电话返回单位就去找领导评理。我利用他们看重乌纱帽的心来慑服他们,表面是他们在保护我,而实质上他们在保护他们自己。从那以后环境宽松多了,很长一段时间主要领导不再找我。有一天一个年轻的主任来找我说:上边“610”让写认识。我明确告诉他:“我没认识。我也是生在新中国,长在红旗下,这个认识就已经很高了,还要我认识什么?我热爱祖国、热爱人民、不反对××党,我就炼炼法轮功,锻炼锻炼身体,我招谁惹谁了,总和我一个小老百姓过不去。我唱东方红的时候,你们在哪呢?说谁是反革命,凡事别太过火了,给自己留点后路吧。”

来自单位的压力一去不复返了。但是来自警方的骚扰时而不断。街道居委会也频频登门,说我是法轮功在册人员,重点人物。家庭环境紧张起来了。

三、警察骚扰

2003春节派出所想找我,到处搜集资料,散布谣言要找我如何如何。一天上午10点钟左右登门说要跟我谈谈。我说:“行,谈什么?想抓我吗?法律是重证据的,你有证据吗?搞错了你要承担责任的。我承认你是警察而你不是法律。”听了我的这些话,他态度缓和下来说:“想你了,来看看你,没有别的意思。”我说:“你到底要谈什么?我就跟你谈。”于是我开始谈天文、谈地理、谈政治、谈宗教,从国内到国外,每个问题他都不及我,而且他对我谈问题的观点都感到新鲜,并说这些东西都没听说过,谈了20分钟,他就坚持不下去了,最后以说不过为由走了。临走他说了一句:“我劝你无论如何都不要炼法轮功了。”我说:“不行,不炼法轮功浑身都有病,要想没有病就炼法轮功。”他说:“那好吧,哪天我再来。”我说:“你随便吧,再见。”

春节过后不久,两警察又来我家,一进屋就问:“你还炼不炼法轮功了?”“我炼哪!怎么了?”于是他就开始诬蔑大法、诬蔑师父,我给他解释他不听,我大喝一声:“住嘴!如果你再敢说一句,我就到公路上去喊法轮大法好!明天我就去北京,是你们逼我去的,抓我,我就把你们带进去。”他们就开始向我攻击,在这种情况下,我振臂高呼:“法轮大法好!”响彻云霄。两个警察目瞪口呆,半天才醒过神,转身就走了。

又过了一段时间,一个警察带一个便衣,警察敲门,便衣藏在门后边,在门镜里看不见。一开门警察跟我交谈,便衣满屋走,偷偷察看什么,我发现后大喝一声:“站住!请你放尊重点,这是我的家,不是市场。”那便衣乖乖的坐在沙发上什么都没说。那警察说:“最近抓了不少人,都是发传单的,你可别出去。”我说:“你们想立功去抓坏人、抓小偷,尽抓老头老太太算啥本事?”他说:“他们发传单、贴小条扰乱社会治安。”“我告诉你,他们没扰乱谁,只是想说句真话,上访不让,讲理不听,人总得说话吧。跟你们当官的说不行,那就跟老百姓说,贴条、传单那是说话的一种形式,那是没有办法的办法,才采取那样的一种说话的方式。”“好吧,我说不过你,”转身又走了。

大约过了一个多月的时间,两个着装警察登门进屋就说:“我来看看你还炼不炼法轮功了。”我说:“炼!你想学吗?我教你。”于是双腿一盘跟警察面对面地打一套第五套功法的炼功手印,打完后我问他:“记住了吗?”他说:“没有。”“你看懂了吗?”“没有。”最后他说:“跟你怎么说都不听,反正我跟你走的不是一条路。”我说:“其实啊,是你那套衣服闹的,你没有这套衣服,你跟我走的是一条路。”听了这话他不但没生气,反而笑了。

后来换新片警了,有一天家里停电,警察来了说:要查户口。我说:停电查什么户口。我就把里屋门关了。隔不久,警察在我楼道堵了一天,我硬是没开门。从那以后他们没再来过我家。

三、家庭环境

由于警方、街道、单位的严重干扰,广播电视的邪恶宣传,使得家人非常紧张,整天吓得吃不好,睡不实,一是怕我出事,株连九族影响他们各自的前程;二是怕电视上说的是真的。所以他们对我处处严加防范,终日不许我出门,也不许外人找我。就听电视的,爱人经常因为我的信仰而摔东西,打骂,就连儿子对我都实行武力。家庭真的成了名副其实的劳教所。我很被动,但仍坚持信仰不动摇。因身在这个恶劣环境中,心里很苦、很痛,常常泪水洗面,徘徊于无可奈何之中。记得有一次我和爱人包饺子,边包边向他讲真相,刚说几句他就骂了起来。骂我忍着,不跟他争斗,可是他越来越变本加厉,竟然骂起师父来了,实难容忍,我厉声道,“你再骂一句?”他吓得倒退好几步,马上说:“我该挨骂、我该挨骂。”从那以后他再也不对我说三道四的了。在家里他主动支持我炼功,给我炼功创造条件,在外边看见谁揭正法小条他就训斥,听见谁攻击大法辱骂师父他就制止,而且他还说:“我可不能干坏事。”每次他回家来给我讲他的善举的时候,我就表扬他、肯定他,他很高兴。随着时间的推移,他的善心越来越突出,越来越懂得怎样去应付警察,怎样保护大法和大法弟子。怕心越来越小了,脾气也小了很多。

我的小儿子一度受谣言的毒害很深,几乎电视说啥他信啥。他不听我讲真相,阻挠我学法炼功,甚至仇视我和大法。有一次居然对我动手,那一次我也教训了他。当时我心里真的也很苦,心想修炼咋这么难?然而不管儿子丈夫对我怎样,我都不记恨他们,仍以一颗修炼者的心对待他们,该讲真相讲真相,生活上对他们尽义务的要尽善尽美。在我的感召下,丈夫、儿子都改变了初衷,不再反对我修炼,有时还帮我做真相,暗中保护我。

四、责任

相当一段时间由于自己学法不深,跟不上正法进程,在无可奈何的状态中徘徊了很长时间,当时痛苦、悲哀,不能摆脱。直到师父经文《建议》下来后,我才认识到大法弟子责任重大,我走出了家门,开展了证实大法的工作,使那些放弃修炼的人又步入了修炼的行列,让他们从人心中走出来,溶入正法洪流中来,与此同时自己也努力做好。

记得有一个学员,法轮功受迫害以后她就不炼了,个人修炼时期她曾跟我很熟悉,7-20以后再没见面。一天我去找她,见面后她说:“不认识你。”我不气馁,还是亲热地说:“你不认识我,谁也不能认识我了。”她笑着无奈地把我让到家里。我跟她讲了事实真相,送她光碟和资料,她坚定修炼了之后也能讲真相了。象这样的学员为数不少。但做这些事的过程中,也有学员不理解,说我往危险边缘上推他们,也有的在背后说我。为此我也伤心过,我想只要我做好了,别人会改变看法的。

大法弟子证实法是历史的责任,必须做。一天晚上我去做真相被便衣跟踪,我快走他也快走,距离很近。我边走边发正念,我专走篱笆、绕楼角。当隔住他的视线时,我把挽式头发打开,变成披肩发,把外衣脱下,团成团抱在胸前,整个变成了另外一个形象,从一个楼出来绕回家,安全脱险。

在讲真象中开始效果不算太好,后来我发现常人有很多心可以利用作切入口,顺他们的执著讲真象很容易被接受,效果也很好。每当我与同修切磋谈到以上的做法时,大家的反应也不一样,有的说我常人心重,不慈悲;也有的说是人的尖滑等等。我也向内找在这个过程中看自己有没有什么心应该去掉的。当然,能救度世人是最重要的。但是,修炼就是这样,是不能从表面就事论事的。同修们有不同看法,在提出意见的时候,自己不愿意更深地想一想,这本身也是一颗心。修炼人就是要在证实大法中,也真正提高自己。

自己法学的不好,在同修们鼓励下,我鼓足了勇气,才将这些经历写出来。不当之处请慈悲指正。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