依法上访 反遭迫害 【明慧网】

依法上访 反遭迫害

【明慧网2003年12月18日】我今年60岁,是1998年12月份得法的,得法前,我性格暴躁,脾气生硬,动不动就和别人吵架,家里也搞得是是非非不得安宁,在争争斗斗中,活得很累,得了多种疾病,自己精神上压力很大,甚至曾想过自杀。修炼法轮大法后,我一遍又一遍通读《转法轮》,李洪志师父教我们做人首先要为别人着想,做事要先考虑对别人有没有伤害,要用慈悲善念去对人对事,我就严格按师父讲的去做,严格要求自己,每天坚持学法炼功,不知不觉中我的疾病全好了,家庭、邻里之间关系也融洽了,我的心情非常舒畅。

可是从1999年7.20开始,广播、电视、报纸,铺天盖地,24小时滚动式的宣传,造谣污蔑法轮功,警察、政法委等全面出动阻止我们炼功,我真的是想不通,这么好的功法怎么能被这样诬陷呢?恶毒的造谣诬陷欺骗不了我们,我决心要坚持修炼法轮大法。为了躲避警察的干扰,我和一部分同修找到了一个偏僻的地方炼功,可是警察跟踪了我们,警车也跟上来,我们正在打坐,一群恶警就上来对我们拳打脚踢,他们不但用穿大皮鞋的脚踢我们,还把一个同修拖上警车带走,大家质问恶警:我们炼法轮功做好人有什么错?我们追求一个健康的身体触犯了哪条法律?这些恶警既不讲法律也不讲道理,同修硬被他们拉走拘留了一星期。

而对这种不公正的待遇,我决心到北京信访办去为法轮功讲清真相讨回公道,我们众多的同修修炼法轮大法之后都实实在在的做好人,改掉了过去的种种恶习,得到了健康的身体,法轮功利国、利民、利家。2000年3月,我去了北京,到了天安门广场,我想问一问信访办在什么地方,怎样上访,可是警察知道了我是炼法轮功的,不容分说就把我揪上了警车,我看到警车上已有两名同修,因她们拿有写着“真、善、忍”的横幅,恶警正对她们拳打脚踢,抓着她们的头发往下磕,脚上穿着大皮鞋往她们肚子上踹,看到警察邪恶的对待修“真、善、忍”的老百姓,我心里真难受,真是人妖颠倒、是非颠倒。

我被送到天安门派出所,半天后,驻京办把我带走。在驻京办,我被非法限制人身自由,在那里,没有任何法律手续被关了7天,回到本地后,又受到非法拘留,公安局及“610”还指使我丈夫的单位扣发了我丈夫2个月共1000元的退休生活费。我没有任何违法行为,人身权利却遭到严重侵害。公安局和“610”还逼我写保证,我不写,他们就逼迫我丈夫看着我,不然就找我丈夫的麻烦,就这样,我在家里也没有人身自由。

我觉得不能这样下去,还得到北京找信访办反映情况,2000年12月,我又一次去了北京,我遇到了一位吉林的同修,我们一起到了天安门广场,一边向路人打听信访办在哪,一边向他们讲法轮大法被迫害的真相。警察发现了我们,又把我们抓上了警车,在驻京办被非法关押了6天之后,我被带回来送进了市看守所。在看守所洗、用、喝的全是冷水,吃的饭菜难以下咽,和着泥沙的白菜汤和碜牙的萝卜干,二十多人挤在一间十多平方米的监房里,床上根本睡不下,一部分人就睡在冰冷的水泥地上,警察每天早晨要叫我们背监规,背不好或不背被拉到院子里罚冻。

40天后,我被送到劳教所,一到劳教所,首先办所谓的洗脑班,警察派犹大没日没夜围攻我们,欺骗、恐吓、不让睡觉,搞车轮战、精神折磨,目的是让我们写保证,还要叫我们骂师父。有个同修因不听邪恶骗人的鬼话,不写决裂书,被恶警倒背着手吊起来揪打,头发都快被揪光了,还有一位同修,因为坚持正念,不被邪恶骗人的鬼话所迷惑,就被恶警说成是精神病,把她送到精神病院去进行迫害。还有两位同修因不妥协被“严管”对待,超长时间干重活,不准休息,不准随便和人谈话,不准随便看别人一眼,不准坐,不准买东西。还有一位大法弟子被禁闭在一个小黑屋子里,不准接触人,不准她看到外边的任何东西。有个年轻女孩子,被几个人每天寸步不离的看着“严管”,一举一动都受到严格的限制,最后被逼死了,邪恶说她是跳楼自杀。我们被无故迫害,非法劳教,残酷折磨,这里没有人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