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在黑嘴子劳教所四大队的遭遇

【明慧网2003年12月18日】我是一名大法弟子,在江氏集团对法轮功的迫害中,我没有逃脱江氏集团的迫害。在2000年7月,我正在家中做饭,委主任找我去开会,当时我一点准备都没有,就跟着去,这一去了再也没回来。到派出所立即将我抓起来,“我也没犯什么法,为什么抓我?”恶警说,怀疑你“扰乱社会治安”。就这样我被无辜的关押了八九天,直到家人做保才被释放。回家后,恶警们还不放过我,三天两头找我写保证书。由于家庭的压力,我向他们妥协了,违心写了“保证书”,我很清楚我没犯什么法。即使这样,他们还不放过我,又抓我让我写“五书”。在没办法的情况下,我给市领导、单位领导、中央信访办写了我的心得体会。因为我不愿违心做事,随后我去北京上访,还没有找到信访办就被警察抓起来了,后来被判劳教两年。

当我走进长春黑嘴子劳教所时,感觉气氛很紧张,我被分到四大队。来到这里开始不让睡觉,那些替恶警行恶的人,也只是恶警的打手帮凶,总是用各种办法来折磨大法弟子。如果帮助“转化”一个人(即逼迫大法弟子放弃修炼),恶警们就会给打手犯人们减期。大法弟子的一举一动都会受她们的监视,然后报告给恶警。这里的恶警说给谁加期就给谁加期,蹲小号、电棍电、打人,还有绑在死人床上,用尽各种方法来迫害。说实话,过去对司法部门、警察印象挺好,通过这几年,我觉得他们有的人太没人性了,心理变态,魔性大发地迫害大法弟子,迫害着修“真、善、忍”的好人。

黑嘴子四大队是劳教所最恶的一个大队,她们为了挣钱,不管我们的死活,早3点起床,干活直到深夜11点以后才让睡觉。一天干十九个小时的活,累得每个人干着活就睡过去了,有的人从早晨3点干到第二天早晨3点多才让睡觉,刚睡一会儿早晨5点又起床。因为这种超负荷的工作和心里承受的压力给我身体造成了一种叫头晕症。就在这期间,我父亲去世了,他们不让我回家看上一眼。如果不是江氏集团的迫害,父亲去世我是应该在身边的。这是江氏集团以及公安局、司法部门、还有居委会对我家亲人以及我个人的迫害。

到后期也有七、八十岁的白发老人也被送到劳教所,只因为有一本《转法轮》。还有个大法弟子被抓后,恶警脚踩着这位大法弟子的头用4个电棍电她,后来眼睛已经快失明了。江氏集团对大法弟子进行迫害的种种恶行,将来的人们会知道的,恶人们会得到历史的审判,善恶有报是天理。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