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学员阿春:为什么你得法那么早,而我今天才得

【明慧网2003年12月20日】去年五月的一天,分别了18年的同学阿春(化名)突然来电话,说出差要经过北京,顺便来看看我,我很高兴地接她去了饭店。

和她同行的还有两个同事。席间,她兴致勃勃地说了许多分别之后的经历,我静静地听着,分析着她的变化和心态。上学时她就好厉害,伶牙俐齿从不饶人,现在是更上层楼了!

她说这次在来京的旅程中,到餐车吃饭时,她和同事们各倒了一杯啤酒,当她端起酒杯时,发现桌面上留下了一圈黑印,她再次放下拿起,又留下一圈,验证了果真是杯子底下有黑灰!

她立刻喊来服务员,厉声质问:“这是什么服务,杯子都不洗!”

女服务员狡辩地说:“都洗了!”

“洗了,如果你认为洗净了的话,那么你把这杯酒喝了,那我就承认你刷洗过了!”说着阿春气哼哼地把酒杯推了过去,硬逼着她喝。

女服务员嘟囔着说:“就是洗过了,……”。

两人吵了半天,另一个来劝说:“别吵了,再吵一会儿要下岗了!”。

阿春凶巴巴地说:“我就是要让她下岗!”

后来,对面的同事站起来劝说,才结束了这场风波。言谈中,阿春自豪地炫耀着自己的本事,另两个同事也不住点头称赞。

我始终喝着茶水,淡然地看了她一眼,劝大家吃菜。想着她依然是这样的人,就什么都别跟她说了!可她偏又兴致勃勃地说起了法轮功,说她周围有好几个人都在炼,人品都不错的,都是好人,可是都是傻子,什么都不会争,轮到当官了,也不知道进贡,很轻易地被人挤了;长工资也不争,我看着都来气。还教育孩子打不还手,骂不还口,那不都成小绵羊了!他们居然想用善心去感动别人,感化社会,那可能吗,这么险恶的社会,这么奸诈的人,你不以毒攻毒能生存吗?给我多少钱我也不会当这样的傻子的!

说完之后她突然话锋一转,“你呢,看来没操心过,还那么年轻!”我就简单地说了自己只身来京城闯天下的经历,讲了目前开创的事业,合作伙伴。还讲了和竞争对手的故事:有一次,那个竞争对手给我的客户写信,说我的产品如何如何不好,因为这些客户都比较认可我们的产品,所以告诉了我,我并没有生气,画了一张大雁人字形的飞行图给他寄去,告诉他:雁群在飞行的时候,头雁是最辛苦的,他在前面奋力冲开气流,后面的雁借着气流才得以轻松飞翔,如果你在后面打倒了头雁,甚至于打倒了飞行在你前面为你开路的所有的大雁,那么你将怎样生存呢!是不是雁群的队伍越大,生存的可能性越大呢!人也是一样,只有相互扶持才能更好地生存……。后来竞争对手惭愧地说:没想到这个女子会如此宽容,我岂不是太狭隘了!

我又讲了和睦的家庭,和乐的老人和孩子。

她听了后很惊讶:“你的头脑这么简单,纯真,居然能在这么复杂性的环境中做得这么出色,在同事、朋友、以致竞争对手中如鱼得水,凭借什么呢?”

“凭借真诚和善良!”我简洁而清晰地说。

“那你不会也是真、善、忍那伙的吧……”她半开玩笑半迟迟疑疑地猜测着。

“是,不错,我就是!”

她张大了嘴,茫然地望着我:“太不可思议了,你怎么也会是呢?!”

晚上,我们在宾馆里聊了许多。我们俩本是床对着床坐着的,她一会儿就把脑袋伸过来,冲着我盯着看。直看得要碰到我的头。我问她要做什么,她说:“你怎么说着话就变成仙女了,特别漂亮,皮肤细腻得无法形容,太美了,我想看仔细,可一到跟前你就恢复回来了……”

后来,她说:“你凭善的力量能影响十个人就行,我就是那十分之一,我再用善的力量影响十个人,往复下去,这险恶的社会不就变好了吗?”

再后来,她就要学炼功,并且说:“为什么你得法那么早,而我今天才得……”。

她刚刚学会动功,天就亮了。我们匆忙去车站,她赶回省城了。

今年春节刚过,她来电话说了家里发生的一件事:那天她先生喝多了酒,开车撞大树上了,树拦腰折断,车子的方向盘从车顶窜出。事后交通警察来看时说车已报废,估计无人能生还。奇怪的是,先生从车子里飞落到一棵柳树的树冠上,倒挂在那儿,折了几根肋骨,但是未伤及内脏;姐姐本来坐在副驾驶员的位置上,这是正撞大树的位置,刹那间却莫名其妙地飘到了后座嫂子的怀里,然后从撞瘪的车里爬出来,和嫂子两人竟没有一点伤害。后排的哥哥也被甩出,身上只有点划伤。

当医院确定没有危险后,大家才松了口气。她给丈夫洗澡时,发现丈夫胸部有四枚铜钱大小的硌痕;说给嫂子听,嫂子说她的哥哥身上也有,并且是同一位置,一样大小……;问及她们本人,她俩都说在出事的一瞬间,只看见四枚铜钱大小的金圈闪着非常非常亮的金光在胸前一闪,便什么都不知道了。她说是法轮救了她们一家,不然不知会摊多大的灾难呢!在医院里,她天天给丈夫读书,丈夫半个月就能下地自理了,一个月就出院回去上班了。而且,她现在也改变了许多。

这次丈夫住院时,实习护士扎针时总也扎不上,得连续扎四、五针才成。丈夫是火爆脾气,常常大声呵斥护士。她却笑着说:“你不要那么凶嘛,新手要多练才能变成老手,你是大人都不给她机会练,难道让她在小孩子身上练不成?你这大男人都受不了,轮到小孩时你忍心吗?这些小护士和我们的儿女差不多大,如果是我们的女儿站在这儿,你同不同意她练呢?况且你那么凶,她本来能扎好也吓得不会了!……”

经她这一说丈夫也笑了,对护士说:“练吧,练吧,在我这儿多扎几下,到孩子们那儿就少扎几下……”没想到,从这次开始,小护士们居然能够一次扎中了……

她依然兴致勃勃地讲着关于她的故事,我的双眼,这次居然盈满了泪水……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