四年风雨 正道沧桑 -- 致河北枣强县父老乡亲 【明慧网】

四年风雨 正道沧桑 -- 致河北枣强县父老乡亲

【明慧网2003年12月23日讯】

各位父老乡亲,你们好!

我们微笑地看着您,希望您将这封信看完,因为它带着我们对您的深深祝福和美好的心愿,而且它还会给您带去未来永远的美好和幸福。

纯正的信仰

我们是一群和父老乡亲一样的普通百姓,不同的是我们因修炼法轮大法而深深受益。四年多来,虽然我们承受着巨大的压力和痛苦,但在我们的心灵深处对于“真、善、忍”这一崇高境界追求的美好愿望没有消失。因为我们的师父要求我们:人应该光明地活着。“法轮大法——真、善、忍”这部伟大佛法,是造就和开创无量众生与无限大穹的本源,是衡量好与坏、善与恶、美与丑的唯一标准。

在黑白颠倒的今天,您也许读过很多有关法轮大法的报刊新闻,你也许看过不少有关的电视消息,这些一边倒的宣传,无一不把法轮大法说成是“洪水猛兽”。如果您天真无邪,也许信以为真;如果您饱经风霜,也许表示怀疑;您也许炼就了一双明亮的眼睛,明辨是非,善于分析。但我们需要告诉您:实践检验真理,乌云遮不住太阳,靠谎言和欺骗不能永远把人蒙蔽。

当问到:你们谁看过《转法轮》?你们谁对法轮功做过尝试?可能很多人会说:“没有,人家电视上不是说……”,仅此而已。

法轮大法行得端、走得正。因为正,会对比出一些东西的不正。它们的贪婪、阴险伴随着小人心态的妒嫉,在法轮大法面前暴露无遗。它们诬陷说法轮功参与政治,可是它们不知道:天鹅不会吃乌鸦的那块肉,人不会争夺狗嘴里的骨头。

正与邪的交锋

一九九九年,何祚庥——这个科学上毫无建树的滥竽充数的院士,怀揣着哗众取宠、捞取资本之心,率先向法轮大法发难,在天津一家教育学院的刊物上颠倒黑白、无中生有,指责嫁祸法轮大法,侮辱我们的师父。俗语讲:师徒如父子,受人滴水之恩当涌泉相报。有谁会眼睁睁看着自己的师父被别人打骂而无动于衷?有谁会对诬陷你杀人的恶徒而默不作声呢?不平则鸣,“在不公的对待下得允许人说话,这是人的最基本权利”(李洪志师父《在美国西部法会上讲法》)。然而,何祚庥在其连襟罗干的怂恿下,有恃无恐。天津市竟然动用防暴警察冲向前往诉讲缘由的无辜法轮功学员,当场抓捕四十五人。消息传出后,震惊了全国所有善良的法轮功学员。当他们得知,只有去北京找国家领导人才能讨回公道、解决冤情的时候,于四月二十五日,怀着一颗对政府充分信任的心,走向了地处中南海府右街的国务院信访办公室,讲说事实,诉说真相。实指望国家领导人一碗水端平,还法轮功一个“说法”。试想当时有一亿人修炼大法,每万人去一个那就是一万多人——这些人静静的站在那里,秩序井然,爱护环境,满怀信心地等待上级的询问和答复。他们没有口号,没有示威,没有反对政府,只有一个愿望:希望政府体察民心,了解真相,还法轮大法一个公道,别无所求——这就是后来电视广播一再诬陷的所谓“围攻”中南海的真相,即“四-二五”大上访。

当国务院领导人比较妥善地解决了这一问题后,法轮功学员立即散去,政府和法轮功学员迅速赢得了国际社会一致广泛的好评,赞扬这是中国走向开明、民主的里程碑。

然而“树欲静而风不止”,此时有一张由于疯狂、贪婪、嫉妒而魔变的黑手正悄悄地伸向法轮大法及其善良的弟子们。

空前浩劫

一九九九年七月二十日,一夜之间全国各省市辅导站的负责人全被抓捕了。七月二十二日,一场比“文革”还要恐怖的黑色风暴降临了。一霎那,报纸、电视、广播、军队、公安、民政、外交部、新华社等等铺天盖地的来了,新闻联播加大马力,特约评论连篇累牍,焦点谎谈摇旗鼓噪,广播电台口诛笔伐。正是“风云突变天欲坠 排山捣海翻恶浪”(李洪志师父《心自明》),中华民族一场空前绝后的浩劫开始了。

法轮功(法轮修炼大法)是由李洪志老师传出的一部佛家高德大法,以宇宙真理(宇宙特性)“真善忍”为指导,要求炼功人以修炼心性、提高道德、与人为善,从做好人学起,逐渐把自己修炼成为一个道德高尚、心灵纯真、无私无我,具有崇高思想情操的人。通过几年的广泛实践,无数事实证明:修炼法轮大法确实能够达到祛病健身、提高道德境界的作用,“于国于民有百利而无一害”(原人大委员长乔石语)。正是基于修炼实践的效果,通过人传人、心传心,短短七年,全中国就有一亿人修炼。同时遍及世界七十多个国家和地区。我们枣强县也有近千人炼功修大法,使真正按大法修炼的人无一不受益,无一不欣喜,正所谓“大法弘传,闻者寻之,得者喜之,修者日众,不计其数”(李洪志师父《拜师》)。法轮功在国内、国际获得的褒奖和支持达一千多项。

令人不可思议的是,这么好的一部功法,却面临着天大的灾难。

江泽民,这个踏着“六四”大学生鲜血而上台的前任“总书记”,出于对权力的过分偏执和贪婪而导致的疯狂妒嫉,为一己之私,不顾其他政治局常委的反对和劝阻,一意孤行,冒天下之大不韪,利用手中的权力,通过造假和谎言,悍然发动了这场血腥的镇压和邪恶迫害。毒害了数以亿计的人民。

我们需要告诉父老乡亲的是:

法轮大法从来没有叫人去做什么杀人、放火、自杀的事情,更没有丝毫的政治诉求,却恰恰相反,他要求炼功人珍惜生命、慈悲众生、诸恶勿做、不杀生;要重道德、有修养、与人为善。有多少修炼者炼功前后判若两人,他们身体健康,心胸宽广、孝敬父母、家庭和睦;他们思想正派、行为端正、心灵纯净、拾金不昧;他们扶危济困、乐善好施、彬彬有礼、真诚善良。

就是一群这样的人,江泽民却下令,要在三个月内彻底消灭法轮功,对法轮功采取:“名誉上搞臭、经济上截断、肉体上消灭”的政策。大家知道,在国内要想打倒谁,包括国家主席,不出三天,就能让他销声匿迹。然而法轮大法及其弟子顽强的生命力出乎了江泽民的意料,它低估了人民对真理信仰的伟大力量,低估了人民对崇高境界追求的强烈愿望。他们以熔化钢铁般的慈悲一次次勇敢地走出来,向乡亲们、亲人们诉说着真象,告诉他们法轮大法到底是怎么回事,希望他们能够把眼睛擦亮,别再受蒙蔽而上当。在投诉无门的情况下,他们又抛家舍子,冒着生命危险毅然走向了曾充满血腥的天安门广场,喊出了心中压抑已久的声音:“法轮大法好”、“法轮大法是正法”、“还师父清白”、“还法轮大法清白”。尊敬的父老乡亲,您想一想,一个地下的黑社会“邪教”组织,他们敢堂堂正正在光天化日之下的天安门广场去证明自己的清白吗?正所谓“心底无私天地宽”,他们绝不是象一些小人所想象的“反革命邪教徒”。

躲在谎言背后的惨毒迫害

江泽民一伙一计不成又生二计,2001年1月23日,震惊中外的“天安门自焚”事件发生了。一时间黑色恐怖笼罩中华大地。善良的百姓愤怒了,他们骂声大作,恶恨相向,法轮大法又一次成为千夫所指。这时的幕后,有一张蛤蟆般的大脸透过那架四方镜片狰狞而狡黠地笑了。

咱百姓说:“纸里包不住火”,“砍的总没旋的圆”。您也许看过大法真象传单或真象光碟,让我们共同把中央电视台的天安门自焚录像用慢镜头分析:

1、刘春玲在大火中慢走时突然倒地,可以看到是其身后的警察用重物击打所致;
2、王进东火烧全身,衣服烧坏但头发和两腿之间装汽油的雪碧瓶却丝毫未损,且动作和口号居然与法轮功毫无关系(不可思议);
3、刘思影气管切开四天,竟能唱歌,后又突然意外死亡(是谁在杀人灭口);
4、刘葆荣喝了半瓶汽油却没中毒(不可想象)
5、治疗烧伤不是按常规裸露伤口,而是把“病人”捂得严严实实(在掩盖什么?)

这一处处的疑点,被海外的大法弟子曝光了。江泽民万万没有想到:他处心积虑的招数,却成了自己邪恶和阴险的大暴露,成了大法弟子揭露邪恶的素材。(分析“天安门自焚”影片――《伪火》获哥伦布国际电影电视节荣誉奖)。

为尽快消灭法轮功,江××不惜人民血汗,动用四分之一的国力用于对法轮功的迫害和打压。江××胁迫政府官员、街头百姓违心表态、参与迫害、协同犯罪,而且还把黑手伸向海外。致使新闻媒体、公、检、法、司等系统丧失了应有的道德勇气和职业公正。江××又下令对大法弟子“打死白打,打死算自杀,不查身源,直接火化”。在江××的淫威下,迫害大法弟子的刑罚达百种,集古今中外之大全,手段邪恶至极,惨绝人寰。有的被吊打得皮开肉绽,有的被电棍电烙得皮肉烧焦,有的往指甲里钉大头针和牙签,有的被浇冷水赤脚在雪地里奔跑,有的被禁大小便,不让睡觉,有的将女学员脱光衣服集体投入男牢房,还有的被恶警白天当街强暴等等。被折磨成植物人者有之;被逼疯成精神失常者有之;被迫抛家离子、流离失所者有之。最恶毒的是,截止目前仅有据可查的被迫害致死者已达八百二十八人。江××其灭绝人性的邪恶达到了登峰造极的程度。然而这一切令人发指的暴行却被其阴险的掩盖着,不为世人所知道。

大法弟子所以不顾个人安危站出来讲真象,撒资料,插播电视,目的只有一个,那就是告诉您法轮功真象,救度被谎言蒙蔽了的父老乡亲,使人们拥有一个美好的未来。其实怕曝光、怕人知道真相的只有不正和邪恶的败类。

我县大法弟子只为了说句真话:“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同样遭到了邪恶的迫害。他们动辄抄家、罚款、判刑、劳教、强行洗脑、勒索财物。截至目前,据不完全统计,我县被无辜判刑4人,非法劳教10人,强行拘留28人之多,强行关进洗脑班百余人次,勒索罚款高达四十多万元。全县所有炼过法轮功的人均被迫写三书(保证书、悔过书、批判书等)、上交属于个人财产的大法书籍。给善良的大法弟子身心、家庭、朋友和亲人造成了深重的灾难。

由于迫害,一些过去年老有病的大法弟子因为被迫放弃修炼而导致旧病复发、痛苦辞世。张秀屯的退休教师刘淑贞、枣强县机械厂职工荣宪忠均属此例。家住农机厂家属院的县农场职工李秋生在病魔重缠之时,其单位的叶庆宝仍逼迫她在“不去北京上访”的保证书上签字,后绝望而死。

人治天治 恶报惊心

前事不忘,后事之师,“善恶到头终有报”这是不变的天理,一切迫害终将会真相大白。在此我们也奉劝县“610办公室”(专门迫害法轮功的机构)、公安局政保股等有关负责迫害法轮功的当权者,不要再一意孤行,追随江邪恶,找回你们的理性和良知吧。

回忆“文革”、“四人帮”倒台后,人们曾对那些迫害过老干部的“三种人”进行内部清查,为惨死在公安内部的冤魂们讨回了公道。在追查之前,军管的北京公安局长刘传新赶紧自杀。北京公检法系统抓的十七个典型,都是手上有革命干部血迹的看守员或审讯员,对他们经内部审讯之后秘密枪决。一九七七年十一月国务院、中央军委把军管会时那些手上有老干部或干部子弟鲜血的军人押解到云南秘密处决,以“因公殉职”通知家属。他们均未能以执行上级命令而逃脱可悲下场。

以上事实教训,望那些执行迫害者能以史为鉴,扪心自问,江××不会保你们一辈子。人不治天也会治啊。看如今,那些追随江泽民流氓集团参与血腥迫害大法弟子的人,那些不思悔改、出卖良知、助纣为虐者,已经开始遭到天惩恶报,使之家破人亡、车祸连连、甚至连累家人。他们也是江氏邪恶的直接受害者。

县公安局王文学,在99年7月20日刚刚开始迫害法轮功时,对大法弟子狠勒手铐,骂声不绝,不久便车祸而死;县看守所马占奎殴打谩骂大法弟子,结果暴死街头;公安局艾书义指使恶警对大法弟子大打出手、强令下跪,遭大面积心肌梗塞的报应(后觉醒不再参与迫害);原政法委马兰铃,积极配合江氏,对大法弟子强行办班洗脑,后骑摩托车撞伤头部,缝了多针且殃及妻子意外受伤,招致警告;原县委督查办公室主任张国坤,听信谎言,充当江氏炮灰,多次书写批判大法材料,被上级评为“反法轮功”先进个人,后突患血癌死亡,年仅三十岁左右;原马屯乡三十一岁的副乡长李文贵,丧心病狂,强迫本乡大法弟子跪花池砖角、石子,不久便撞车而亡;原电力局长吴子佗,邪恶至极,对本单位大法弟子限制人身自由,勒令洗脑转化,并将大法弟子江宏图送进监狱,将另一大法弟子屈利逼至精神分裂,行为不能自控,殃及吴之次子车祸而死(长子前些年被撞死);原法院院长马奎坡,多次在电视上诽谤大法,不但自己患绝症死亡,日数不多其子也出车祸随之而亡;申村一村民拿鞋底涂抹大法标语,谩骂大法,三天后其妻患急性脑溢血;康马一电工魏红河,不听大法弟子善意忠告,叫嚣:我就不信遭恶报,就是骂,怎么不报呀?仅一个月即触电而亡。各位父老乡亲,你们可打听一下,曾在公安局迫害过大法弟子的艾挺富、徐金生、张新义等等,现在哪一个有好日子过?

近一年来,我县公安、610办公室又换了新一轮迫害法轮功人员。由于他们深受江氏谎言毒害,了解真相较少,积极追随江氏流氓集团参与迫害,以期升迁,仅一年时间便又有七名大法弟子被送进劳教所、判刑或关进洗脑班,使他(她)们惨遭迫害。今天大法弟子听师言,怀巨大慈悲讲真象,真的是不忍看着你们被谎言欺骗和遭邪恶指使,助纣为虐,最后成为江氏的殉葬品。将来你们会知道,枣强县大法弟子是对得起全县父老乡亲的。当你们遭贪官无理卡要,上告无门时;当你们被地痞流氓欺负,忍气吞声时;当你们为儿女求学,无钱交纳学费时;当您承受不幸,重病缠身,无钱医治时,别忘了还有一群炼功人在为您因不知真象而默默地流泪,他们心里牵挂着所有的父老乡亲是否明白了真相而有一个美好的未来,因为你们真的就是他们的亲人。

把握自己

记得有一个外国人叫马丁-尼莫拉,他为了让人们永远记住纳粹屠杀犹太人的教训,说:“当初他们(指法西斯纳粹)杀共产党,我没作声,因为我不是共产党;后来他们杀犹太人,我没作声,因为我不是犹太人;在接下来他们杀天主教徒,我仍然保持沉默,因为我不是天主教徒;最后,当他们开始对付我时,已经没有人为我讲话了………”。亲爱的父老乡亲们,在法轮大法遭到迫害的今天,希望你们保持清醒的头脑,擦亮双眼,不要被谎言宣传所欺骗,在大是大非面前好好的把握自己啊!

现在江泽民及其帮凶们在海外十二个国家被以“群体灭绝”、“酷刑”、“反人类”等罪名告上国际法庭。“全球公审大联盟”于2003年10月份正式成立,该组织的宗旨是——凝聚一切正义力量,揭露江氏的一切罪行,把江氏送上人心、道义和法律的审判台。目前,新一届政府上任以来在公安内部下达五项禁令,又发布“严惩刑讯逼供、超期羁押”等命令。如何处理关系到亿万百姓的法轮功遭迫害问题也将是这些政策的试金石。各位父老,法轮大法不但过去没有反对政府,而且现在以及将来永远都不会参与政治。

过去老人们讲上辈做多了坏事,儿孙子女都要遭殃及受牵连,病魔不会无故缠身,灾祸也不会无因降临,是报应,也是天理。为了我们的亲人朋友,您应站出来,制止这场迫害,摆正自己的心灵,规劝那些执行迫害的人们赶快停手!悬崖勒马,亡羊补牢,为时不晚,不要再助纣为虐,因为头脑中装有法轮大法不好的人最后绝对要淘汰的,因为法轮大法有慈悲也有威严。望你心中想着法轮大法好,最终必会有一个好的未来!望三思!

大法弟子敬告

(我们整理现世现报的事实,决不是心存报复,而是告诉世人,一定要善使自己的良知,否则就会给自己带来灾祸。大法弟子冒着生命危险讲真象,也是为了挽救不明真相而尚有善念的人。)